《最高权力》
第1992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立见朱国庆严厉起来,就有些心虚,他说:“我那是心里憋屈,你想想,十年,这十年中,他彭长宜升了几次了?我呐?你呐?当然了,我是没法跟他比的,可是你从一开始就是他的领导,现在倒好,反而屈尊在他之下。”
  朱国庆看着李立,心想这小子真不是东西,说话专往自己的心尖上戳,但市长最起码的形象和风度他还是要保持的,就说道:“如果这么比的话,我早就该去火葬场,变成一缕青烟顺着大烟囱冒出去了。”
  李立不解地看着他。
  朱国庆又说:“我在北城当书记的时候,跟我搭档的是张良,他早就死了,按你的逻辑跟他比的话,我是不是也早就该死了?”
  李立说:“我哪是这个意思啊?坏人都还活着呢,您怎么能死啊?我是太生气了,彭长宜这不是成心欺负人吗?还不是因为去年漏播的事他就打击报复我?”
  朱国庆站起身,走到李立跟前,给他倒了一杯水,说道:“就是成心欺负你,你也得忍,不然你就不来找我,而是直接就去三楼找他或者是去锦安说理去了。”
  李立一听朱国庆给了自己台阶,就故意叹了一口气,说道:“您能理解我就行了。”
  朱国庆在心里冷笑了一声,说道:“你是有情绪啊,你这哪儿是跟彭长宜啊,分明是冲我来的。”
  李立赶紧说道:“我哪敢跟您啊,我是心里委屈才找您诉苦的,您千万别误会我。”
  朱国庆看着李立,仍然很严肃地说道:“其实,你完全不必要反应这么过激,毕竟当上了正科,将来到哪个单位当个一把手还是没问题的,慢慢熬吧,谁都是这么一步步过来的,总会有出头之日。再有,你去年放我这的那几万块钱我已经花了,等我手头宽裕了,再还给你。”
  李立见自己一闹,达到了预期的目的,这就够了,他就是要让朱国庆明白,他拿了自己的钱却没有给他办成事,仅此而已。毕竟,他不能得罪市长的,目前,只有他还可以依靠,听了朱国庆的话,他故意惊慌地说道:“什……什……什么钱?我怎么不记得?您可别吓唬我,把我想成什么人了?”
  朱国庆冷笑了一下,心想,你小子还算识时务,就故做亲热地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说道:“兄弟,你的事我记在心里了,不要看一时的得失,要把眼量放宽,要沉住气,要忍得住寂寞,只有这样大心胸的人,才能得势。哪能为这么一次不顺心的调整就大呼小叫,你这样的肚量将来怎么肯把更重的担子交给你?你看看林岩,他不是也在北城呆了好多年吗?这次不是刚把调到市委发改办吗,你见他跟谁抱怨过吗?”

  李立心想,我怎么能跟他比呀?他在北城是一把手,人、财、物都有,就说:“他调发改办那是为进市领导班子做准备。”
  朱国庆说道:“他进哪儿咱不管,我说的是他的忍功。是,他这个人,工作能力和水平就是一般般,跟北城以往的任何一把手都没法比,但是他有一个优点就是听话,这一点是你该好好学习的。无论是谁,对职位的向往都是永无止境的,可是能做到国家主席的位置上只有一个人,别忘了全国可是有十多亿人啊。文化局怎么了?文化局干好了照样可以出彩,不是清水衙门,文化市场、打击违法出版物、整顿音像制品市场、整顿网吧……等等,哪个不涉及到经济利益?你就看上电视台那几个广告费了,就你克扣的那几个小钱,影响面有多大?恐怕你自己心里比我有数。俗话说得好,人挪活,树挪死,这次别说是彭长宜把你扒拉出电视台,就是他不这样做,我都想让你换换地方,干部的履历,就是要经历丰富一些,哪能在一个单位一呆就是十年的?去年我就想让你出来,你就舍不得电视台那两三个小妖精,男人,要拿得起放得下,要志在四方,你倒好,上午刚宣布了结果,你下午就来诉苦了,我跟你说,我还一肚子苦没地方诉去呢!”

  李立故意小声说道:“我不跟您诉苦跟谁诉去呀?”
  朱国庆说:“说句违背原则的话吧,就是你文化局党组书记这个正科还是我在书记办公会上给你争取来的,不然你就平调出去了。彭长宜是个记仇的人,他当时没怎么着你,就是等着秋后跟你算账呢,我跟你说,你还别不服气,你真要去找他,是捞不到好果子吃的,弄不好还会把你降回副科,他现在就在办公室,巴不得你去找他呢!”
  李立根本就没想去找彭长宜,他知道就是去找也没有好果子吃,他之所以这样说,无非就是想提醒朱国庆,这次你欠了我的。
  朱国庆岂能看不出李立的小心思,所以他刚才才跟李立说了那番话。对于下级,似乎永远都没有反抗的份儿,只有接受的份儿,因为,谁都知道,你越是反抗,死得越快!
  打发走了李立,朱国庆想想彭长宜在会上的发言,话里话外不但把他一年的工作否定了,还大有扇阴风鼓动群众闹事的嫌疑,本来老百姓对抗情绪就很高,他这一番讲话,等于火上浇油,他越想越气,越想就越认为彭长宜欺人太甚,他朱国庆也不是好惹的!
  想到这样,他抓起手包,叫上司机,直奔锦安而去。他找到了岳筱书记,把彭长宜上午的发言,有梗添叶地狠狠告了他一状。说彭长宜完全是在否定锦安市的发展战略的思想,否定一年来亢州全体干部群众的积极工作,是在跟上级市委唱反调,在跟亢州广大干部群众唱反调,是经济建设中的绊脚石,拦路虎。
  岳筱听了当然是怒火升腾,他生气地跟朱国庆嚷道:“除去来我这告状你还会其它的本事吗?你为什么不当场反驳他?”

  朱国庆一见,这口气怎么跟他说李立的时候一样?官大一级压死人,他说道:“当时我没法反驳,因为那是全市干部的公开会议。”
  岳筱说:“没法反驳也要反驳,工作思路一旦确定就不能更改!”
  朱国庆比李立聪明一百倍,他立刻将市委书记的注意力由自己身上引向另一边,说:“我现在怀疑那些告状的人是不是他指使的,他自己在会上也说过,有老百姓到党校门口找过他。”
  日期:2017-07-09 09:3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