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989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原说:“放心,我会的。”
  江帆叹了一口气,说道:“不知为什么,这一年来,我始终有种预感,总感觉阆诸会出事,会出事,果真出了事,还是大事。就拿这几天来说吧,什么都没干,光应付这事了,应付各种各样的调查,说真的,今天晚上才算稍稍缓口气。”
  这时,杜蕾插话说道:“你那么忙就别接小一回去了,让她就住在这儿吧,年三十你再接她回去……”
  还没等江帆说话,陆原就说道:“回去吧,回去后她最起码能干点简单的家务,即便没有家务可干,还能给你放放热水什么的,还是回去方便,你们可以互相照顾。”
  江帆点点头,他来的目的也是想接丁一回家的,他就说道:“那好吧,时间不早了,我还真是累了,你们也早点休息。”
  就这样,丁一跟江帆回到了家。
  考虑到丁一的伤,江帆没去书房睡,而是跟她在大卧室睡了,可能他太累了,躺下后就打开了呼噜。
  丁一很想问问佘文秀到底出了什么事,但是江帆不说,她也不好打听,她很少打听他工作上的事,除非他说起。事后,江帆才告诉了丁一,佘文秀到底出的是什么事。

  原来,江帆本来是在香港参加完最后一项活动后再回来的,哪知,就在上午的推介会上,他正在给客人们介绍阆诸现有的项目时,突然接到了省委的紧急电话,电话是省委办公厅打来的,说是省委的指示,让他放下手里一切事情,即刻回来,有紧急任务。
  江帆二话没说,立刻就离开了会场,将余下的工作移交给其他同志后,带着邸凤春,就返了回来,下了飞机后,直接就奔了省委。
  省委主管组织工作的师副书记和组织部长樊文良,还有省纪委书记跟他谈了话,让他暂时主持阆诸市的全面工作,他这才知道是佘文秀出事了。
  原来,头天晚上,北京某区公丨安丨局接到群众报案,说在她家的车库里,有两个人中毒昏死过去了。等民警赶到之后,120救护车也赶到了。民警查看了现场,在这家别墅的车库内,一辆奥迪车停在车库里,在车的后排座位上,有一个男的歪躺在车的靠背上,另一个女的则躺倒在车座的下方,也就是男人的脚底下。民警砸开了车窗,车还在发动着,初步断定是一氧化碳中毒引起的两个人休克。从现场来看,两人衣衫不整,这两个人中的女人是她的好朋友叫季晓琳,男的她不认识。她前几天去三亚旅游去了,她的好朋友季晓琳以前经常在她家住,在她走后的这段时间,她便将自家的钥匙给了季晓琳,昨天她给季晓琳打电话,让她今天在家等她,她要回来。但是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刚进家,想将车开进车库,用遥控器打开车库门时,居然看见车库里亮着灯,里面有辆奥迪。

  她知道季晓琳带朋友来家里了,这个朋友有可能是男人。因为在她的朋友中,女人开奥迪的几乎没有。她就有些生气,带男朋友来就来呗,怎么还把她的车库占了?季晓琳肯定是看见鞋柜上方挂着的另一把车库的钥匙,才给这个男人打开车库,让他把车藏进来的。
  于是,她就大声冲楼上喊了几声“晓琳、晓琳。”没人答应,但这时她就发现,车库里的这辆奥迪车一直在发动着的,并且有雾气从后面的喷气管喷出。她就来到车窗前,敲了敲车门,继续喊着季晓琳的名字,喊了半天里面没人应声,她感觉有些不对劲,借着车库内的灯光,她这才发现车里坐着一个人男人,而且这个男人衣衫不整,有些异常,口吐白沫,脑袋耷拉着,她的朋友季晓琳则躺倒在这个男人的脚底,也是衣衫不整。她大惊失色,急忙拨打了报警电话和急救中心的电话。

  丨警丨察和救护车先后赶到,他们砸开车窗,关闭了钥匙,在对二人实施就地救护不见成效的情况下,立刻将二人抬上了救护车,送进了附近的医院。丨警丨察则详细询问了这两个人的情况。报警人只知道女的是自己的朋友,那个男的她没见过,但是从现场男人留下的衣物中,丨警丨察发现了他的身份证和工作证,这才跟京州省委通报了情况。
  经过抢救,季晓琳脱离了危险,她明白过来发生的事后,羞愧得曾经一度一言不发,甚至想跳楼自杀,当然有办案民警在场,她没有自杀成功。
  据季晓琳交代,事发的头天,她回到朋友的家里,事实上,这几天她都住在朋友的家里,她把朋友的家里里外外收拾了一遍,又买来好多新鲜蔬菜,做好了给朋友接风的一切准备。
  事发当天下午,佘文秀来北京找她,这个小区是北京有名的富人区,佘文秀一见这家里有车库,就让季晓琳找出车库钥匙,将车开进了车库,这样,也免得自己的车在这个富人区被发现,要知道富人们都是手眼通天,保不准有认识他车的人。他在这里呆到很晚才决定要走,这样,季晓琳就从房子内部直接送佘文秀到了车库,她也知道朋友快要回来了。来到车里,佘文秀又跟她说了一会话,再次跟她拥抱,亲吻……他们就慢慢就失去了知觉。等她醒来的时候,已经在医院的抢救室了,醒来后的季晓琳得知佘文秀的情况比她更严重而且是深度中毒,到现在都没苏醒时,她羞愧交加,就想一死了之……

  由于开空调时车窗紧闭,车内空气不流通,空气混浊,而发动机运转时排出的一氧化碳气体会积聚在车内,可能造成驾乘人员中毒,甚至死亡,发生车内一氧化碳中毒的例子不胜枚举,所以人们称它为“沉默的杀手。”因为一氧化碳密度比空气小,大量漂浮在上空,季晓琳当时是躺倒在佘文秀的脚底,所以她中毒的程度就比坐在座位上的佘文秀要轻的多。
  丁一知道,车里一氧化碳要聚集到一定浓度时,才会导致人失去知觉的,也就是说,这两个人在车里呆的应该时间不短,佘文秀和季晓琳应该有这样的常识,怎么还在车里呆了这么长时间?再有,韦丽红又是怎么回事?刚才她听哥哥跟他说女代表骗税的事,那肯定说的就是韦丽红了,她是不是骗税后逃跑,才有了被全国通缉?江帆没有说,丁一也就不问了,也许,他认为她知道那么多没用吧。

  回来后,江帆根本就没有时间照顾丁一,不是他逃避自己的责任,是实在太忙了,冷不丁主持全面工作,又赶上年底,还要应付上边下来的人各种的调查,不知道这件事还能引出什么事来,阆诸的官场,再次蒙上云雾……
  此时,正在党校学习的彭长宜放假了。
  放假后的彭长宜,一天都没在北京逗留,亢州有一大摊子的事等着他呢,扩权市的功能被进一步强化后,锦安要将一部分权力移交给亢州,这些工作都要在春节前他在家的情况下进行完毕。所以他放假后,就名正言顺的坐在了市委三层办公室开始办公。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