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988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江帆说:“没有,省里已经开始通缉了,这件事现在已经不是阆诸所能左右的了。”
  陆原说:“她是他们出事后消失的吧?”
  “按照时间推算,应该是在他们出事前几天。”江帆说道。
  陆原说:“那个女代表真的骗税一千多万元?”
  江帆说:“今天我把新一区的书记和区长叫过来了,问了他们,据说是这个数。”江帆伸出了两根手指头。
  “天哪,这么多?”陆原惊呼道。
  丁一也皱紧了眉头,她寻思着女代表是谁,难道他们说的是季晓琳的姨妈韦丽红?
  杜蕾见江帆和陆原在谈要事,就走过去,从小虎手里拿过遥控器,关上了电视,拉起了小虎,小声说道:“去,到我们房间去看。”
  小虎看了看妈妈,就懂事地走进了父母的卧室,关上了门。

  江帆问陆原:“省里对这件事有什么议论?”
  陆原说:“没有听到特别的议论,你知道,我们这个部门的人说话都是相当谨慎的,相反,倒是其他部门的人说得比较邪乎。”
  “哦?”江帆似乎很感兴趣。
  陆原说:“有的说佘文秀跟女歌唱家和女开发商都有男女关系,母女通吃,也有人说他拿了那个女开发商的好处,为了让她闭口,将女开发商打发了,总之,说什么的都有。”
  江帆点点头,说:“说的的确很邪乎,后一种是不可能的。”
  陆原说:“你肩上的担子一下子就重了,又正好赶上春节,问题没调查清之前,省里不会很快安排新书记来,这段时间你会很忙,内外交困。”

  江帆说:“是啊,我在香港接到省委的电话后,会都没参加完,就匆匆忙忙赶了回来,说真的,这几天脑袋都是蒙的,乱七八糟的事一下子就都冒了出来,疲于应付。”
  陆原说:“这也正常。”
  江帆听陆原这么说,就问道:“你那里最近是不是反映阆诸的问题也很多?”
  陆原说:“事实上是一直就没断过,尤其是关于佘文秀的,许多老干部反映了他不少的问题,我只是没跟你说过罢了,另外,反映殷家实的也不少。”
  “嗯。”江帆点点头,忽然问道:“有听到反映我的吗?”

  陆原笑了,说:“你不该问我违禁的问题。”
  江帆笑了,说:“明白,不说这个了。”
  陆原笑了,说道:“不过我倒是可以告诉你,因为你没有问题,所以说说无妨,不算违纪。有是有,但都是不实之词,主要是拆除违章建筑的初期,反映你敢拆穷人的不敢拆富人的,但随着这项工作的深入开展,富人区的违建你也拆了,这种说法也就不攻自破了。”
  江帆说:“我料到了,有人甚至反映到了廖书记那儿,据说廖书记知道后跟袁省长说了这么一句话,没想到江帆这个书生,还有两下子,敢于碰硬!”
  “哈哈。”陆原笑了,说道:“坏事变好事了。”
  江帆又说:“不过我真不希望目前的阆诸再出什么幺蛾子了,经不住折腾了。”
  陆原说:“据我们观察,这届省委领导是下定决心要彻查一批腐败案子,要办一批人,就拿我伤好后上班以来,就几乎没怎么闲着,三天两头出去办案。”

  江帆点点头,说:“不打击不行了,私话讲,不施威不足树威,公话讲,不这样严格治理真的是不像样子,我听说有的地方政府把老百姓的土地卖了盖自己的办公大楼,超标坐好车,大兴土木工程,建寺庙,盖地标性建筑,老百姓告状不断。”
  江帆说的这些,陆原最有体会,因为他在纪委工作,亢州的问题他还是知道一些。
  提到亢州,丁一下意识地看向了江帆。
  江帆没有任何表情,他说:“是啊,亢州这样做早晚也会出事,现在老百姓的工作,哪能那么强硬,强硬的工作只有一个结果,就像老子晚年张开嘴,问弟子他的嘴里有什么一样,弟子们感觉茫然,老子指着自己的嘴说道:满齿不在,舌头犹存。道理一样,做老百姓的工作,什么事都不能硬来,必要的行政干预要有,但要有区别,你拿老百姓的地,就等于在夺他的饭碗,你把他的饭碗夺走了,再不给他吃饭的钱,或者给得不够,他当然要誓死保卫了。现在的基层工作真的不同于从前了,甚至不同于五年前,简单、粗暴、强硬的结果就是双方都好不到哪儿去。”

  陆原点点头,试探着说:“是啊,你不希望阆诸出幺蛾子也对,就是出什么幺蛾子跟你关系也不大吧?都是过去那些悬而未决的事情,那个时候你还没来。”
  江帆说:“那我也不希望再出事啊,现在毕竟是我主持全面工作,今天叫走一个问话,明天叫走一个问话,人心惶惶,谁也不知道到底能牵出多少人,小道消息乱飞,又赶在年底,谁还有心思干工作啊。”
  陆原说:“其实,有些沉疴该出毒也要出毒,这样也有利于净化政治生态环境。”
  江帆说:“话是这么说,道理也是这个道理,我也是这么希望的,但是每当官场出现动荡的时候,总会让一些人看到机会,总会有一些人落井下石,有的没有的都出来了,就怕好多问题纠缠不休,而且政府工作报告里已经明确,今年是国企改制年。”
  陆原看着江帆,说道:“这也是许多人反应的问题,不过都是一些陈旧的问题。”
  “有具体的吗?”
  “有。有些具体问题都反馈给了你们。”

  江帆点点头,说道:“知道一些。国企改制,国有资产流失应该是许多下岗职工反应最多的的问题。”
  陆原说:“也有一些小问题,比如一些老军转干部联名反映占了他们的干休所,市里一直应着给他们再建一个活动中心,直到现在他们都没有活动的地方。”
  江帆说:“是的,我也注意到了这个问题,其实在今年的政府工作规划中,已经列入其中了,看来,要找机会跟老干部们解释清这个问题了。”
  当年,聂文东将干休所作为连带项目卖给了一个开发商,那里的老革命们尽管每家每户都得到了相应的补偿,从平房搬进了楼房,但是老革命公开活动的地方没有了,原来这个干休所不光是老革命们生活娱乐的地方,还是全市老干部活动的中心,另外还有两个社团组织在那里办公,后来,老干部和这些老革命们联合起来告状,市里曾经做过安抚工作,答应解决这个问题。

  但佘文秀似乎对这个问题并不是那么热衷,他似乎总认为火候不到,江帆开始搞不明白要等什么“火候”,但是今年初他将这个工作纳入了政府要办的大事要事之中,佘文秀也没反对。通过这一年和佘文秀的合作,江帆感觉出佘文秀在一些问题上过于谨小慎微,以前不解决,是聂文东的问题,但今年再不解决这件事,就是他江帆懒政了。
  陆原又说:“现在这些反映问题的人也都学精了,到处发,尤其是反应一些领导人的问题,到我那里就是捎带手的事了,他们都直接送到反贪局、各个省领导、各个部门,甚至还有的塞进领导的门缝里的。”
  江帆点点头,说道:“希望以后有事及时沟通,也可以有针对性地提醒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