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987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江帆说道:“原定是晚上的飞机,但我中午就提前赶回来了,因为发生了一些事情,所以没顾上给她打电话,我现在刚散会,我们正在开着车到处找饭吃,他们已经进去了,我在车上等他们的时候给你们打的电话,嫂子,一两句话说不清,麻烦你替我照顾她,让她在家多呆两天。”
  杜蕾说:“你太客气了,她,你就别担心了,专心忙你的工作吧,有我和小虎照顾她呢。”
  第二天早上,丁一早早就醒来了,她拄着双拐出来后,就发现杜蕾已经起来了,在擦桌子。杜蕾见她起来了就说道:“昨天晚上睡得怎么样?”
  丁一说:“很好,非常好!”
  杜蕾说:“是啊,你睡好了,我可是半夜被电话吵醒了。”
  丁一预料到是江帆半夜打过电话,就故意问道:“谁的电话?”
  杜蕾说:“你说谁的?你老公的呗。你手机关机,他就打了家里的电话。”
  “哦,他昨天晚上回来了?”丁一先是惊喜,随后就垂下眼睛。
  杜蕾说:“他不是晚上回来的,是昨天中午就到家了,说是有紧急事情提前回来的,昨天开会开到了半夜,半夜还没吃上饭,到处找饭吃,昨天他是头进饭店的时候给家里打的电话。”
  “嗯。”丁一淡淡地回了一声,就拄着拐往洗漱间走去。
  杜蕾说:“他说让你在家多住几天,他暂时顾不上你。”
  听杜蕾这样说,丁一就相信江帆的确是遇到了事情,不然,他不会对自己置之不理的,哪怕是出于礼节出于应付,他也会告诉她自己回来的消息。
  这样想着,她的心里稍稍宽松了一些。
  上午,杜蕾去单位了,单位今天给职工发些过年的福利,她去领福利。小虎在屋里玩自己的航模,丁一显得有些心事重重,正在这时,她接到了陆原发给他的信息:阆诸市委书记佘文秀被免职,江帆临时主持全面工作。
  丁一一看,政治敏感让她立刻意识到阆诸出了大事!她赶忙打开电视,直接播到了阆诸新闻综合频道,但此时的节目是电视剧。
  丁一不甘心,想给哥哥回条短信询问怎么回事,但她等不及,直接拨通了哥哥的电话:“哥哥,你说话方便吗?”
  哪知,陆原打了一个哈欠,说道:“干嘛不发信息,我刚要睡觉,困死了。”
  “你没在班上?”
  “在什么在,昨天上班就出差办案去了,连夜赶回来的,刚回宿舍要睡觉,不想你就来电话了。怎么,你不知道?”
  “我不知道,江帆昨天夜里往家里打了一个电话,他没来得及说,哥哥,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快告诉我?”
  陆原又打了一个哈欠,说道:“我是今天早上回来交接手续的时候才听同事说的,具体情况不知道,你只能问江帆了。”
  丁一明白陆原说出去办案的意思,这届省委领导非常注重干部廉政建设,也非常重视整顿加强和打击干部违法违纪的行为,查处各地贪腐的力度明显大于往年,所以,她更明白哥哥说交接手续的意思,无非就是把带回来的人交到有关部门有关人员的手里,纪委出去办案,意味着有官员落马,一般情况下都少不了哥哥,不单因为他有一定的军人素质,身强体壮,纪律性强,还因为他上次舍身保护当事人的出色表现,所以更少不了他了。

  丁一想了想说:“那好吧,哥哥,你赶紧休息吧,以后再出去办案,千万要注意安全。”
  陆原说:“别跟你嫂子说,不然她又该瞎操心了。”
  “知道,我不说,哥哥放心。赶紧休息吧。”
  一上午,丁一表现得都心神不宁,她本想给江帆打个电话问问情况,但唯恐这个时候打扰了他,她就只好等新闻了。
  她终于等到午间的新闻节目了,可惜,没有关于阆诸政坛的新闻节目,但她发现,有关市委书记佘文秀的新闻全部被撤掉,新闻节目时间明显缩短了,剩下的时间反复播放着宣传阆诸的风光片。

  又有几个人来家里看丁一,一般情况下记者的消息是很灵通的,但同事们没说,她当然就不能问了。
  江帆没有跟丁一联系,丁一不知道阆诸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发生的这些事是不是和江帆有关系?江帆会不会受到影响?
  她的确为江帆担心,几次想给江帆打电话,又担心打扰他,还有那么一点点的矜持,所以,一天,又这样过去了。
  直到晚上,阆诸新闻才播出江帆主持会议的一条口播新闻,里面没有提及市委书记佘文秀,也没有提及发生了什么事,只是进一步明确了阆诸市当前要干的几项工作,强调要加强督导,按部就班地完成每一个阶段的每一个任务。
  丁一知道江帆低调,也知道江帆不喜欢总是在电视里露面,原先不露面是有市委书记在,现在他不露面估计有些问题没有明确,他也不好出来张扬,江帆这一点很受丁一的欣赏。
  第二天,江帆仍然没跟她联系,又过了两天,也就是阆诸电视台春节晚会正式开始录播的当天晚上,江帆来了,他来接她回去。这天晚上,正好陆原也回来了,他不放心家里。
  江帆来的时候,正赶上他们吃晚饭。丁一明显感觉江帆憔悴了不少,人也瘦了一圈,见他这个样子,她对他的所有不满也就消散了好多。
  丁一感觉他应该没参加晚会,就说道:“你是从晚会上来吗?”
  江帆摇摇头,说道:“我没参加,蔡部长代表市里去参加了。”
  丁一没话找话说:“你怎么不参加?”

  江帆笑着说:“本来就是群众一个自娱自乐的文艺节目,领导去凑什么热闹?”
  杜蕾一边给江帆倒水一边说:“那叫与民同乐,不叫凑热闹。”
  江帆说:“我现在就剩哭了,哪有乐。”
  不知为什么,江帆说这话的时候,丁一心里有些心疼。
  陆原离开饭桌,看着江帆说道:“你吃饭了吗?”
  江帆说:“吃过了,老肖他们出去买回的卤煮火烧,我一人吃了两份,现在还撑呢。”说着,他拍着肚子,就坐在了沙发上,跟小虎看电视。
  小虎听说他吃了两份卤煮火烧,也伸出手拍了拍江帆的肚子,说道:“不多,肚子没全鼓,还差一碗。”
  这是他小时候,丁一劝他多吃的时候常做的动作。
  江帆摸着小家伙的脑袋开心地笑了。

  江帆见大家不吃饭,都站着看着他,就说:“你们吃你们的,我看会电视。”
  陆原没再回到饭桌,他陪江帆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说道:“佘文秀脱离危险了吗?”
  丁一听哥哥说起佘文秀,就竖起了耳朵听着。
  江帆说:“目前还没有完全苏醒,估计就是醒了也会落下很严重的后遗症。”
  丁一就是一惊,除去那天哥哥给她发了一条信息外,这几天没人跟她说起市里的事。
  陆原说:“那个女的问题不大吧?”
  江帆说:“她没多大事,已经脱离了危险。对了,你在纪委工作,听到什么消息了吗?”
  陆原笑了,说道:“我知道一点都不比你多,纪委有纪委的纪律,这一点你清楚,这件事有专门的人负责,旁人是不便打听的。再有谁都知道我跟阆诸官场的关系,所以有关阆诸的事,我就更不能随便打听了。”

  “这倒是。”江帆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水。
  “那个女代表有消息吗?”陆原又问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