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986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汪军说:“我当然要骂他们了,这些人,干什么事都给你应付差事,有好几次我看见他们铺地毯根本就不是顺着台阶铺的,而是把毯子从上到下这么一搭,就完事了,我嚷了他们几次,以后还注意了一些,就跟咱们的记者出去采访一样,总是不能多问几个为什么,浅尝辄止,应付差事。”
  郎法迁看着汪军,说道:“现在他们全是你的兵,你愿意骂就骂,你愿意开除就开除。”
  汪军瞪着眼说道:“我敢吗?您以前都不敢做的事,我就敢啦?”
  郎法迁说:“今年是改革年,过了春节,你完成可以实施招聘制吗?我还是想有时间跟你探讨探讨呢。”
  汪军撇了下嘴,没有说话。由于他们都在忙春晚的事,而且下午还有事,没坐多大会就走了。
  晚上,丁一本不想关注阆诸台的直播节目,她就是这么一个人,总是能主动屏蔽一些不必要的操心。不过,翁宁不在,上新闻的有可能是徐颖,徐颖在跟自己学直播,出于对徐颖的关心,她看了直播节目,不过有一件事更能分散她的注意力,那就是由脚腕处传来的那种难以忍受的疼,这种疼,似乎不在表皮,而是深入到骨头里的疼痛,这让她无计可施,不能专注做任何事,折磨得她难以入睡。没办法,她只好吃了大夫给的止痛药。

  大凡止痛药,都要安神的作用,丁一吃了止痛药后,晚上睡得出奇的香甜,最近一段时间,她从来都没有睡过这么踏实的觉,大脑完全安静了下来,得到了真正意义上的休息,第二天醒来后,精神出奇的好,脑袋轻松清醒,她现在知道了江帆为什么有时用安眠药来保证睡眠了。她睁开眼睛,高兴地嚷道:“天啊,我太幸福了!”
  杜蕾听到喊声,从外面进来,问道:“你一惊一乍的嚷什么?”
  丁一侧过头,看着她伸出两只胳膊说道:“杜蕾嫂子,我跟你说,我太幸福了!”
  杜蕾听了后,走到她跟前,摸了摸她的脑门,说道:“你没发烧吧?”
  丁一笑了,说道:“没有,我昨晚吃了大夫给的止疼药,一宿睡得特别好,现在感觉脑子就像用水洗过一样清爽和干净,没有做梦,没有乌七八糟的东西骚扰我,轻松、清新,天,我快飘飘然了,太好了!”
  杜蕾说:“难道你最近休息不好吗?”

  “是啊,非常不好,经常做噩梦不说,第二天醒来,没有一次不是昏昏沉沉的,天哪,难道止痛药也有这样神奇的作用?”丁一高兴地说道。
  杜蕾笑了,说道:“我说小一啊,你也太容易满足了,两片止痛药都能让你感到这么幸福?我真服了你了。”杜蕾说着,仰起头,眼睛望着天花板就走了出去。
  杜蕾当然不能理解此时丁一的心情,别说眼下她负了伤,就是这段时间一直困扰她的噩梦,就让她困苦难捱,正如她所说,没有一天不是伴着不同程度的噩梦醒来的,醒来后就很难入睡,即便入睡,也都是乱七八糟的梦……昨天晚上,两片止痛药居然收到了这样神奇的效果,怎么能不令她惊喜!
  周一很早,陆原就起来了,他要赶到省城去上班,临走的时候,他敲开丁一的门,嘱咐丁一道:“那个止痛药可不能连续吃,更不能顿顿吃,如果晚上疼得睡不着觉再吃,防止产生药物依赖。”
  丁一点点头,说道:“我知道。”
  陆原说:“你说的这种情况我在住院期间也有,甚至都想……都想……明白我的意思吧,总吃,容易掩盖病情,更容易产生依赖,不是我吓唬你,有好多外伤患者,患上了药物依赖,这些抑制中枢神经的药物,是绝对不能连续服用的,能忍,就尽量不要吃。”

  丁一笑着看着哥哥,说道:“放心吧,我就是晚上吃一次,我太需要夜里睡觉了。”
  “你已经连续两个晚上吃了,要注意,以后有你的觉睡。你不上班,又不能总是下地活动,不睡觉干嘛去?”
  丁一笑了,这两天,她的精神的确很好,睡眠充足,就能让她精神好。
  周一上午,丁一的电话没闲着,人也就没闲着,她不断地在接同事们问候的电话,也不断地在家接待着前来探望的她的人。

  其中有一个电话是徐颖打来的,她特别询问丁一,在看了她播的新闻节目后有什么指导意见。丁一首先肯定了徐颖第一次上直播所表现出来的镇定很难得,其次还是她尾音上扬的老毛病,由于徐颖刚开始是在电台实习的,电台和电视台的播音受众不一样,传播声音的方式不一样,她告诉徐颖,这个习惯一定要纠正,不然播龄越长就越不好改。最后,丁一特别肯定了徐颖的形象和气质,这也是她本人非常关心的问题,也是想尽快得到人们肯定的问题。固然徐颖还存在着许多不足,但作为丁一,她只给徐颖提了两点建议,如果提的过多,一是担心打击她,二是她一下子也消化不了。

  接待了几拨来家里探望她的同事,丁一感觉就有些累了,脚涨得难受,多亏了是在爸爸家里,有杜蕾和小虎,如果在他们自己的家,不用说沏茶倒水,就是给同事们开门这样简单的小事,丁一做起来都会有很大的困难。
  下午头下班的时候,丁一开始有些心神不宁了,按江帆临走时留的纸条来看,晚上他就该回来了,这几天,他居然连一个电话都没给她打,想到这里,丁一有些神伤,难得他们真的走到头了?
  直到晚上丁一要躺下睡觉的时候,也没见江帆给她打电话或者是发信息来,丁一有些心神不宁。
  杜蕾看出了丁一的心思,就说道:“有可能江帆还没有回来,这出门的事哪儿有准啊,你就踏实在这住吧,你就是回去了,他也顾不上你。”
  丁一没有说话,事实上,她的确不知说什么好。
  为了省却等待的难熬滋味,再次吃了医院给的止痛药,她关上手机就睡了。
  药物的作用的确很神奇,就连半夜家里的电话响她都没听见。
  电话是快十一点的时候江帆打来的,杜蕾被电话惊醒后起床,披着衣服来到了客厅,她接通后,刚喂了一声,就听江帆说道:“嫂子,小丁在你家吗?”

  杜蕾揉揉眼睛后说道:“哦,在,已经睡下了。”
  江帆不理解丁一为什么回家去住,就“哦”了一声。
  杜蕾听出江帆似乎不大高兴,就说道:“她受伤了,伤得很重,我们就把她接回家了。”
  “受伤了?怎么回事?”江帆急切地问道。
  杜蕾说:“你走后的当天晚上,她直播完后出来,当时正下雪,她从单位的高台阶上滑倒了,就滚了下来……”
  不等杜蕾说完,江帆就问道:“她伤得重吗?”
  杜蕾说:“是的,很重,踝骨骨折,已经接上了,现在脚腕打上了石膏,肿得跟藕节一样,晚上疼得睡不着觉,不吃止痛药不行,她现在已经睡下了。”
  “哦——好,我知道了,别叫醒她了。”江帆说道。

  杜蕾埋怨道:“吃饭的时候我们还念叨你着呢,你走了两三天怎么也不给她打个电话?让她为你担心。”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