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意中吃了一块狗肉,结果能听懂狗说话了》
第71节

作者: 推窗望岳V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福根腾一下站起来,没等他冲出去,燕飞飞边上突然过来一个女子,一个侧踹,把黄毛踢得倒飞出去。
  “这一腿有力。”
  李福根暗叫一声,看那女子,眼光不由得一亮。
  那是一个很年轻的女孩子,大约二十二三岁年纪,圆脸,秀发垂肩,身材苗条,胸部却很丰满,如果只看胸部,李福根几乎以为她是龙灵儿的翻版。
  因为光线有些暗,那女孩子又是侧对着这边的,看不清正脸,不过就是侧半边脸,也可以看出,这女孩子很漂亮。

  漂亮女孩会功夫,这又是一条霸王龙?
  那黄毛却不是一个人来的,又有几个混混冲上来,圆脸女孩把燕飞飞护在身后,一双长腿,上下起落,一脚一个,一脚一个,竟把几个混混全给踢翻了。
  黄毛几个知道厉害,没人再冲上来,这时音乐也停了,李福根迎上去,燕飞飞跟那圆脸女孩道:“谢谢你。”
  “不客气。”圆脸女孩回她一个笑脸。
  这会儿李福根看到她正脸了,她是圆脸,这一笑,露出两个深深的酒窝,她眼晴很大,不过笑起来的时候,却呈弯月的形状,特别有韵味。
  有个词叫甜美,李福根可以肯定的说,这个词,几乎就是为圆脸女孩量身定做的。

  “到我这边坐一下吧。”燕飞飞发出邀请。
  日期:2017-11-11 17:32:13
  “好。”圆脸女孩也没有拒绝,坐下,彼此介绍了,圆脸女孩名字中却有两个甜字,方甜甜。
  燕飞飞又谢了方甜甜,方甜甜打人时很凶,相处说话,却总是在笑,李福根有一种感觉,跟她坐在一起,哪怕一句话也不说,只看到她的笑脸,就会觉得心中愉快。
  这时灯光亮了起来,门口进来一群人,叫叫嚷嚷的:“那小贱人在哪里?”

  “搞死她。”
  燕飞飞一眼看清了那一群人,尤其是为首的一个,脸色一变。
  为首的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披着件西服,嘴里斜叼着一个烟斗,燕飞飞做业务的,经常在月城跑,各色人等知道得也多,这人她认识,名叫马赛,外号马二爷,是出了名的纨绔子弟。
  马赛他爸爸以前是省计委的一个副主任,现在退休了,但姐姐姐夫都在体制内,一个在法院,一个在公丨安丨,都有点儿实权,马赛不务正业,整天在外面混,仗着家里的势力,混了个二爷的名头,在月城的纨绔中,算得上一号角色。
  “打了马二的人,这下糟糕了。”燕飞飞反应极快,慌忙把身子一扭,对方甜甜道:“方小姐,陪我去一下洗手间。”
  她打的主意挺好,趁着马赛的人还没看到她们,躲进洗手间去,马赛虽然嚣张,不太可能到洗手间去搜。
  要说,她做业务,见事快,心眼确实灵活,可惜这舞厅虽然不小,可也不大,而且灯光亮了起来,方甜甜到是没拒绝,可她两个一站起来,就给马赛的人看到了,那个黄毛手一指,尖叫起来:“在那里,想跑?”
  即然给看到了,哪里还跑得掉,燕飞飞花容失色,拿起手机就打110,慌张之下,手机却掉到了地下,捡起来时,马赛一群人已到了面前。
  到是方甜甜不害怕,她先还没明白,以为燕飞飞是真要她陪着去洗手间呢,看到马赛一群人,她终于明白了,挺身就往前面一站,把燕飞飞护在了后面,她人长得甜,笑起来更甜,但遇到事,却很有点女侠的的风度。

  “就是这小贱人。”黄毛尖叫。
  “闭嘴。”马赛看到方甜甜,眼光一亮,喝住黄毛,饶有兴味的看着方甜甜:“小妞不错嘛,叫什么名字,家住哪里啊。”
  方甜甜根本不理他,马赛嘿嘿笑,走近两步:“这酒窝深的,二爷我最喜欢的就是有酒窝的女人了。”
  他说着,伸手来摸方甜甜的脸。
  方甜甜突地抬手,反手一拨,顺手一下就打出去。
  啪。

  脆脆的在马赛脸上打了一记。
  马赛啊的一声叫,踉跄后退,捂着脸,这一掌不很重,却让他一张小白涨得通红:“敢打二爷我,给我上,抓住她剥光了,二爷今天就在这里玩了她。”
  黄毛等人一涌而上,方甜甜人甜胆大,不但不退,反往前冲,拳打脚踢,一下子打翻好几个,但马赛手下十好几号人,而且基本都是在街头混的,不说有什么功夫吧,打架的经验丰富,四面一围,其中一个突然从后面冲上来,一下抱住了方甜甜。
  方甜甜甩两下没甩开,两边又有人冲上来,抓住了她手,马赛兴奋得大叫:“抓住她,看二爷把她剥光了,才发现,这丫很有料呢。”
  李福根本来一直在一边发呆,他以前遇到这样的事,就是这样的,呆看着,或者远远躲开,从来不敢参与,这会儿马赛叫有料,刚好方甜甜奋力挣扎,胸前一对大波剧烈跳动,李福根心中一闪,仿佛看到了龙灵儿,他心中猛地一热,身子不由自主的就冲了出去。
  李福根没有冲向方甜甜,却向马赛冲过去,一脚踢翻挡在前面的一个混混。

  日期:2017-11-11 19:46:21
  到了马赛面前,手一伸,抓着马赛胳膊,一个背摔,把马赛摔倒在地,再一翻身,一脚踩着马赛的背,一手就揪住了马赛的头发,扯得他脑袋高高抬起。
  这时方甜甜已经完全给围住了,腰给抱住,两只手也给几个混混揪住了,虽然竭力挣扎,到底是女孩子,力弱,挣不开,但马赛也落到了李福根手里,给扯得做鬼叫:“痛,痛,松手。”
  “叫你的人先放开。”李福根不但不松,反更加了一把力:“否则我扭断你脖子。”

  马赛做鬼叫:“快,放了她,啊,松手,痛,脖子要断了。”
  他这么一叫,那些混混不得已,只好放开方甜甜。
  看方甜甜退到燕飞飞身边,李福根松开马赛的头发,却突地把他双脚一搭,左脚压在他屁股上,右脚又压在左脚上,然后一脚踩着马赛的右脚脚踝。
  这是龙灵儿教他的擒拿手法,这么反关节双脚扣压,再踩着上面的脚的脚踝关节,便全身受制,神仙也脱身不得。
  李福根脚踩的力有些重,马赛关节剧痛,长声惨叫:“痛,脚断了,这位好汉,高抬贵手啊。”
  而黄毛等一帮子混混则围了上来,大声恫吓:“快放了二爷。”
  “拿刀子来,捅死他。”
  “你小子死定了。”

  方甜甜还真是个胆大的,看这些混混围着李福根,她居然也冲了过来,站在李福根边上,燕飞飞这时也过来了,道:“李福根,你放开他。”
  她是领导,李福根犹豫一下,刚要把脚松开,方甜甜却叫:“先别放开,丨警丨察来了再说。”
  她刚退到燕飞飞边上那一下空档,已经报了警。
  燕飞飞心下苦笑:“她看来不知道马二的名头,报警有什么用?进了派出所反而是个麻烦。”
  丨警丨察来得到还快,省城嘛,几个丨警丨察进来,李福根这才松开脚。

  几个丨警丨察一问,方甜甜报的警,说马赛他们耍流氓调戏妇女,马赛他们是老油条了,辨说舞厅里人多,屁股撞了一下,无意的,这些人就打人,他们的人给打伤了,马赛摸着脖子叫,脖子给扭断了。
  脖子真断了,他还能叫,但那些丨警丨察都认识马赛,这会儿也不多说,都带上警车,回派出所再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