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1097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什么时候都穿的严严实实的搞体能,绝对的有问题!
  宋小江找了几个人一合计,一致决定在最后一堂大课,向李教授当场提出这个疑问,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李教授绝对是会说的。
  最后一堂大课到了。
  这天午,系值班员清点了各班人数之后,朝气蓬勃的准军官们都坐姿搞得好好的,静等着李教授的到来。大教室非常的安全,数百号人没有发出任何一点的声音。大家的心情都很激动,也很不舍,复杂得很。
  八点三十分整,李牧夹着教案准时走进了教室。

  “全体起立!”系值班员猛地站起来,开始整队,“向右看——齐!向前——看!稍息!立正……!”
  值班员朝讲台跑过去七步,立定,敬礼,“报告教授同志!侦察与特种作战系参加最后一堂课应到实到XXX人!请您指示!”
  李牧还礼,“坐下。”
  “是!”
  系值班员跑回指挥位置,下达口令:“坐下!”
  齐刷刷的坐下。
  李牧习惯性的扫视大家一眼,阶梯式的教室非常的宽敞,空气好好的,光线足足的,学员们精神头杠杠的。
  “好,同志们放松坐。”李牧轻抬手,压了压。
  学员们微微放松了一下,但依然保持着基本的坐姿,往常要更认真一些。

  教案放着,没有打开,这一堂课,李牧不需要教案,他也没有备课。他双手张开撑在讲台两侧边沿,和往常一样。
  “同学们,今天是本学年的最后一堂课,下午,你们要陆续奔赴各个部队,你们当有些人的成绩尽管让我不甚满意,但我还是对你们持鼓励的态度。”李牧开始说话。
  学员们一听这话,都忍不住额头冒黑线,纷纷心里道,李教授啊李教授,咱们侦特系是全校成绩最好的一个系,这你还不满意。
  “我是骄傲的,为你们。”
  李牧的表情逐渐露出一种神圣的光芒来,他的语气低沉而有力,犹如大排量柴油发动机那般,依然是没有使用话麦,这么讲,声音清清楚楚的传递到每一个人的耳朵里,清楚得很。
  “同志们,请相信我,你们是军队的未来。你们在这里学到的每一项技能和知识,都必须要用在部队建设面,为我国的国防建设做出你们作为一名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义务,尽到现役军人的责任。”
  李牧停了下来,转过身用粉笔在黑板写下几个大字——军人的奉献精神。

  回到讲台前面放下粉笔,李牧环视着学员们,“我已经没有什么可以教你们的了。今天最后一堂课,我给你们讲讲军人的奉献精神。”
  “时至今日,我依然清晰地记得,入伍那年,连长让我们写一写入伍体会,是怎样一个入伍动机。有写为了锻炼自己的,有写为了前途的,有写为了体验军营生活的。我认认真真的写下了一句话——为我国的国防建设事业贡献自己的力量。”
  “并不可笑,同志们。我,以及你们,以及两百多万战友,国防科研阵线的同志,其他各个阵线的同志,都在为这项伟大的事业不曾停歇地贡献自己的力量。我希望你们在未来的工作,不要看轻了自己,也不要太过看重自己。”
  “不要看轻了自己,那是因为你们在座的每一位都是不可取代的个体。你们是独一无二的存在。你们能够发挥你们想象还要大的作用,请务必相信这一点。正如半年前,一个简单的单兵快速运用射击,你们做下来要一分钟。经过训练,你们能够在十秒钟之内完成。当你们认为这已经是极限的时候,你们学会了如何在六秒钟之内完成拔枪射击这个过程。所以,同志们,请相信你们的潜能,并且对此永远保持着敬畏之心。”

  “不要太过看重自己,那是因为你们都是国军人,你们没有什么不同。每个人在这个世界只有一次生存的机会。在你们入学前,你们过着完全不同的生活,喝不同的酒,炮不同的妞,说不同的话,开不同的玩笑,很多很多的不同,你们是不同的。”
  “入学之后,你们是相同的。相同的寸头,相同的迷彩服,相同的丨内丨裤毛巾口杯牙刷甚至拉的屎都是一个颜色,因为你们吃的是同一个锅。你们一起睡觉,一起起床,一起出操,一起训练,一起学习,一起洗澡。甚至你们都非常的清楚身边战友那玩意儿的尺寸。你们是相同的,同志们,没有什么不同。因此,从你们入伍的那天起,你们只有一个身份——国军人。”
  “是的,同志们,如果只有一次生存的机会,我希望你们都能够向前冲,把活下去的机会给身边的人。因为你们是相同的,你去死,他去死,我去死,死掉的都是国军人。我希望你们不管未来能走多远,都不要忘记,你们都有一个共同的身份——国军人。”
  “同志们,你们会去往不同的单位。边防一线,机动作战部队,情报机构,外事部门,等等等等。在不同的岗位,从事不同的工作。你们又有不同了。会有些同志奋战在一线,会有一些同志曝光在闪光灯下,也会有一些同志深藏在某个隐蔽的地方倾听着无线世界的动静,甚至,会有一些同志从此改名换姓进入隐蔽战线,成为黑暗捍卫光明的战士。”

  “但无论如何的不同,我希望你们记住,你们是国军人。需要你往前冲的时候,哪怕前方是绞肉机,我也希望你们能够没有丝毫顾虑的往前冲。要死,也要死出国军人的样子来。”
  “同志们,因为,你们是我李牧的学生。”
  李牧从讲台后面走到前面来,再一次环视一周,“你们都有一个共同的遗憾,关于我李牧的。老师没有更多的祝福,在你们离校奔赴各个战线之前,老师了却你们的遗憾。”
  说完,他脱掉了身的迷彩服衣,然后脱掉了里面的汗衫。

  这一批学员终其一生都不能够忘记眼前的这一幕——李牧的身布满了伤疤,弹片的,枪弹的,各种,密密麻麻的,触目惊心。在很多人看来,极其的丑陋,而在学员们眼,再没有这些更伟大的勋章了。
  伤疤是军人最伟大的勋章!
  刘贵松,顾九和杨青松一起来到机关楼。
  老团长的办公室最特殊,是和学院首长同一个楼层,而且他的办公室面积最大,采光最好。李牧在这方面没有矫情,心安理得的搬了进来,并且很快用书把几乎一半的空间给塞满。
  光是书柜,足足有三个之多。
  过去的大半年时间里,李牧的生活单调得乏味。宿舍,饭堂,教室,办公室,操场,他甚至极少离开学院。一方面是因为他的身体需要长时间的恢复性训练,尤其是右腿。
  陈韬一说让他退役,他炸毛了,戳到了他最敏感的地方,强大的意志力爆发,硬生生的凭着强大的意志力站了起来。后续经过国内顶尖专家的系统的治疗,情况非常的好,活动起来已经和正常人无疑,只不过右腿又多了两块特制钢板罢了,并且很长一段时间是无法取出来的。
  李牧曾经自嘲地说,这么下去自己很快成变形金刚了。

  日期:2017-07-09 09:3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