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94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田光摇了摇头,说:“占时不说了吧,我有很多事情要处理,接手了十几家店铺,还欠银行那么多钱,我得先搞定再说。”
  齐老板点了点头,也没有在强迫田光,我知道田光不想跟齐老板走的太近,他还是想自己赌,但是我对于公盘挺好奇的,想要去见识一下。
  这个时候,外面进来一个人,我看了一眼,是刘东,他拿着酒瓶,说:“两位老板,招呼不周,不要见怪。”

  齐老板跟田光都笑了起来,但是我没有笑,我笑不出来,这个人可以肯定就是那天晚上劫我们的人,除了他,没有别人,坤桑不可能,所以只能事刘东干的,所以他现在跟我们虚与委蛇的笑,让我实在有点恶心。
  “来,二位哥,我敬你们一杯。”刘东倒了一杯酒说。
  田光站了起来,对着田老五说:“老五,大哥喝酒,你们出去,把该办的事情给办好。”
  田老五站了起来,跟张奇还有柱子使了个眼色,两个人站了起来,突然,赵奎猛然站起来,将嘴里的肉狠狠的嚼了两口,然后转身出去了,他的动作很大,让所有人都吃了一惊。
  “妈的,傻高个,田光,你小弟啊,真他妈不懂事。。。”刘东说。
  我站起来,我说:“对不起,是我小弟,不懂事,来,干杯。”
  几个人举起酒杯,喝了一杯酒,刘东客气的坐了下来,问:“什么事?这是我地头,有事跟我说,我能搞定。”
  田光笑了一下,说:“兄弟的事,不麻烦你了,能搞定。”
  刘东点了点头,突然笑着对我说:“邵飞兄弟对于赌石还真有研究啊,有时间一起赌一回?”
  我笑了笑,说:“我跟光哥还有齐老板赌。”
  刘东笑了一下,声音缓和下来,跟田光说:“兄弟,有钱一起赚,赌石这个路子让你赚了不少吧,给兄弟一条活路,这几天兄弟的日子可不好过,输的太多了,让我翻翻本,怎么样?我投资,分两成,不多吧?”
  田光笑了一下,说:“不了吧,刘东,我们不是一路人。。。”
  刘东笑了起来,还想说什么,突然外面传来了一阵吵闹声,我听着都是女人的惨叫声,还有一些男人求饶的声音,刘东解开了领带,朝着窗户走了过去,他看了一眼,突然脸色变得难看。
  他猛然回头,看着田光,没有说话,而是赶紧跑了出去,田光喝了一口酒,说:“要不是杀人犯法,今天我就要了他的命。”
  田光的话说的很平淡,但是我却从骨子里面感受到了恐怖,真的,我知道,田光不是说着玩的,刘东一定会死的,之所以还没死,田光只是没想好让他怎么不明不白的死!
  我们在楼上喝酒,楼下的惨叫声越来越大,而警车的声音也呼啸而至,我跟齐老板站了起来,朝着窗户对面看了过去,下面很乱,有火,到处都是人,一条街上都是奔跑的人。
  “呵呵,砸了他的店是小事,这件事这么大,闹出去,丨警丨察应该会管的我相信,很长一段时间,这条色街都不会有女人站街了,等于是断了这小子的财路,断人财路犹如杀人父母,田光,你可得小心点。”齐老板说。

  田光笑了一下,说:“一定他先死。”
  田光喝了一口酒,将酒杯在手里转了几圈,我们都在等着,过了一会,柱子上来了,说:“光哥,可以走了。”
  田光站了起来,我拎着箱子,跟齐老板一起下去,我们坐着电梯,到了楼下,出了酒店,上了车,就看到很多丨警丨察冲了进来,一些衣着暴露的女人都失声尖叫,很混乱,这其实不是扫黄,但是发生了打架的事件,丨警丨察来了,就顺带扫了,刘东这次肯定损失惨重。
  我们到了对面街的停车场,周围都是丨警丨察,我看着很多人都蹲在地上,有受伤的,也有打人的,很混乱,我现在才知道什么叫踩地盘,我看着那些满头鲜血的人,我感觉我很幸运,我不需要做这些事。
  我们车子朝着瑞丽大道开,很快就回到了酒吧,酒吧因为重新装修,没有营业,所以显得有些冷清,我们坐下来,齐老板没有多留,直接回了。
  我们在等老五回来,也有可能回不来了,但是打架顶多被拘留,很快也就能出来。
  田光开了一瓶酒给我,说:“我请。”
  我拿了过来,突然听到外面打雷了,很快就下起了瓢泼大雨,我喝了一口酒,知道今夜是个难免之夜。
  田光说:“公盘你有什么想法?”
  我听了之后,就回头,看着田光,我说:“是机遇,公盘很早就有了,以前是每年好几次,现在事一年一次,私人的公盘我们不可能去,去了可能就回不来了,安全没有保障,只有去政府军组织的公盘,相信我,公盘里的料子绝大部分都是你没见过的稀世的料子。”

  田光说:“你要去吗?”
  我摇了摇头,我说:“决定权在你,你不去,我也不去,没意思,也不安全。”
  田光笑了一下,突然脸色变得有点难看,他看着外面停下来一辆车,车里面下来一个人,我回头看着,是赵奎,他浑身被雨水淋湿了,站在门口,像是个野鬼一样,让人惊骇。
  田光突然笑了一下,说:“你这个兄弟,有意思。。。”
  我也笑了,看着他扛着的人,我也觉得挺有意思的。。。
  田老五跟张奇从车里下来,走在赵奎的后面,两人的头发都被雨水淋湿了,但是没有赵奎惨,好像赵奎就是在雨中洗了个澡一样,脸上的刚毅还有身上的血迹证明,他刚才打了一场硬仗。
  赵奎的靴子踩在地板上发出“嘎子”的声音,当他来到我的面前,将肩膀上的人往地上一丢,我们都低着头看着地上的人。
  是四眼。。。
  我只知道他叫四眼,不知道他的真名叫什么,我跟他也没有过节,只是跟他老大有点仇怨。
  他躺在地上,脸上的眼睛已经碎了,长发也被淋成了落汤鸡一样,耷拉在脸上。
  “妈的,这小子太狠了,一个人撂倒了二十多个刘东的人,把路边上的店都他妈给砸了,要不是我们拉着,估计得把一条街都给烧了。”田老五冷冷的说。

  田光笑了一下,没说话,赵奎也没有说话,而是看着我,他喘气的动作有点大,这说明他到现在还没有恢复。
  我看着地上的四眼,我问:“你带他回来干什么?你这不是告诉所有人,砸刘东的店是我们干的了吗?”
  赵奎有点呆板,他说:“难道不是吗?”
  刘东的话,让所有人都笑了,田光说:“我喜欢你这种汉子,但是抓一头够回来,我不知道效果有多大。”
  赵奎说:“我觉得他值二十万,他是小头目,知道的肯定很多,我觉得,能从他嘴里知道一些关于你们要对付的人资料,我学到的,信息是打胜仗的关键。”
  我们都愣住了,没想到赵奎居然给我们来这样一套,田光蹲在地上,在四眼的脸上打了两巴掌,问:“刘东,还有多少钱?”
  四眼紧咬着嘴巴,不说话,柱子就撸起袖子,从架子上,拿了一包纸巾,然后在外面的雨水里润了一会,回来之后,给田老五使了个眼色,田老五把门关上,然后过来压着四眼的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