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93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田光来了,唱歌啊。。。”齐老板笑着说。
  田光笑了笑,把西装脱掉,从一个女人手里拿过话筒,开始唱歌,很开心,也很潇洒,无拘无束,齐老板说:“邵飞兄弟,自己玩啊。”
  我点了点头,看着几个女人朝着我围过来了,就招招手,说:“兄弟们自己玩。。。”
  我带着张奇跟赵奎坐到了一边,在边上的桌子上,放了几口大箱子,我给打开了,里面全部都是钱,张奇看了,就对着赵奎笑了一下,说:“兄弟,见过这么多钱没有?”
  赵奎那张万年不变的表情,变得有点难看,他问:“你们是走私还是贩毒?”

  我笑了一下,我说:“那个犯人这么大的胆子,带这么多现金来玩?找死啊?说了,赌石,赢来的,这只是红包,今天给张奇的红包,得,五六十万吧。”
  张奇笑了笑,说:“飞哥,我去玩玩。。。”
  我点了点头,张奇就站起来了,去找女人,跟他们喝酒也占人家便宜起来,我说:“张奇,悠着点。。。”
  “知道了飞哥,爷们硬着呢。”张奇笑着说。
  我给赵奎开了一瓶酒,他接过来之后,大口大口的喝,喝完了之后,看着箱子里的钱,说:“真的是赌石吗?”
  我说:“信不信由你,哥们没必要跟你解释,但是哥们的钱都是用血汗换来的,干干净净的,花的心安理得。”
  赵奎看着我,说:“跟着你混,能拿多少?”
  我笑了笑,我说:“没必要这么着急,看清楚了再说,虽然哥们的钱是干净的,但是跟们有时候也得罪不少人,也得跟人家干架,甚至还要杀人,当然了,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赵奎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我相信他应该懂,我并不是傻子,平白无故的就会收一个人在手底下,赵奎是退伍回来的,桀骜难驯,不让他心甘情愿的跟我,很难降的住他,而且,我也要看看他有没有这个本事跟决心。
  一首爱拼才会赢结束了,齐老板拍拍手,说:“你们都出去吧,让服务员上菜。”
  他说完,就把一叠钱洒在了空中,哪些女人疯狂的抢了起来,我看着很爽,没想到齐老板也是爱玩的人,看来有钱人都一样,都喜欢这种纸醉金迷的感觉。

  齐老板跟田光走到了圆桌前坐下来,很快,将两口大箱子放在桌子上,齐老板说:“张奇,上次切石头,干的不错,说了要给你包红包的,这是六十万,我的,田光的,还有你大哥的,我都给包圆了,拿着吧。”
  齐老板说完,就把箱子推到张奇面前,张奇没看,把箱子盖上了,说:“谢谢齐老板,谢谢飞哥,谢谢光哥。”
  我们都摆摆手,说好了给他的,就一定会给他,我看着赵奎,他脸色很阴沉,眼睛一直都没有离开过箱子,我知道他可能不是爱财,只是他现在缺钱,他母亲在医院,很缺钱,我知道那种感受,如坐针毡,恨不得立刻拥有一百万一千万,我懂。
  齐老板说:“邵飞,这次都是你的功劳,给我们赢了一个亿,我答应你的,红包加红利,一百万。”
  他把箱子推过来,我按着,没有盖上,我看着赵奎,笑了一下,我说:“要看看是真钱还是假钱吗?”
  我的话让所有人愣住了,朝着赵奎看过去,我就是要让他知道,我不是像他想的那样,我不是一个没出息的小混混,这不是羞辱,是打醒他,就如我当初被陈玲那么打一样!
  对于我的话,所有人都沉默了,赵奎看着我,呼吸变得有些急促,或许他感到了羞辱,但是他没有发脾气,而是走了过来,他一把抓住箱子里的钱,拿了一叠出来,然后仔细的看了起来。
  我看着他手里的钞票一点点的飞舞,就笑着靠在椅子上,看着他把钱看清楚,赵奎把钱丢在箱子里,看着我,问我:“我能跟着你吗?”
  这句话,让所有人都笑了,整个屋子里都被笑声给掩盖了,但是我没有笑,我也没有说话,田光说:“我兄弟不好斗,但是我们出来混的人,不好斗是不行的,张奇我是看不上的,但是他有一点好,心狠手辣,好斗的很,什么事都能为我兄弟解决,所以他能拿大钱,他手废了,保护我兄弟的能力有限,你要是真的想跟着我兄弟,就得拿出来一点本事来。”
  赵奎看着我,问我:“你要我怎么做?”
  我说:“不急,先吃饭,吃饱了再说。”
  齐老板拍拍手,很快外面就开始传菜,赵奎拉着椅子,直接坐下来了,坐的很正式,笔挺的腰杆不打弯,很有军人作风。

  我看着上的,都是一些我见都没见过的菜,齐老板说:“海参鱼翅燕窝,人生乌鸡甲鱼汤,都是野生的,很补,我自己买的材料来这里做的,尝尝。”
  我拿着筷子,我跟赵奎说:“多吃点。”
  赵奎没说话,拿着筷子就开始吃,吃的很大口,所有人都看着他吃,真的,他吃饭的能力特别强,一口就吃掉一颗海参,然后抓了半只鸡,直接就啃起来了,根本就不在乎别人的眼光。
  我们都觉得挺有意思的,真是个有个性的人,田光点了一颗烟,给齐老板倒酒,两个人喝了一杯,我也喝了起来,没在理会赵奎。
  “田光,有没有兴趣去缅甸公盘玩一玩?”齐老板问。

  “那里都是大老板玩的,我们只是出来混的,没多少钱,小地方玩玩就行了。”田光说。
  田光虽然很自傲,但是他也有自知之明,知道缅甸公盘事个消金窟,门票就要五万欧,每个几亿都不敢进去,所以他不打算去。
  齐老板说:“知道那几块料子是被什么人买走的吗?”
  田光摇了摇头,齐老板笑了一下,说:“是广东人买的,广东人有钱,看到那块帝王绿之后,直接就下单子了,我跟他们磨了几天,磨了几百万的差价,广东人是最爱参加公盘的,但是你知道他们怎么玩吗?”

  田光摇了摇头,喝了一杯酒,齐老板问我:“邵飞兄弟,你知道吗?”
  我点了点头,我说:“我父亲研究过,因为这几年翡翠价格暴涨,连广东人都玩不起了,但是广东人依然雄霸缅甸公盘,每年有三分之二的好料子都被广东人买走了,他们采取的就跟我们一样的策略,就是合资赌大,一荣俱荣的方针,通过集资,获得大笔的资金,然后横扫公盘,这样他们就能买到好料子,回国之后,在炒翡翠,那样他们就会赚到十倍的差价,因为好翡翠都在他们手里,所以根本不愁销售的问题。”

  所谓公盘就是公开拍卖 首先拍卖公司在拍卖场展览原石,买家观察评估原石价值 然后就投标 投标分两种形式 ,一种事暗标形式,买家各自将自己对原石的买价以标书形式投入标箱,开标时以价最高者中标。 还有一种事明标形式, 就像拍卖瓷器字画拍买一样,公开叫价,落槌成交。
  田光笑了一下,说:“齐老板想要合资?但是公盘实在不是我们能消费的起的,就算合资,也玩不到什么大料子。”
  “哎,你还记得坤桑老板吗?他有钱,我们可以。。。”齐老板笑着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