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92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赵奎突然敬礼,有点不好意思,说:“首长好。。。”
  柱子笑了一下,说:“退役就不分了,都是平头老百姓,你要知道,跟着我们混,跟当兵不一样,有些事,不管正确不正确,我们都得做,以前我们得对得起法,对得起良心,但是现在我们只能对得起自己。”

  赵奎犹豫了一会,说:“我没打算跟你们混。”
  田老五有点恼了,说:“你他妈的来玩呢?”
  我伸手打住了,我说:“是,我带他来玩的,兄弟入行,总得考虑一下,晚上见见世面。”
  田光笑了笑,说:“我跟柱子是在牢里面认识的,我坐牢的时候,跟他是室友,出来之后,就混在一起了,你们两个有意思,看来邵飞,你跟我真有缘分,走,晚上齐老板请客,张奇准备收大红包。”
  他说完站起来了,田老五拿着匕首装起来,给了我一把,说:“晚上要见血,别他妈的又吓尿了,给大哥丢人。”
  我听了就不爽,我什么时候吓尿了?真他妈能栽赃,但是我也没理他,跟着田光就出去了,出了门,一辆陆虎开了过来,我们上了车,田光说:“以后你得管酒吧了,自己买辆车吧。”
  我笑了笑,看着窗外,车,肯定是要买的,但是现在还不是时候,毕竟,五百万真的没多少!
  我看着五光十色的瑞丽大道,心里很兴奋,我的人生,终于开始起步了!
  车子从瑞丽大道朝着一个红灯区开去,这里我不是很熟悉,但是我看着周围的环境,感受到了糜烂的味道。
  这里附近有一座高档的准四星级酒店,在酒店的周围,遍布着一家家面积不大的商铺,这些商铺既有小超市也有卖鸭脖子的熟食店,而与这些店铺比邻的则还有很多看不出名堂的店铺。

  我知道这些店既不是发廊也非按摩院,店里或站或坐着一个个穿着极度暴露的年轻女子,她们的脸上大多化着浓妆,每当有男人从店门前经过,店里的女孩子们或者暗送秋波或者挤眉弄眼地招呼客人进去。
  我们下了车,一家店里的一个年龄较大的女人立马探出头来问我们要不要进去“耍”,还眉飞色舞地告诉我说刚刚来了一个姑娘……
  我对她们明目张胆地拉客感觉有些奇怪,但是她不以为意,还想动手拉人,柱子把这个女人推了一把,瞪了她一眼,说:“吃过饭了来找你,给我们准备几个好看的姑娘。”
  这女人一听,心里很高兴,立马钻进了屋子里,还对柱子说“一定来啊。”

  田光抬头看着眼前的四星级酒店,然后抬脚就朝着对面走过去,我们跟着,到了门口,田光问:“人准备的差不多了吗?”
  柱子说:“光哥,准备好了,什么时候动手?”
  田光说:“吃饱喝足了再说。”
  我听了有些诧异,我问:“什么意思?”

  田光搂着我的肩膀,喉结动了一下,说:“对面那条街叫色街,里面都是做的,想不想玩?”
  我立马摇了摇头,我可没兴趣,田光笑了一下,说:“如果你要是嫌这里贵的话到长途汽车站门口去找也行,那里每天晚上都有好多小姐“站街”,三十五十就能找一个。”
  我一听他这么说就好奇地问:“光哥,你到底什么意思?”
  我不知道田光到底事什么意思,他看着不像是来玩的人啊。
  “你知道那条街的老板是谁?”田光问我。

  我想了想,突然想到了,说:“刘东。”
  田光点了点头,突然张开手,很潇洒的样子,说:“这家四星级酒店,其实就是刘东的贼窝,暗藏ktv桑拿房,对面的人接生意,到这里来玩,刘东掌握了大量的小姐跟客源,每年赚的是我的十倍,连五爷都要望尘莫及,作为朋友,我怎么能不照顾照顾生意呢?”
  我知道田光的话是反话,他看着我,就笑了一下,说:“晚上,我准备砸他的这条街,所以,问你玩不玩,反正玩了也白玩。”
  我笑了笑,说:“不了。。。”
  田光点了点头,到了前台,一排人站在前台,显得气势有点惊人,前台的女服务都吓的面容失色,但是一个瘦瘦的男人,带着眼镜,个子不高,嘴里叼着烟走了过来,说:“光哥,大驾光临啊,没想到您居然能来我们酒店,是不是自己的店玩腻了?要什么姑娘,我们这里都有。”

  田光笑了一下,说:“四眼狗,我们来吃饭的。”
  对方听着四眼狗这个名字,有点尴尬,笑脸没了,但是还是说:“噢,那还真是特殊,你定了包厢没有?咱们这可得提前订,咱们客人多啊,你不提前订,还真没位置。”
  我听着他的话,心里有点惊讶,什么人?居然敢跟田光这么说话,就算田光事普通的人,也不带你这么店大欺客的吧,何况你还知道田光是什么人。
  “妈的,四眼狗,你他妈的跟谁显摆呢?要不是齐老板请客照顾你们生意,就你这淫窝,老子可不稀罕来,我怕嘴巴吃出来梅毒来,哈哈。。。”田老五嘲笑着说。
  这个四眼人笑了一下,说:“那请吧,晚上的水果我们送。”
  说完他转身就走,一点都不给田光面子。
  田光把西装解开,走到电梯门口,田老五说:“大哥,这个四眼狗不给你面子啊,要不要修理修理?”
  田光拿了一支烟出来,柱子立马给他点着了,很恭敬,他看了看我,问:“要不要修理?”
  我笑了一下,说:“打狗要看主人,何况是在人家的地盘上。”
  田光看着电梯门开了,就走了进去,我们都进去了,田光说:“没文化就是可怕,邵飞兄弟读书多,懂的道理也多,老五,你得学着点。”
  我听着田光的话,很平淡,但是却感觉到了淡淡挖苦的味道。
  田老五很不爽,说:“妈的,什么狗屁玩意,老子连刘东那个王八蛋都想打,何况他个四眼狗了。”
  电梯门很快就开了,在门口,我看到有不少男女都在等电梯,要进来的时候,田光说:“满了。。。”
  “妈的什么满了?不还有空吗?”

  一个秃头男人骂着,田光瞪了一眼,招招手,柱子出去,朝着这个人鼻子就打了两拳,吓的身边的女人失声尖叫,周围的人更是躲的远远的,柱子说:“我老大说满了就满了。”
  他说完就进来,把西装给解开,继续上升,田光说:“邵飞兄弟,今天是来吃饭的,但是我们的目的是来砸场子,什么打狗看主人的话,很对,但是呢,我们连主人都要打,何必还要看主人呢?”
  我听了之后,就无奈的点头,田光真的是个大哥,很有耐性的教我做人,而我也实实在在的被他这种方式给雷到了,只能说他是一个装逼的好手。
  电梯到了十楼,门开了,我看着齐老板的人在门口迎接我们,我们跟着走,到了一个最大的包厢,里面有歌声,是齐老板的声音,唱的是爱拼才会赢。
  门打开了,我们进去了,我看着齐老板搂着两个女人在跳舞,这些女人都很暴露,身上基本没穿,只有三点式泳衣,而沙发上也坐着不少女人,很风*,见到我们进来了,就围了过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