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91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笑着走过去,我说:“枪伤不是小事,还是少抽点好。”
  张奇苦笑了一下,说:“飞哥,就是失血过多,我能抗的住。”
  我看着他很有精神,就不担心了,我深吸一口气,我说:“害怕吗?”
  对于那天晚上,我很害怕,怕死,怕失去这个兄弟,但是还是挺过来了。
  张奇说:“刺激。。。”
  我看他这个作死的样,就乐了,他说:“飞哥,说实在的,你在我身边,我就不怕,我知道你不会丢下我的,就算我死了,有兄弟在,我就没什么好怕的。”

  我听了很感动,笑了一下,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哥们有钱了,晚上齐老板请客,我让他给你包个大红包,好好潇洒一次,不过,你行吗?”
  张奇把手上的胶布揭开,丢在地上,说:“男人不能说不行,不行也得行。”
  我点了点头,虽然我不想让张奇去,但是这么大的庆祝会,不让他去,太对不住他了,将来还有很多事要他做,他就是不行,也得给我撑着。
  我说:“收拾一下吧,咱们去潇洒去。”

  张奇笑了一下,换了一身衣服,然后悄悄的溜出去,住院期间,没有医生的签署,病人是不能离开的。
  我们刚下楼,突然看到一辆救护车开了进来,我看着几个医生,抬着一个病人上了推车,很紧急,一个高大的人引人注目,我跟张奇都楞了一下,居然事赵奎,这个一米九的大高个,让我印象很深刻。
  他没有理我们,而是焦急的跟着医生朝着医院冲,我跟张奇看了一眼,我说:“去看看。”
  我跟张奇跟了过去,车子被推进了急救室,我看着赵奎在门口的椅子上坐着,没有说话,脸色很平静,眼睛一眨不眨的,但是双腿却抖的厉害,我知道他害怕,我遇到这种事我也会抖腿,这是发泄身体紧张的情绪。
  “你是病人家属是吗?去交一下住院费,手续费,前期费用大概十五万。。。”
  “十五万?医保可以吗?”赵奎惊讶的说。
  “可以,把你妈妈的医保卡交给我。。。”
  “我的不行吗?我是军人,军人家属有优待的。。。用我的卡。。。”赵奎焦急的问。
  医生有点急了,说:“医保卡事对人不对事,一人一卡,用你的卡就是冒名顶替,我们是要受处分的,你要么拿钱要么拿卡,我告诉你,你妈妈颅内出血,很严重了,如果耽误了抢救的时机,我们不负责的。”
  赵奎听着医生的话,急的在原地打转,这么一个大高个,居然一脸要哭的样子。

  我看着有点心塞,我的手机震动了一下,我看到有五百万到账了,我就跟张奇下了楼,到了缴费处,然后打听了一下手术室里的人身份,查清楚了之后,才知道,赵奎的妈妈有脑血栓,这次病发了,需要手术,而手术的初期费用就需要十五万,我什么都没说,直接刷卡付钱,而起又交了五万块钱的住院费还有后期护理营养费。
  张奇看着我拿着单子,就问:“飞哥,这小子那么看不起咱们,你还帮他?”
  我笑了一下,我说:“救急不救穷,帮人家一把是一把。”
  我到了楼上,看着赵奎坐在地上,不停的打电话,脸上都是泪水,这个男子汉哭的有点动人。
  “大伯,我求你了,借我一万,就一万,喂。。。”

  赵奎有点无奈的看着电话,哽咽了一下,把眼上的泪水给擦了,然后继续打电话,但是突然看到我了,就站起来,转过身,继续打电话,我没有说话,轻轻的走过去,把单子放在他面前。
  赵奎奇怪的看着单子,我没有说话,转身就走,突然赵奎把我拦住了,他说:“你,你帮我妈妈交了手术费?”
  我点了点头,我说:“看得出来你是孝子,谁都有难的时候,营养费什么的我都交了,你不用担心。”
  我轻描淡写的说着,然后转身要走,但是赵奎拉着我,有点羞耻的说:“你什么意思?你羞辱我吗?”
  张奇有点火了,说:“赵奎,你他妈的看不起谁啊?当个兵了不起啊?飞哥要是看不起,连他看都不会看你一眼,你知道飞哥一晚上多少钱?都他妈上亿,你耽误飞哥一分钟,就是好几万呢,飞哥帮你,就是纯碎看在你孝顺的份上,松开。”
  张奇推开了赵奎,但是赵奎生气的一把拽住张奇的衣服,露出了张奇的伤疤,赵奎有点惊讶,说:“是枪伤?你们都是干什么生意的?”
  张奇推开了赵奎,说:“老子干的是正经活,赌石懂吗?”
  赵奎有点不屑,他说:“我不信,赌石只听过输的,没见过赢的。”
  我笑了一下,我说:“你信不信跟我没关系,你妈妈出来了,还有,不要看不起人,要不是你妈妈手术,晚上我想带你去见识见识,让你知道,我到底是干什么的。”
  赵奎听了,急忙跑过去,推着车,跟着医生一起去病房,我也跟着,想看看她妈妈到底有没有问题,将心比心,我现在也很想我妈妈。

  “你妈妈现在情况还算稳定,但是后遗症肯定会有的,她的行动能力已经丧失了,如果你有能力的话,我想你还是请一个护工,二十四小时护理,根据余额呢,我们能帮你护理五个月,之后的费用也是个很昂贵的,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赵奎听着医生的话,脸色变得很难看,他说:“我可以进去吗?”
  “不行,病人刚手术过,需要休息,你进去会造成感染的风险,什么时候能见,我们会通知你的,你先回去吧。”
  医生说完,转身就走了,没有跟赵奎多说什么。
  赵奎趴在窗户上,看着病床上的妈妈,眼泪就掉下来了,突然,他转身看着我,说:“飞哥是吧,你说是你做大生意的,证明给我看看。”
  张奇好笑的笑了一下,说:“赵奎,尊重点,我们是同学,我给你面子,但是我大哥跟你可没毛关系,你他妈别给脸不要脸。。。”
  我拦着张奇,我说:“晚上我带你去玩,如果你玩的下去的话,就跟着我。”

  说完我转身就走了,赵奎跟着,他还真是狠得下心,他妈妈还在住院,居然能舍得看着,然后跟着我,不过我知道,他心里也不好受,他需要钱,他肯定是单亲家庭,而且跟亲人的关系都不是很好,否则,他妈妈这么大的事就不会只有他一个人来了。
  他现在需要赚钱来为他妈妈后续的治疗买单。
  晚上,我到了光哥的酒吧,张奇也到了,看到张奇,光哥说:“这都死不了,命真大。”
  “光哥,飞哥把我从阎王手里拽回来的。”张奇笑着说。
  说了个哈哈,田光看着那个汉子,说:“这位兄弟混那的?”

  赵奎说:“混军区的,成都军区昆明警备区一区班长。”
  他说话的样子很叼,很自豪,头抬得很高,一副铮铮铁骨的样子,所有人都愣住了,没想到他会这么说。
  这个时候柱子很严肃,说:“我也是成都军区的,不过事装备部,八年兵,一区营长。”
  我听到柱子的话,有点惊讶,没想到他居然也当过兵,而且还是装备部的,难怪这么狠,打枪那么准,原来这么有来头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