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90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小咪虽是微声细语的说,但她那娇声妩媚之态,是多么令人陶醉,她那细嫩的玉手,更教人情不自禁,心猿意马的开始迷失自我。
  “小咪。。。”我呼唤她的名字,以掩饰内心澎湃的冲动。
  “来!”小咪将我的手,摆在她睡裙胸前的蕾丝蝴蝶结上,虽然两座高耸的山峰,同样随着心跳起伏不平,但是我感觉她一点都不激动,像是在演戏一样,虽然故作矜持,但是却少了那种邻家女孩的感觉,甚至盼望我能尽快解开她胸前的蝴蝶结。。。
  我知道她在刻意的演戏来逗我开心,虽然是演戏,但是我也很感激。
  我咽了口唾沫,终于解开小咪胸前的蕾丝蝴蝶结,没想到只是轻轻一拉,遮掩两座山峰的低胸镂空蕾丝,如凋谢的花朵般,各自垂至一边。。。
  “真美。。。”我双眼发愣凝望胸前雪白,有些情不自禁的称赞着说。
  “那你还不。。。”小咪将我的手移到挂着红色吊带的粉肩上,显然要我将她睡裙的吊带拉下,倘若吊带被拉下,那她身上的睡裙便会自动滑下,而她惹火的身段,便会无遮无掩暴露于我面前,到时候恐我怕会失去理智,不顾一切将她占有。
  我看着她,有点呆愣,不知道事因为经历了太恐怖的事情,还是体力没有恢复,我此刻有些愣住了,不知道该怎么办。
  突然,小咪整个人压到我身上,并刻意将我推到至床上,紧接着柔若无骨的芳香玉体,带着一对丰盈的胸部,如泰山压顶的压在我的胸膛上,而两片珠唇如落雨般,盲目的在我脸上索吻,似乎不让我有少许抗拒的空间,果然,腰下的皮带裤子,已在她五指的搜索下被抛落地面。。。
  媚眼半合的小咪,终于将两片湿唇,停留在我的嘴上,并且肆意向我索吻,所谓最难消受是美人恩,即便此刻我有些迷失,有些迷茫,但是我依旧迎合着小咪,与她火热的亲吻在一起。
  一切快乐,都将迎头而至。。。
  时间将所有伤痛,快乐,悲伤,郁闷以及一切的一切都掩埋掉,没有人能逃过时间的黑洞。
  我趴在窗户上,看着对面的大楼,墙上的墙皮已经发阴,我在小咪这里住了四天了,这四天,我谁都没有联系,每天只是跟小咪快乐的做一些快乐的事情,把一切都忘记,把颓废奢靡演绎到极致。
  我没有联系韩凌,我相信她能把我妈妈照顾好,我相信一个人的时候,我会把最重要的都交给她。
  小咪抽着烟,躺在床上,屋子里很乱,她不收拾,但是她却永远把自己收拾的美美丽丽的,让这个环境跟她永远不相配,让人永远有一种同情的感觉,认为她这么美丽的女孩子不应该在这种环境里。

  突然,我的电话响了,我知道,我等待的要来了。
  “来店里,准备好了吗?”
  我听到光哥的声音,就笑了起来,我时时刻刻的准备好了。
  我挂了电话,我走到小咪的面前,我说:“我要去分钱了,一千万。。。”
  小咪开心的笑了起来,说:“我知道你能行的,我等着你。”
  我在她的红唇上狠狠的亲了一口,然后才离开房间,我出门打了一辆车,到了齐老板的吉茂赌石店,刚好看到齐老板的人在卸货,从缅甸运来的原石到了。
  这批原石都是不问好坏不问场口的杂牌料子,一定很便宜,但是能运出来到内地,那就是黄金,齐老板好赌,但是生意还是要做的。

  我上了楼,找到齐老板的办公室,我看到了田光已经在了,三天的修整,让他看上去很精神,我说:“光哥,齐老板。。。”
  齐老板笑着说:“坐,料子卖出去了,帝王绿卖出了九千八百万,超出了我们的预算,但是翁巴利的料子只卖了七百万,就如我说的,场口不对,种不够老,就算出了玻璃种的,还是卖不上价,何况,还有棉裂,总体的资金,达到了一亿零六百万,走的是我公司的账目,交了五百万的税,还剩下一亿零一百万,田光你们分四千万,我分六千万,这是卡,我已经安排好了,都是没有密码的卡。”

  我看着两张金卡,柱子拿了过来,但是并没有交给我,田光说:“邵飞,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我欠银行一亿,有一半是为了你,所以,你得替我还一半,我会打五百万给你。”
  田光的话,让我有点不爽,像是在命令我一样,但是我也无可厚非不能怪他,一亿的账目确实太多了,也确实是因为我才背了这么多债,从兄弟义气的角度出发,我还必须得还。
  我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齐老板说:“田光,这次搞我们的人,你知道是谁吗?”
  田光说:“齐老板,我知道,那天只有刘东一个熟人,排除了坤桑,那只有刘东一个人了。”
  齐老板很生气,问:“那你打算怎么办呢?”
  田光说:“杀人偿命,我的血不会白流,我会搞定他的,齐老板不用担心。”
  齐老板笑了笑,说:“我是生意人,但是不代表别人搞我,我就能算了,这件事我不会算了,但是我不插手,你随便搞,要人要枪,我都能提供,但是丑话说在前头,出了人命,我不会担着。”
  田光点了点头,说:“知道。”
  齐老板笑了笑,说:“我当然希望以和为贵,但是有些人当我是病猫。”
  我听了齐老板的话,才知道,齐老板并不是什么正人君子,虽然看着温和好说话,但是其实也是有仇必报的人。
  “邵飞,坤桑你觉得怎么样?”齐老板问我。
  我说:“不清楚,但是应该很有势力吧。”
  “当然,他在木姐做生意几十年了,靠的住,他很欣赏你啊,那块料子,你让他保住了一个亿还有一张老脸,他想谢谢你。”齐老板笑着说。
  我说:“不必了,应该的。”
  齐老板点点头,说:“好意,你还是要领的,但是人呢,就不要去了,毕竟那边太危险了,如果他要是单独跟你联系,我希望你也不要随便的过去,那天晚上的事,可不是小事。”
  我听了之后,心里有点异样,齐老板在防着坤桑,就如当初田光防着他一样,真是好笑,我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田光也没有再说什么,跟齐老板寒暄了一下,说晚上准备请客,田光说,就在刘东的店,齐老板笑了笑,答应了,说马上去定位置。
  我跟田光下了楼,上了车,田光说:“邵飞,齐老板越来越把你看的很重了。”
  我笑了笑,我说:“光哥,再重,也没有兄弟重。”
  田光笑着拍拍我的肩膀,随后对老五说:“老五,晚上找五十个人,到刘东的夜总会等着。”
  田老五兴奋的笑了一下,说:“知道了大哥,今晚上干他的娘。。。”
  我听着田老五的话,我知道,今天晚上会不太平!
  离开吉茂赌石店,我没有去酒吧,而是去了医院,在医院里,我看到了张奇,他的伤口愈合后,我们就转到了大医院,经过三天的治疗,他已经能下床了。
  我看着他站在窗口,脑袋上冒烟,就故作严肃的说:“那位病人,把烟灭了。”

  张奇吓了一跳,急忙把烟给按在窗口,回头看着我,一看是我,就有点不爽,说:“飞哥,你玩我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