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856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蒋碧云哼了一声道:“多大年纪我不知道,但看看那个小屁股就知道已经成熟了……阿鸣,要说美貌,有几个女人能比得上丹菲啊。
  说句难听话,你要是喜欢小姑娘,难道还担心没有机会?可要说到婚姻,我还是希望你谨慎一点,毕竟,你的婚姻关系到好多人的利益呢……”
  陆鸣听了蒋碧云的话,心里反倒令静下来,先上一支烟,笑道:“妈,有这严重吗?那你说说,我的婚姻都关系到哪些人的利益?”
  蒋碧云今天似乎也豁出去了,想了一下说道:“那还用说吗?这陆家一大家子,今后都指望着你吃饭呢,如果你娶了一个跟家族没有一点关系的女人,公司的那些股东能不担心吗?”
  陆鸣笑道:“妈,我这就奇怪了,就算我随便在街上找个女人结婚,跟公司的股东有什么关系?”
  蒋碧云似不高兴地说道:“当然没关系,那时候你跟我们也没有任何关系了……阿鸣,你是个聪明人,我就不信你不明白其中的道理。
  你自己也曾经跟老闷说过,老二留下的遗言就有意让你娶阿媛,并且让你照顾丹菲母女,既然阿媛跟你没缘分,为什么就不能娶了丹菲呢。

  我想老二要是地下有知,也会感到高兴的,你如果娶一个不明不白的女人,那老二的遗嘱岂不是等于一张废纸?其实,老二的良苦用心我们都清楚,他就是想让我们成为一家人呢……”
  陆鸣惊讶地盯着蒋碧云,就像是不认识似的,心想,丈母娘一向低眉顺眼、逆来顺受的样子,没想到心里可不糊涂。
  虽然话说的很含蓄,一个字都没有提到财神的遗嘱,但话里话外都在明示自己别忘了财神的遗嘱。
  而这遗嘱当然不仅仅指婚姻的内容,自然也包括继承的遗产,只是不清楚这些话是来自陆建伟的授意,还是丈母娘自己的心里话。
  很显然,陆建伟的心思正好跟丈母娘高度契合,不仅是丈母娘,甚至整个跟陆氏家族沾亲带故的人都是这么想的,目的再明确不过了,那就是肥水不流外人田。
  他们已经认定自己手里掌握着财神的巨额遗产,生怕自己的婚姻会导致这些财产的流失,只要自己娶家族内部的女人做老婆,大家就是一家人,肉也就烂在了锅里面。

  不过,陆建伟既然让蒋碧云做说客,想的恐怕还要多一些,不知道自己万一不按照他的说法去做的话,最终会有什么后果。
  想到这里,陆鸣似笑非笑地盯着蒋碧云问道:“妈,那我要是执意要娶那个小姑娘做老婆的话,会有什么后果呢?”
  蒋碧云犹豫了一下说道:“我也不太清楚……这件事你还是跟老三他们多商量商量吧,虽然他们都是小股东,但一家人合起来就不是小股东了,另外,我听说蒋凝香也不会赞成你娶个来路不明的女人……”
  妈的,这句话倒像是陆建伟的语气,蒋碧云可搞不清楚公司股份的事情,这么看来,陆建伟还真没闲着,说不定早就暗中防着一手了。
  只是不清楚蒋凝香在这个问题上是不是也跟陆建伟唱一个调子,如果她也这么想的话,那自己只有乖乖娶陈丹菲做老婆了。
  不过,这婆娘不正是自己梦寐以求想要搞到手的女人吗?可当初蒋凝香可是明确反对自己娶她做老婆,理由就是做为陆大将军的传人不可能娶一个寡妇当老婆,但除了陈丹菲之外,他们陆家还有什么冰清玉洁的女人呢?
  妈的,怪不得陈丹菲这婆娘一副稳坐钓鱼台的架势,不清楚她在这件事里面扮演的是什么角色。
  这样想着,陆鸣哼了一声,说道:“妈,怎么我娶个老婆的事情被你们说的这么严重?怎么?难道我娶个别的女人做老婆,陆建伟他们就想造反?惹火了我明天就先撤了他副总经理的职务。
  你不妨把我的话转告他,想当初我好心好意让他们父女加入公司,现在手里有点钱了,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居然整天扇阴风点鬼火的,他究竟想干什么?
  说实话,虽然我们都姓陆,但我跟他可没有什么渊源,他也别把什么一家人挂在嘴上,谁跟他是一家人?叫他一声三叔那是看在财神和四叔的面子上,他还真把自己当根葱了……”
  蒋碧云听陆鸣说的严重,反倒有点害怕了,忽然哭了起来,哽咽道:“哎呀,阿鸣……他不也是在替我们着想吗?
  你虽然还没有跟阿媛结婚,可我早就把你当自己的女婿了,你要是娶了别的女人……我……我这心里……再说,你就是不看老闷的面子,难道老二的话也不听吗?”
  陆鸣微微一惊,盯着蒋碧云问道:“老二的话?难道你知道财神说了什么话?”
  蒋碧云抹抹眼泪,说道:“你自己不是说老二让你娶阿媛吗?”
  陆鸣愤愤地说道:“可她自己不愿意嫁给我,你让我有什么办法?”
  蒋碧云怯生生地说道:“那你就娶丹菲啊……她这么漂亮,这么多年都没有找过男人……并且,你也这么喜欢南星,大家一起生活难道不好吗……”

  其实,陆鸣并不是不愿意娶陈丹菲做老婆,说实话,当看见陆媛跟艾伦在一起的那张照片的那一刻,他的潜意识中就曾经闪过陈丹菲的影子。
  说实话,如果跟陆媛解除了婚约的话,他和陈丹菲之间也就没必要遮遮掩掩了,可这一切必须出自他本人的意愿下行。
  一想到陆建华在背后操纵这件事情,心理上反倒产生了本能的抗拒,再一想到陈丹菲也有可能在暗中参与了这件事,心里就更不舒服了。
  这样一想,忍不住硬起心肠说道:“妈,我刚才说过了,今后不管怎么样,我都把你和阿媛当成是自家人,不过,我的婚事谁也别想插手,我想娶谁就娶谁,谁要是再多管闲事,可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谁知蒋碧云今天好像钻了牛角尖,抽泣道:“你跟我们一点关系都没有了,还怎么把我们当成一家人,这不是一句空话吗?
  阿鸣,做人可要凭良心,如果没有老二的话,你哪来的今天……还有,老闷去找陆建岳虽然是为了报仇,可多少跟你也有点关系吧?现在他们都死了,难道你就一点都不念旧情了?”
  陆鸣听了蒋碧云的话,坐在那里直发呆,说实话,丈母娘抽抽搭搭说出来的这两句话听起来软绵绵的就像是哀求,可实际上却很重,让他在恼怒的同时受到了良心的谴责。
  说实在的 ,要是在过去,如果能娶陈丹菲或者陆媛这样的美女做老婆,可能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哪辈子修来的福分。
  可如今身份变了,眼界开阔了,手里有钱了,竟然就开始挑三拣四了,这不是背叛是什么?可不是昧了良心吗?
  试想,如果没有财神,没有陆老闷,自己能有今天吗?如果不是财神给了自己一个机会,就算是送上这条小命,也不可能有今天这番风光啊,想想当年落魄的时候,哪个女人愿意嫁给自己啊。
  最主要的是,财神在把遗产留给自己的时候,恐怕心里也有小九九,不管他和陆建岳有多大的矛盾,陆老闷可是他的亲兄弟。

  所以,他的私心里当然也有肥水不流外人田的意思,要不然也就不会向自己推荐陆媛和陈丹菲了,既然继承了他的遗产,那也必须遵从他的遗嘱,否则就是背叛。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