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982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是吗,我违心了吗?”江帆红着眼睛看着她。
  丁一感觉眼前这个男人陌生极了,她也不知道事情怎么到了今天这个地步,她痛苦地说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分开好了,去找你那个草原医生去吧。”
  江帆一听,眼眸里有了一团戾气,他紧盯着丁一说道:“你在跟踪我?”
  丁一冷笑了一声,骄傲地抬起头,说道:“我没有那种嗜好,是我的同事们去中医院采访,我才知道你把她弄来了。”
  其实,丁一这样说江帆,内心也是很没有底气的,毕竟,她没有抓住他们什么把柄,即便是江帆帮忙把张华调到阆诸,某种程度上也属于正常。
  江帆看着她,半天才冷笑着说:“你现在是不是想说我是五十步笑百步?”
  丁一声音低了下来,她说:“我没有,而且也不能这样比喻,我也只是这样说说而已。”

  “说说而已?你是因为我发现了你的秘密,才这样说的,在这个问题上,我不想跟你解释,但我可以告诉你,在这件事上,我是光明磊落的,完全不是你想象的那样,你只需知道这一点就行了,别的我不想说了。”
  江帆说完,就走进了书房,随后,就关上了房门。
  丁一一阵冲动,她推开房门,站在门口,说道:“江帆,你让我感到了陌生和恐惧,这样的生活不是我想要的!”
  江帆站在书桌后面看着她,说道:“你想要什么样的生活?”
  丁一的眼里淌出了泪水,她强忍住自己的激动情绪,说道:“想要……想要属于你我的像过去那样幸福的生活,可是眼下没有了,被无端的猜忌替代了,这不是我向往的……”

  “这不是猜忌!”江帆断然说道:“你为什么不肯正视我们之间出现的问题?为什么一直认为是我的猜忌?为什么就不肯直视你的内心?”
  丁一愣住了,她哑口无言。
  那一夜,丁一在卧室哭了许久、许久……
  江帆也是一夜未眠,卧室里传来的饮泣声他听得一清二楚,有几次他都想冲进卧室,将他的小鹿抱在怀里,要知道,自从跟他江帆认识以来,丁一流了太多太多的眼泪,要是在平时,他怎么也不会让她一个人孤独地哭了这么长时间的,但是,这一次,他忍住了,也许,这是丁一和他都必须面对的而且是绕不过的现实……

  第二天,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雪,覆盖了地上所有的一切,丁一今天有直播,要下午上班,她懒得起床,昨天哭了一晚,眼睛涨涨的痛。她来到窗前,拉开了窗纱和窗帘,望着外面洁白的世界,心里一阵伤感……
  一年前,当她刚从新加坡回来的时候,和江帆不期而遇,那时的江帆,是怀着一颗怎样的炽爱心情啊!也是个下雪的夜晚,他抱着她,就像怀抱着尘世间不可多得的宝物一样,唯恐再次失去;而她,只要有爱在,一切都可以不去计较,不去澄清……也是在这样冰雪世界,江帆把她的小狗接来的时候,她再次接纳了他,因为她深深地知道,他们之间的爱,从来都没有离去过……
  但是,眼下呢?
  丁一黯然地低下了头,她有些埋怨自己的大意,大意到竟然让丈夫去收拾自己的那些本子,但是,就像她跟陆原说的那样,那真的是她少女时代一段懵懂的感情经历,完全是出于对科长的没有理由的崇拜,他的机智幽默,他在工作中表现出来的沉着老练,还有重要的一点是,她始终觉得科长是一个可以依靠的领导,要知道,无依无靠的她,只身远离家乡,来到一个环境完全陌生的人际关系复杂的机关,她是需要这样的依靠的,别人照顾她一点点,她都会感恩戴德,当然,他身上所散发出了魅力,也是不可小视的。但是,后来的彭长宜非常理智,他曾经不止一次暗示过她,有一个人比他更喜欢她,那个人就是江帆。

  她现在也想不明白,当时写日记的时候,是出于对一个成熟男人的仰慕还是对一个领导的崇拜,他们的关系,只限于那次亲吻,仅此而已,他们仅仅发展到了那一步,没再继续……
  后来彭长宜曾经跟她反复强调,让她有困难找科长,事实上,彭长宜也做到了这一点,无论是江帆身陷袁小姶的迷局,还是丁一遇到了人生最大的劫难,作为老领导的彭长宜,都是第一个冲过来,对她施以援手,就是后来回到阆诸后,也是彭长宜反复做她的工作,劝她给爱一个机会,她才听从了彭长宜的安排,跟着他们去了草原。江帆说是彭长宜将自己的爱拱手送给了江帆,对于这个问题,丁一有点想不明白,她知道,彭长宜也喜欢自己,但彭长宜知道给予不了自己什么,所以选择了止步,当然,后来她和江帆恋爱,完全是出于忠于自己心灵的行为,而且,后来,她也有过几次和彭长宜单独在一起的时候,但是彭长宜的表现非常有分寸,他并没有冒犯她,也没有冒犯江帆。

  对于自己想不明白的事,丁一习惯于将它埋藏,习惯于随遇而安,生活是要继续的,人也会是长大的,没有必要为一时的“不应该”而影响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人和人之间,无论保持何种关系何种距离,只要彼此能真诚对待,就是最和谐的关系、最美的距离。
  已经上午九点多了,她没有听到客厅里有任何的响动,下面,也没有了江帆的车,雪地上留下的车辙印清晰可见,难得江帆这么早就走了。
  她披上一条厚披巾,走出卧室。果然,客厅里没有江帆,窗帘也没拉开,她拉开窗帘才发现,鞋柜下面已经没有了江帆的鞋,衣架上也没有了江帆的外套,想必他已经去上班走了。
  她照例把江帆的书房收拾了一下,并且将书房阳台处的窗户打开通风,不得不说江帆是自理能力非常强的男人,每次起床,如果不是特别急的情况下,他都能将被子叠得方方正正,将床抚得整整齐齐,但即便如此,丁一也是每次都要将书房擦拭一遍的,保持书房的清新和整洁。
  她收拾完屋子,重新将窗户关上,洗漱完毕后,她热了一杯牛奶,坐在了餐桌上,猛然,她发现在餐巾纸盒的下面,压着一张字条:我去香港参加一个经济推介会,下周一晚上回来,你多保重。

  下周回来,今天是周五,也就是说江帆要走三四天的时间。
  不知为什么,丁一长长出了一口气,有江帆在家的时间,她感到压抑和苦闷,未来的三四天,尽管这期间不可能解决什么问题,但至少会让丁一的呼吸自由自在一些。
  下午上班后,丁一刚到了单位,就接到了哥哥的电话,哥哥说他已经在回家的路上了,问她今天晚上有没有直播,如果没有的话,他晚上请她和江帆吃饭。
  丁一笑了,他明白哥哥的用意,就说道:“我晚上不但有直播,而且江帆也出差了,如果要请只能请我一人。”
  陆原说:“我请的是你们全家,如果是你一人就算了。”
  丁一故意委屈地说道:“我说陆原同志,你不能厚此薄彼啊,为什么我一人你就不请了?”
  陆原说:“你一个人多没有意思,江帆我们俩还可以喝酒。”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