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977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江帆站起身,想跟丁一说点什么,来到门口后想了想,又转了回去,他走进了书房。他们一个在卧室,在一个书房,这种情况最近好像成为这个房子里两位主人的常态。有时,冷战比大吵大闹还让人不安……
  事情没有向彭长宜担心的那样发展,一周后,锦安市委特地召开了本届党代会的最后一次会议,根据省文件的指示精神,增补了扩权市亢州和清平市的两位市委书记为市委常委,计划单列市的督城和合甸两个市的市委书记为市委委员。
  彭长宜特意跟党校请了一天假赶到锦安参加大会,并且第一次作为市委常委,参加了锦安市委的常委会。

  至此,彭长宜在亢州电视台的称呼变成了“锦安市委常委、亢州市委书记彭长宜……”
  成为市委常委后,按要求每周要回来参加常委会例会的,彭长宜当然不能总是请假,再说了,尽管是常委,但作为他们这样的常委,几乎没有什么发言权的,所以彭长宜在会议宣布的当天就跟组织部请了假,以后开常委会他就不回来了,必须需要出席的会议他再回来。
  成为锦安市委常委后,彭长宜给江帆打了个电话,向他报告了这一消息。
  当时江帆正好在班上,他对彭长宜表示了祝贺。挂了彭长宜的电话后,江帆就想给丁一打个电话,想告诉她这个消息,想想还是算了。如果在平时,丁一可能不会觉得有什么,但现在告诉她彭长宜的消息,她肯定会误会自己,认为自己别有用心。
  自从看到丁一的日记后,江帆的确受到了刺激,说是打击也不过分,这是跟她认识以来从未有过的,尽管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迹象表明丁一背叛了他,但已经有过一次失败的婚姻了,袁小姶也是他主动追求的结果,所以这一次对他的打击都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打击,以至于他怀疑这份感情的纯粹性,就像他跟丁一说的那样,有吃人家嗟来之食的意味。
  问题还不仅如此,从一开始丁一就跟他隐瞒了第二根手指,那个时候,彭长宜对丁一的喜欢是在他之前,也就是说,他是硬挤进去的,如果自己不是横刀夺爱,那丁一跟彭长宜说不定也早就成为夫妻了……有一点他想不明白的是,丁一既然那么喜欢彭长宜,怎么又接受他江帆的爱意呢?难得,她这个“山头”真的是谁都可以攻下来吗?
  想到这里,江帆狠劲地甩了甩头,他知道不能这样想象他心目中的小鹿,这样想她,是对她的亵渎,也是对自己的亵渎,也是对别人的亵渎。
  在他和丁一的问题上,彭长宜的确是做了大量工作的,彭长宜没有欺骗他一丝一毫,这一点江帆心里有数。只是一想到他带着丁一去草原找他,想起他为他们做的种种,对彭长宜,江帆做不到恨,越这样,江帆越觉得自己这份幸福真的来的不是那么心安理得。
  当彭长宜将丁一送到自己面前的时候,等于将自己心爱的宝物拱手相送,这对于一个男人来说,真的是很难做到,他孑然一身这么长时间,难道作为市委书记,他真的没有自己心仪的女人吗?
  江帆一直在琢磨一个问题,如果没有他,彭长宜肯定为丁一离婚的,不会等到妻子出轨后才离婚,这一点,是彭长宜的性格决定的。彭长宜离婚也有七八年了,而且那时江帆已经去支边去了,这个时候他完全可以重新追求丁一,不知道为什么他没有,难到真的是因为江帆的原因?那么也就是说,彭长宜的确坚守着他临走时的嘱托,替他照顾丁一,尤其是丁一被贾东方绑架后受伤,他能无视岳母,在医院守候了丁一两天两夜,这应该是超越了普通情感,难道这一切,都是为了他的托付?不知为什么,彭长宜越做得无可挑剔,江帆越觉得自己心里不是滋味。

  江帆又甩了甩脑袋,他忽然觉得这个动作是那么的熟悉,这才想起丁一那个时候经常做这个动作,而这个动作几乎就是彭长宜的标志……算了,想不明白的事,就不要想了,这个问题太令他头疼了,就跟一团乱麻一样,自己总是想理出个头绪,却总也理不清,而且越理越乱……
  又是一个周末,早上丁一跟江帆吃完早饭,丁一问江帆今天有时间吗?江帆问她什么事?丁一说:“你如果有时间的话,我们回去一趟,嫂子前几天病了,输了一周液了。”
  江帆说:“真不凑巧,我今天要接待一个远道来的朋友,本来我想让你跟我一起去,既然你要回去看杜蕾,那咱们就分头行动吧。”
  丁一知道临近春节,江帆这些迎来客往的接待多了起来,许多内蒙的老朋友来北京跑关系,大部分都要跟江帆见上一面,还有省里的领导经常路过,也习惯在阆诸歇歇脚。另外江帆也有一些私人关系要走动、要维持,他抽不出时间是很正常的事,丁一就没往心里去。
  丁一回家了,她买了水果和排骨、鸡翅,她知道小虎喜欢吃她做的啤酒鸡翅。
  小虎给她开了门,丁一往客厅里看了看,说道:“小虎,就你一人在家?”
  小虎说:“是的,爸爸和妈妈去老房子,说是给暖气放气,看看暖气跑没跑水。”
  丁一知道,几乎每周陆原回来都要去老房子收拾一番,这也是爸爸留下的习惯,陆原觉得自己是家里的男丁,自然而然担当起男丁的责任,打扫院落是个脏活累活,几乎成了陆原休息日里一成不变的内容。正因为这家人对老房子的悉心维护,才使得这个鲜有人住的老房子永远保持整洁,干净。
  其实,丁家人对老房子的悉心照顾,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一点就是这里同样珍藏着一些丁一妈妈留下一批很很有价值的古董级的书籍和一些物品。就拿这些老式家具说吧,有几件是丁一的妈妈从她的老家带过来的,一楼的海南黄花梨大条案和八仙桌,二楼的五斗柜还有两只实木箱子,是妈妈的妈妈去世后,作为唯一的女儿,她不忍心将这些有着她童年记忆的家具全部处理掉,只是处理了一部分,将一大部分打包后托运到了阆诸,当年用火车托运这些家具的时候,可是费了劲了。现在二楼的那四组书柜,据说也是真材实料的黄花梨木,但不知归哪个属类,乔姨开始很不喜欢这些老家具,曾经一度将它们扔到了西厢房,后来乔姨搬进了大学的新家,丁一才将这些老家具清理出来,按照当时妈妈摆放的位置重新将这些老家具摆放在屋里。再后来,这些老家具进入了收藏界,收购老家具的人多了起来,电视里也开始有介绍老家具升值的节目,乔姨忽然对这些老家具产生了兴趣,她就想找人鉴定一下这些老家具,被爸爸阻拦住了。爸爸不允许任何人给这些老家具估价,也不高兴乔姨谈论这些老家具,更不允许陌生人知道这些老家具。所以,尽管爸爸没有明确对家里的成员说过这些老家具的价值,但家里人似乎都知道这些家具的价值了,保护好老家具,也就成了全家人不言而喻的事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