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976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丁一愣了一下,看来,江帆的心结不是那么容易打开的,她可以等,因为她对自己的爱情充满了自信,更加自信自己感情的纯真程度,所以,她从选择了等……

  等和忍没有立刻消除江帆心中的疑虑,江帆仍然是不冷不热,尽管他们没有再吵架,但少了以往那种温馨和谐的家庭气氛。
  江帆不再在单位过夜,但他在家里也不经常跟丁一睡在一起,大部分时间以工作为由,睡在书房。
  又过了几天,江帆从外面回来,他看见丁一后,高兴地将手里拿着的一份文件递给她,说道:“你看看这个文件。”
  丁一正在往餐桌上端汤盆,她刚刚煲的排骨莲藕汤,她已经很久都没见江帆高兴了,她擦了擦手,接过了江帆手里的文件,文件很短,只有四五行字,这是一份省委下发的文件,好像是省里要加强扩权县市的规格和待遇问题。
  她不甚明白,又将文件递给了江帆,说道:“我不太明白。”

  江帆换好衣服后从卧室里出来,他面带微笑,意味深长地说道:“真不明白?”
  丁一尽管没有看透他的意思,但她发现江帆今天很高兴,精神很好,就也微笑着说:“是的,我不了解扩权县的事,所以……”
  哪知,刚才挂在江帆脸上的微笑似乎走了样了,他从丁一手里接过文件,阴阳怪气地说道:“你也太不关心他了?”
  丁一脸上的笑立刻变得尴尬了,她立马意识到江帆让她看文件的意思了,她也冷了脸,说道:“江帆,这个他是谁?请你把话说明白好吗?”
  江帆说道:“你是不是明知故问啊?我让你看文件的意思当然是和我们这位老朋友有关系了?你没看到吗?扩权县市的一把手也就是县委书记或者是市委书记将提高待遇规格,直接进上级市委领导班子,是常委,按照文件精神,锦安的亢州和清平两位市委书记即将进入市级常委。也就是说,彭长宜和孟客,将成为锦安市委的常委,你难道不该为他的进步高兴吗?”
  丁一看着他,没理他,慢慢调开目光,转过身,拿起桌上的小瓷碗,就要盛汤。

  江帆见状赶紧说道:“哦,对不起,我忘给你打电话了,我已经吃过了。”
  丁一没说话,她已经习惯江帆不给她打电话告诉她是否回家吃饭的事了。这段时间以来,尽管他们有过那晚的温馨誓言,谁也不离开谁,但现实中,丁一明显地感到,他们两人的心已经渐行渐远了。
  江帆见她不说话,就又说道:“你该打个电话祝贺一下他。”
  丁一没说话,而是闷头继续盛汤。
  江帆见她依然将两只碗里盛满了汤,说道:“我说了,我吃过了,你为什么还要盛两碗?”
  丁一抬头看着他,注视着他那陌生的表情,说道:“两碗我都吃,可以吗?”
  江帆没想到丁一这样呛他,他知道她温柔的外表下是有倔脾气的,乖顺的小鹿也会尥蹶子,想想当初她断然离开市政府去电视台的事,都没跟他说一声,他那是第一次领教了她的倔强和坚韧。当然,还有后来的种种,比如她敢一个人离开黑夜的草原,比如她躲到了新加坡那么久……
  想到这里,江帆不敢再用说什么了,他也怕把她惹毛,他就扬了下眉毛,冲她点点头,说道:“好吧。”然后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给彭长宜打电话,等彭长宜接通了电话,他朗声说道:“长宜啊,你好,今天是周末,你是不是回家了?”
  丁一放下了碗,她早就没了食欲。
  江帆在客厅里继续着电话,这时就听他大声说道:“哦?都到家了,正要准备吃饭?什么,又是京海你们几个?真羡慕你们,又可以喝酒了。”
  电话里,传来彭长宜的声音:“市长,你还没下班吗?”

  江帆说道:“下了,下了,我也刚到家,长宜,说话方便吗?”
  彭长宜说道:“方便,我正在开车,快到饭店了,就我一人,您说吧。”
  江帆这时郑重其事地说道:“长宜,我今天看到省里下发的一个文件,锦安也应该接到了,文件的内容跟你有关系,所以我要提前祝贺你。”
  此时的彭长宜刚开着车到了中铁饭店的大门口,他接电话的功夫,就把车停在了一个角落里,今天晚上,寇京海做东,吃春节前的散伙饭,他们这个“春节散伙饭”由来已久,已经保持多年,春节前最后一次聚在一起,以后就该各自忙春节的事了,年前就不再聚会。今年人员比较齐全,姚斌也特地赶回来参加。
  彭长宜之所以来的晚,他是现从北京赶回来的,回来以后,他没有直接来饭店,先到了老领导王家栋的家里,因为舒晴父母提前回东北老家过年去了,舒晴单位发的福利无处存放,有两条大马哈鱼,一条让他送给王家栋,一条让他送给老顾,彭长宜把老顾带鱼送到家后,他开车又到了王家栋家,将鱼递给老领导,转达了舒晴的敬意,又跟王家栋坐了一会,这才起身赶往饭店。
  快到饭店的时候他接到了江帆的电话,此时的彭长宜,当然不知道江帆跟丁一闹别扭的事,但每次接到江帆的电话他都是很高兴,此时听江帆说祝贺他,他就笑着说道:“市长啊,您看到了什么文件,祝贺我什么?”
  江帆这才告诉他省里下发文件的事。

  彭长宜听了后说道:“这个文件发了几天了?”
  江帆说:“文件是昨天开始传阅的,但我昨天没在办公室,今天上午才看到的,估计发了两三天了,你等等,我看看日期,我把他拿回家了,日期是上周,发到市级是这周的事。”
  彭长宜说:“这倒是个好消息,只是文件是文件,真正落实到实处未必就是我了。”
  江帆不解地说:“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是亢州市委一把手,难倒最后进常委的还能是别人?”
  彭长宜无奈地笑了两声,说道:“不是没有这个可能,我尽管是亢州市委一把手,但现在主持工作的不是我,是别人。”
  江帆说:“我认为这种可能性不大,即便个别领导有这个想法,也不能违背组织原则办事的,再有,毕竟不是某一个说了算的事,这是上级文件规定的,我为什么告诉你,就是想让你知道有这样一个文件,做到心中有数。现在锦安的市长是关昊,尽管他不插手人事问题,但他会坚持原则主持公道的,岳筱不能瞎来。”

  彭长宜也感觉自己的担心有些多余,他说道:“但愿吧。”
  江帆见彭长宜的兴趣不高,就故意说道:“跟小舒教授的关系进行得怎么样了?”
  彭长宜说:“先谈着呗,我现在基业未稳,这件事只能是先谈着。”
  江帆说:“小舒那个姑娘很好,你要抓住机会。”
  彭长宜说:“是啊,还算进展顺利。”
  江帆见这个话题都没能让彭长宜情绪高涨起来,知道彭长宜对他的消息上心了,就说道:“那好,你先进去吃饭吧,有机会我们再聊。”
  挂了彭长宜的电话,江帆皱着眉琢磨了一下,他忽然抬头望向餐厅,这才看见丁一早就不在餐厅了,餐桌上只有两只不再冒热气的小碗,碗里的烫还在。
  江帆看了看卧室,卧室的门紧闭着,他知道丁一躲进卧室去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