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975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江帆说:“我不知道,有时,我想把属于他的还给他,但我又做不到,心里很矛盾。”
  丁一说:“江帆,你别忘了,我是人,是活生生的人,不是你们弟兄间互相馈赠的礼物!”
  江帆说:“我知道你不是礼物,但我的的确确抢了别人的东西。
  丁一忍住气,说道:“他有了自己喜欢的女人,你认为你能把我还回去吗?”

  江帆没有说话,垂下了目光。。
  眼泪,顺着丁一的脸颊无声地流了出来,她颤抖着说道:“你上次为什么不让我离开?”
  江帆看着她,深邃的目光里,聚满了痛苦,他说:“我不能,不能让你离开,你如果离开,我的心也会滴血……”
  丁一紧皱着眉头,哽咽着说道:“那你让我怎么办?”

  江帆痛苦地看着她,说道:“我不知道……还是那句话,请你给我时间,让我把事情想清楚,然后我们再做决定,你看行吗?”
  透过泪眼,丁一看着江帆,她知道,他的心也很痛……
  那天晚上,丁一哭得很伤心,江帆也很难受,他将丁一抱进卧室,把她放在床上,给她拿来热毛巾,帮她擦着脸,又帮她脱去衣服,盖上被子,吻了一下她的脑门,说道:“别伤心了,早点睡吧。”
  江帆说完,给她掖了掖被角,刚要转身离开,不想被丁一拉住了手,同时,丁一抬起上身,抱住了江帆……
  江帆也抱住了她。

  丁一激动地吻上了他,说道:“别离开我……”
  江帆抱紧了她,说道:“我不会离开你。”
  丁一说:“我什么都没做。”
  “我信。”
  “那你回来睡吧。”

  江帆说:“乖,你先睡,我还要赶个材料。”
  丁一松开了抱着他的手,默默地看着他开门出去了。
  晚上,江帆写完材料后,将书房小床上的被子拉开,他脱了外面的衣服,才想起里面穿的衣服该换了。他走出书房,轻轻推开卧室的门,刚想拉开衣柜找自己的衣服,就听丁一呢呢喃喃不知在说着什么,江帆知道她在做梦,就轻轻地打开衣柜,开始找自己的衣服。
  哪知,这个时候丁一的呼吸越来越紧张,越来越粗促,气息全憋在喉咙里出不来。
  江帆一惊,转过身,借着微弱的灯光,就看见丁一胸脯剧烈起伏着,嗓子里咕噜着什么。
  江帆知道她在做噩梦,赶紧放下手里的东西,走到床边,就见丁一嘴微张着,脸憋的通红,额上一层汗珠。
  他俯下身,把她连同被子一起抱在怀里,轻轻拍着她的肩膀,说道:“好了,好了,醒醒,醒醒。”
  丁一终于醒了过来,她睁开了眼睛,惊恐地看着江帆,等她完全清醒过来,意识到自己在他的怀里时,她一下子就抱紧了他,?嗡嗡地哭出了声……
  江帆的喉咙滚动了一下,他的心里也很难受,毕竟丁一跟他经历了那么多的磨难,他对她的感情是没有改变的。
  他放下了她,哪知丁一却抱住她不松手。
  江帆温和地说道:“我去给你拿毛巾,你出了好多汗。”

  “不,我不让你走……”丁一软弱极了,唯恐江帆离去。
  江帆见她孤独无助的样子,他心疼了,说:“好的,好的,我去关那边的灯,马上回来。”
  丁一听了他的话,这才躺下,看着江帆走了出去。
  江帆关闭电脑,关了灯,回到卧室。丁一掀开被子,江帆脱去衣服上了床,躺在丁一的身边,丁一依偎在他宽厚的怀里,这才有了安全感,她的脸贴在他的胸脯上,委屈的眼泪又流了出来。
  江帆伸出双臂,把她抱紧,下巴抵在她的头顶,说道:“做什么梦了?”
  丁一的眼泪流得更欢了,说道:“梦见我又找不到你了,你又不辞而别了……”
  “哦,对不起。”江帆动情地抱紧了她。

  记得以前在亢州的时候,丁一有一次联系不上江帆,后来也是这样说的,说找不到他了。他记得当时问丁一:如果你找不到我怎么办?
  看来,丁一之所以做了这个梦,说明她现在跟过去一样,缺乏安全感,以前丁一可以缺乏安全感,但现在跟他结婚后还缺乏安全感的话,不得不说是江帆的失败了。
  江帆很内疚,他此时唯一能做的就是抱紧她,给她尽可能的安全感。
  尽管他紧紧地抱着她,但敏感的丁一还是感到了他的距离。她有些心凉,但她始终认为他们没有问题,是江帆认识有误,所以,她主动地抱紧了他,抬起头,吻向了他。
  江帆回吻了她一下,又将她重新抱紧。

  丁一显然不满足他的应付,用另一只胳膊肘撑起头,另一只手搂住江帆的脖子上,看着他,说道:“江帆,我爱你……”
  这是丁一不多的表白。她的眼里还噙着泪水,嘴唇就颤抖着挨上了他的,撬开他的齿,深深地吻着他。
  江帆感到她的泪水浸湿了自己的脸,他抱住她,也吻了她,但显然,他的吻和从前是有区别的。
  也可能丁一感到了他的不同,也可能是丁一这个姿势接吻实在有些累,她最后吻了他一下,便因体力不支重新躺在了他的臂弯里。她伸手摸着江帆的脸,喃喃地说:“江帆,我不要你应付我,我要你真心的爱我。”

  江帆搂着她,说道:“好的,好的。”
  丁一又说:“让我们还像从前一样相爱。”
  “好的。”江帆拍着她的后背。
  “江帆……”丁一哽咽着说:“你知道我刚才在梦里找不到你有多焦急,本来你拉着我的手,后来不知为什么你突然就不见了,我一个人茫然地站在不知是什么地方,想喊你,却又喊不出来……”
  “对不起……”江帆低头吻了一下她的脑门,说道:“对不起,我让我失去安全感了,是我不好。”
  丁一的泪水又流了出来,她依偎在江帆的怀里,喃喃地说道:“我不要你离开我。”
  江帆点点头,说道:“好。”
  丁一任性地说:“无论我们俩人闹多大的矛盾,我们都不要离开这个家,不要抛弃对方离家出走,我们可以吵架,可以谁都不理谁,就是不许让对方独守,你能答应吗?”
  “是的,我能。”
  丁一又进一步说道:“那你以后多么不高兴都不许住在单位宿舍了,行吗?”

  江帆说:“我那几天的确是在忙工作。”
  丁一不跟他计较,说道:“我知道,工作除外。”
  “好,我答应你。”
  丁一舒心地笑了,她往江帆的怀里拱了拱,说道:“那就好,我心就踏实了。”

  江帆拍着她的后背,没有说话。
  丁一抹去了自己眼角的泪水,说道:“江帆,我想要孩子了……”说着,手就开始在江帆身上抚着……
  夫妻之间,细小的动作都能传递出爱的信号,江帆岂能不知道丁一的动作的含义,他把她的手放在自己的腋下夹住,说道:“过一段吧,我最近不在状态,很疲惫,等我恢复了状态,我们再要不迟。”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