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个夏天躁闷的夜,我和新来的房客……》
第29节

作者: 暖小小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怎么判这个要根据情况来定的,至于时间,看当地吧。”他话落,顿了一秒又说:“不过,这种离婚的民事诉讼,法院一般会更倾向于调解。”
  “什么意思?”
  “有点复杂,怎么说好呢……不是事情复杂,而是情理上复杂。”
  “……”我不是很懂,但也没心情想,感觉才亮起了的天又暗了。

  许是见半响没吭声,那蒋律师又开口了,“对了,今天中午……她们为什么要打你?”
  “诶?哦!她们啊……”我反应有些迟钝,回过味来无奈的笑了声,“呵……看我不顺眼没事找事呗。”
  这回,换他沉默了,我等了会见他不说话,刚想张口,他又说:“她们和你什么关系?你的家属还是……”
  “我丈夫的妈妈和女儿。”

  “女儿?!”他声音里是满满的吃惊。
  不过对于他的惊讶我一点都不意外,毕竟……连刘芸和我自己都很难接受这种关系,更别说外人了。﹎
  “是啊,我老公大我20岁,他和她前妻离婚一年左右娶我的。”
  我话落,蒋律师又是半响没说话,我有些疑惑的蹙起眉,“蒋律师?”

  “嗯,在,我在听。”
  “……”好吧,我知道你在听,但是我现在不知道说什么了!
  “咳……”静默了几秒后,蒋律师一声干咳打破沉寂,“你婆婆和女儿……会经常这样吗?”
  “你说的是打我么?”
  “是打架还是打。”
  我有些迷惑了,“我、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
  “打架是一回事,被打是一回事,性质是不一样的。”
  我蹙了蹙眉,因为我还是不太明白区别在哪里,“我……还是不太懂。”
  “简单的说,打架的话那就是双方都存过错和过失,而被打的话同于受到了侵害,如果像你刚才说的,她们经常这样的话,很大的几率已经构成了家暴行为。”
  家……暴?!
  我心头一震,对这个词并不陌生,但我只知道,刘远明对我的算是家暴,却从不知道老太太和刘芸也算得上家暴……
  “那……如果算得上家暴又能怎么样?”
  “可以起诉维权。”
  “……”只是这样吗?我眉拧得更紧,“如果我老公也对我家暴呢?”
  “你老公?!”
  “嗯,我老公会打我,而且是经常。”
  我话落,等了好会,电话那头却迟迟没动静,那种静默跟断线似的,我疑惑的喊了声,“蒋律师?”

  “我在听。”
  “……”我都没说话好么!
  我没吭声,他顿了一秒又干咳了声说:“你刚才说,你老公打你,而且是经常?!”
  “是。”

  “有证据吗?”
  “证据?”
  “比如人证,也就是看到或知道他打过你的人。物证,伤痕,或者是医院诊断这些都算是物证。”
  我一听他这话,以及他这认证的口吻,暗下来的天又开始亮了起来,潜意识告诉我,还有希望!
  “有!人证太多了!我姐和我姐夫,还有之前隔壁邻居,还有老太太和他女儿都见过和知道他打我!医院的医生都记得我!之前我去医院都病历本还在,物证我也有!”我说着就站起身朝衣柜走。

  我打开衣柜,拉开衣柜里面的抽屉,低头就翻,也没注意电话那头的蒋律师又是半天没说话。
  等我翻出病历本的时候,我手有些抖的翻看,看着上面那潦草得我都看不懂几个字的笔迹,我笑着就说:“找到了,我就说我收着呢!”
  电话那头的蒋律师轻轻嗯了声,顿了一秒说:“上面怎么写的?就是伤的情况是什么样子?”
  “写的太潦草了,我看不懂……”
  “那你记得你自己伤得重吗?”
  “最严重一次我住了半个月的医院,两边耳膜都穿孔了,声带损伤,还有轻微脑震荡,右手脱臼,左腿……”
  “家暴!”他忽然打断我,声音冷硬,“这已经构成家暴!这两年内,他还是这样打你吗?”
  “……没、没第一次那么严重,不过也会经常动手。”

  我话落,听到他深吸了口气的声音,然后他说:“你这个可以民事诉讼附带刑事诉讼,只要你坚持离,那么就一定能离。”
  “真的?!”
  “当然是真的。”他声音依旧冷硬。
  不过我不是太在意,感觉整个人忽然间就津神起来了,定在衣柜前,全身都在发抖。
  “那、那我现在要怎么做?”
  “你先去网上下载一份离婚起诉书模板,然后根据你的情况填写好之后打……”
  “等等……这、这要怎么弄?”
  电话那头的他似乎有些无语,顿了两秒才说:“算了,等我每天帮你弄一份,你自己填吧。”
  我眸子一亮,“你、你帮我弄吗?”
  “……嗯。”
  “谢谢!谢谢你蒋律师!真的太谢谢你了!”

  “举手之劳,没什么好谢的。”
  我正感激得都不知道要说什么,忽然又想起聘礼的事情,刚想问,我姐的声音就从门外传来。
  “阿依——”
  我心跳漏一拍,连忙转头对着门口应了声,“什么事啊?”
  “忽然来人了,你赶紧出来帮你姐夫下,我要去厨房洗碗筷。”
  “好,我马上就去。”
  我姐应了声好后是离开的脚步声,我吁了口气,电话那头的蒋律师就说:“你先去忙吧,等明天你有空的时候找个时间慢慢说,如果附带刑事诉讼的话有些东西必须先确认。”

  “好……”我抿了抿唇又说:“真的很谢谢你蒋律师。”
  “不用客气……我也要睡了,你先忙吧。”
  我心里是一万个谢,但最后也只能化作一声轻轻的嗯,挂上电话出了房间。
  这晚,我又睡不着了,翻来覆去的想关于离婚这件事。
  虽然有些担心还没确定,但是看蒋律师那口气,这婚只要我坚持,那就一定能离。
  现在的问题就是,我一旦起诉离婚,事情就闹大了,我要如何才能避开刘远明的拳头!
  不管是我姐,还是我爸妈他们都不可能赞同我离婚的,即便我躲回家,他们指不定还会把我送回来……
  我应该怎么办呢……
  到了凌晨五点这样,我才迷迷糊糊睡过去,两天没睡好的结果,醒来的时候已经十一点,而我姐居然神奇的没来叫我!
  我是匆匆漱洗就出了房间,问我姐为什么不叫我,我姐说看我这两天都没睡好,也没什么事想让我多睡会。
  我拧眉,下意识的转头看了看侧门,然后又问我姐,“那个……就是昨天住进来的那三个人,出去了吗?”
  我姐愣了两秒才反应过来我说的是谁,“出去了啊,十点这样就出去了。”
  日期:2017-12-08 18: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