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个夏天躁闷的夜,我和新来的房客……》
第28节

作者: 暖小小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姐夫笑得更夸张,“我们家阿依给你取外号了。”
  他唇动了动,随即眼底闪过一抹恍然,随即有些哭笑不得的转眸看向我。
  我笑出声,“别看我啊,赶紧吃吧阔坤。”
  哄笑声又起来了,他默了默自己也笑了,无声的,然后轻摇了下头低下开始吃东西。
  他今天东西吃的很慢,和第一天我请他时候完全不一样,期间还不时和我姐夫搭两句,然后我就会凑进去。
  这盘炒饭他吃了半个多小时,吃得那一头热的人流都散去一半,他才擦了擦嘴站起身说回去休息了。
  心瞬的升起不舍,我抿了抿唇低下头,他问:“多少钱?”
  “不用给了。”我说。
  “不行。”
  他这两个字才出,没等我开口,我姐夫就上前推他,“你就别跟我们客气了,赶紧回去吧。”
  他表情无语,“你们这样,我以后都不好意思在你们这吃东西了。”
  我蹙眉,抬起头,看向已经站在接待厅门口他和我姐夫,“不在我们这吃你想上哪吃?”
  他和我姐夫同时转头看我,我蹙眉就说:“你敢去别家吃你试试。”
  他一口气憋住,我姐夫噗的就笑出声,我姐和边上吃东西的人也都笑了起来。
  最后他当然是只能低头回去了,我姐问我怎么老爱逗人家。
  我心跳一拍,面上却一脸淡定的说:“我都不收他钱了,逗他两句还不行了?”
  我姐夫笑,“你那就是欺负人家老实。”
  我笑笑没吭声,视线的余光扫过我姐,见她也只是微微弯着唇笑,显然没有觉得哪里不对,我不由得在心里重重吁了口气。
  其实想想,我对他确实是表现得过于热络了。
  庆幸的是,我姐和我姐夫对他感觉都特别好,自己也热络,所以也不会察觉到我对他有些不一样……
  11点半,忙过了那一头,我见人少,就借口上厕所回了房间,拿出手机翻出名片在库沿坐下。
  在把蒋律师的手机码号输入后我手指顿住,因为我发现我又不知道应该从哪里开始问了。

  我拧眉看着那串手机号愣了半响,依旧理不出个头绪,所以我转念问自己,我最想问的是什么?
  脑海里骤然闪现出的,就是离婚两个字,而我对着两个字是极为平静的。
  因为这个问题,我已经想过很久,悄悄的想过很久很久,就连做梦都会想!
  只是,我从来都只敢想想,而且我连我自己都觉得不可能,但现在……
  以前不敢问,不敢打听,就怕刘远明知道,毕竟景城就那么大点。
  而现在……机会难得!

  我抿唇,深吸了口气,按下拨出,然后将手机凑近耳边。
  电话是响到第三声被接起的,电话那头的人轻轻喂了声,低沉平淡又客气的声音。
  “呃……是、是蒋律师吗?”
  “我是。”
  “我、我是……”我是谁?房东么?
  我正不知道该如何自称,蒋律师就说:“我听出你的声音了,你是阿依吧。”

  “……你、你知道我叫什么?”
  “你姐这样叫你。”
  “呵……”想起之前我姐还叫我小心人家,我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声,“其实我大名叫艾依,阿依是我小名,我姐她们叫的。”
  “艾依?”

  “对对对,艾灸的艾,依靠的依。”
  我话落,电话那头的静默了两秒随即传来一声低低的笑声。
  “……”我有些莫名其妙,“蒋律师你笑什么?”
  “哦……没什么,只是觉得很有意思。”
  “有意思?”

  “你的名字,艾依,阿依……”他话落,又低低的笑了声。
  “……”我是更无语了,这城里人的笑点怎么就那么奇怪,还说我名字奇怪呢!
  还有那个庙树也是,庙树就庙树呗,还说法呢,讲究真多!
  许是见我半响没说话,他尬咳声敛住笑,“咳……不好意思,我没别的意思,就是觉得……”
  “没事没事。”我连忙回,“对了,蒋律师你要睡了么?”
  “还没有,在看书。”
  “噢……”我吁了口气,这个回答表示我能提问了,“不好意思那么晚还打扰你,我……我是有点问题想咨询下。”
  “你说。”他声音回复到原先的那种淡淡的客气。
  我下意识舔了舔因紧张而变得干涩的唇才开口,“那个,我、我想问一下,那个离婚……就是那个离婚要怎么离?”
  电话那头沉默了两秒,然后又是一声轻咳,我不由得蹙眉,因为我怎么感觉他又想笑呢!
  “你……呃,怎么说吧,离婚的话,如果夫妻双方达成了协议,那么可以到民政局直接办理……”
  “不不不!”我想也没想就打断他,因为刘远明怎么可能会同意离婚,还协议呢,协议给鬼啊!
  我打断他之后,他没说话,而我又一时间不知道怎么表述了,整个人都傻傻的。
  他等了会,许是见我一直不说话,转而问我,“你想问什么直接问,咨询的话是不收取费用的。”
  我愣一秒,换我笑了,因为我忽然发现,其实他这个人挺幽默。
  “主要是……我什么都不懂,所以……一时间也不知道要从哪里问.”
  “那这样吧,我来问你,你回答。”

  “可以!行!”我点着头就回,明明知道这是打电话,我点头人家也看不见!
  “是你要离婚吗?”
  “对。”
  “然后你丈夫不同意?”
  “对。”不仅不同意,而且要让他知道了能把我打残!
  “这样说吧,离婚这种事情的话,有时候很简单,有时候也比较复杂,因为可能会涉及到财产债务分割,子女抚养权,以及过失和……”
  “等等。”是又没忍住打断他,“我们没有子女,而且我可以什么都不要,这样的话是不……”

  “你也等等。”
  “……”
  “你先听我把话说完,聆听可以让你更了解自己的定位,以及对事物或事件做出一个最基本的判断。”
  “……”我胸口一怔,不自觉的又点了点头,“不好意思蒋律师,你说。”
  几分钟的时间,真的仅仅只是几分钟,我对那个我一无所知的世界,已经有了最基本的了解,同时也知道我要问什么了,而不是把时间浪费在一些无聊和无意义的问题上。
  “那就是说,我现在想要离婚的话,必须先向法院提交离婚申请,然后由法院来判决是吗?”
  “基本上是这样的。”
  “……”我心头一凉,这不是闹大了么?估计还没等法院判决呢,我就……
  “怎么了?”
  “……那个,法院一般都能判决离吗?还有,这判决要多久能下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