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KTV工作,见识了整个城市的灯红酒绿》
第529节

作者: 不戒V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天麒,来!”
  赵天忠对着我招了招手。
  我走了过去,“天忠哥,天义哥!”
  赵天忠表现的很热情,而赵天义则是象征性的对着我点了点头,我很清楚,这个时候,他的心里肯定很不爽,他们自以为自导自演的很出色,可殊不知我已经知晓了这里面的一切,现在跪在他们面前的三头替罪羊,说起来,还真是他娘的委屈。
  赵天忠看了看跪在面前的三个人,微笑的又将伍扬叫了过来,随即说道:“是他们吧?”
  我点了点头。
  那个叫着泰格的家伙鼻子上贴着纱布,眼眶脸颊有些变形,此时看到伍扬走过来,忍不住抬起头,不过,眼神跟伍扬交汇的一刹那,又赶紧将头低了下去。
  没办法,这家伙很清楚自己跟伍扬实力的差距,昨天,伍扬是没有下黑手,要不然,他俨然活到现在?

  赵天忠狠狠的抽了一口烟,也没说什么冠冕堂皇的话,就慢慢的弯下腰,看着跪在中间的那个中年人,用英语缓缓的说道:“马拉穆,知道他是谁吗?”
  赵天忠指着我。
  那中年人抬起头,看了我一眼,最后将头低了下去。
  “他是我赵天忠的兄弟!”赵天忠一字一句,随即又微笑的说道:“马拉穆,你是天义的朋友,也算是我的朋友,可是,你知道你昨天晚上做了什么事吗?昨天晚上,差点有个小姑娘在你的酒吧受到伤害,你知道她是谁吗?”

  赵天忠再次蹲下身子,用手勾起了那个叫着马拉穆的中年人的头。
  那中年人张口,也用英语回应,“天忠哥,我错了。”
  “这不是错不错的问题,昨天晚上,华团青龙堂堂主唐劲的女儿唐小蝶,差点就被你们伤害了,唐劲啊,他是谁?他是我赵天忠这辈子最佩服的人,她的女儿要是出了什么事,我赵天忠一死都不足以谢罪,你懂吗?”
  马拉穆不住的点头。
  赵天忠看上去比较的激动,他突然又站了起来,他把我拉到马拉穆的面前,再次说道:“唐小蝶,还有我的兄弟陈天麒,昨天晚上,在你的黑暗地带,都差点死在那里,你说,我要怎样处置你?”
  这王八蛋说着话,突然一脚就踹在马拉穆的面门上。

  马拉穆闷哼一声,躺在地上,鲜血长流。
  我操,这不是演戏吗?动真格的?我忍不住撇过头看着赵天忠,这家伙,拍戏不NG的嘛?也不用找替身演员?
  我有些感叹那个马拉穆的职业精神了。
  赵天忠做完这一切,气冲冲的走回到自己的座位旁,从下面抽出一把刀,一下子放在我的手上,“天麒,这里交给你了,你想干嘛就干嘛,不过,念在他们都是天义的朋友,你稍微手下留情一些,这样,一人一条胳膊,够吗?”

  他冲着我抖了抖眉毛。
  你大爷的,你当老子是杀猪的啊,挥手给我一把刀,让我卸掉别人三条胳膊?
  的确,泰格这王八蛋昨天差点要了我的命,如果昨天晚上我手中有刀,我会毫不犹豫的对他展开攻击,可是,今非昔比,真要我陈浩拽着刀砍掉别人的胳膊,没有深仇大恨,我绝对做不到。
  更何况,我很清楚今天的环境,今天,老子是来看戏的,不是来演戏的。
  我转过头看了一眼赵天义,赵天义皱着眉头,始终没说一句话。
  我在想,这三个家伙,应该都是赵天义的心腹,要不然,也不会安排在黑暗地带那种紧要无比的重地了。
  现在,赵天忠为了取得我的信任,为了让我相信黑暗地带只是一个寻常的下三滥酒吧,就特意的找来了这些人,赵天忠没什么,赵天义自然心里不爽了。
  不过,为了他们的大事,三条胳膊,自然也就是小事了。
  我拽了拽手中的砍刀,的确,很锋利,砍掉一只手,轻而易举,我假装咬咬牙,然后慢慢的走向泰格,泰格见我冲着他走来,明显的身子一愣,他全身不由自主的哆嗦的一下。
  我抬起手,用手指试了试刀锋,然后慢条斯理的说道:“天忠哥,这刀,挺锋利的。”
  赵天忠对着我点了点头,神情严峻。
  我走向了泰格,我慢慢的蹲下身子,我拉起了他的右手,拽着他的手腕,提了起来,一边提,我一边用英语说道:“昨天晚上,你这手,可是差点要了我的命啊!”
  说着话,我将刀放在了他的手臂上,然后突然一把扬了起来。
  那泰格到底也是条汉子,可还是吓的猛然闭上了眼睛,甚至于被我拽着的手臂也是拼命的一扯想要躲避。
  这些,都是人性的惯性使然,我理解,我完全能够理解。
  不过,我扬起来的刀并没有砍在他的手上,而是在半空我就停住了,我放下了泰格的手臂,然后看向了不远处的一个木凳,我提了过来,放在泰格的面前,一刀狠狠的劈了下去,木凳在刀锋的切割之下顿时分成了两半。
  我扬起了砍刀,转过头,看着赵天义,“天忠哥,我陈天麒福大命大,毕竟还没死,既然他们三个都是天义哥的朋友,这事情,我想就这么算了,毕竟,我刚才也砍了,只是,我陈天麒的准头不行,砍到凳子上去了。”
  我清楚的发现赵天义似乎松了一口气,而赵天忠这个王八蛋,还在继续着他的表演,“天麒,不用给天义面子,这三个王八蛋,昨天错的太离谱,要是你跟小蝶昨天晚上出了什么事,我赵天忠还有脸在温哥华混吗?”
  “好了,天忠哥,我们中国有句古话,不知者不罪嘛,他们也不知道不是?”说着话,我转过头,用英语对着马拉穆说道:“对吧,朋友,以后,我去你酒吧,你可不能收我的钱!”
  在我没来这里之前,赵天忠肯定交代过他们三个,如果有必要,断手就他娘的断手,所以,间接的来说,这一次,是我饶了他们三个,见我如此一说,那马拉穆不住的点头,“随时欢迎,随时欢迎!”
  赵天忠没想到我会说出这样一番话,笑了笑,“天麒,你果然大人有大量,只不过,那种酒吧,那里符合你的身份啊。”
  说着话,赵天忠又拉着我,走到马拉穆的面前,“他叫陈天麒,眼下温哥华最火的KTV跟酒吧都是他在管理,知道吗?”

  王八蛋,就怕老子再去黑暗地带,不过,我已经没有去那里的必要了,他们怎么可能知道,他们的心腹耗子已经成了我的专线了。
  马拉穆捡回了一条手臂,此时只会点头跟摇头,根本就不敢说话了。
  赵天忠的这番表演,也到此宣告结束,在我看来,这种表演的专业水平,烂,他娘的烂到家了,跟我陈浩比,简直就拿不出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