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卜食——一只在现代被残忍猎杀的狼穿越到人类社会,她该何去何从?》
第104节

作者: 公子曰1986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7-05 09:04:00
  第七二章 龙章凤姿被催亲
  淳于府的马车到达长公主府时,门口已经人声鼎沸了,各式各样的马车占据了门口大片的空间,人流如织,看来,这次的宴席还真是不简单。
  因为前方堵塞,紫琅就准备带言哥下马车步行,这时有公主府的仆从迎了过来,点头哈腰地向紫琅行礼,然后接过车夫手上的缰绳,亲自把马车牵了过去。
  马车所到之处,其他的马车都恭敬地退到一边,坐在车里的主子也下车行礼,阶级社会的等级就是如此的鲜明,特权阶级就是特权阶级。

  马车直接行到门口才停了下来,紫琅率先下了马车,言哥扶着幽枝的手下了马车,然后立在她的身边,神情平淡,面对周围屈身行礼的人竟然毫不慌张,紫琅在心里暗暗地点了点头,公主府的门口蹲坐着两尊麒麟,神色凶猛威严,让人进而生寒。
  门口的小厮看到紫琅紫琅之后,立刻高声唱和:“轩骊侯到!”
  从旁边立刻出来两位亭亭玉立的侍女,白色的侍女服让他们看起来清丽脱俗,在这个炎炎的夏日似乎能驱散浓烈的暑气,两位侍女都是蹲身一礼,声音似清泉:“侯爷请。”
  日期:2017-07-05 09:04:39

  紫琅点了点头,就当先走在前面,一进门就迎面而来一阵凉爽之气,顿时消了大家一路沾来的暑气,浑身舒畅。汉白玉的地板让人感觉踩在云端,身体也似乎如云彩一样轻盈飘逸。地板两边是高耸云端的梧桐树,枝叶茂盛得肆无忌惮,阻挡了炙热的阳光。
  不时有丫鬟婆子经过,无不是止步行礼,等客人离开后才起身,修养礼仪皆是上层,长公主重礼仪是众所周知的,此次所见,看来并不假。
  随着侍女的指引,一行人穿过郁郁葱葱的花园来到一个荷花池。曲曲折折的荷塘里,铺满了翠玉的荷叶,零零落落的荷花点缀其间,袅娜多姿。树立的莲蓬,傲然挺立,随着微风轻轻地颤动。风乍起,荷叶随着河水浮动,就像是碧绿色的波浪,安抚着大家燥热的心灵。
  荷塘的四面都是高高低低的树,主人似乎格外爱梧桐,粗壮的树干显示着它们的霸道,案几直接被摆放在梧桐树下,并不整齐,交叉摆放。
  日期:2017-07-05 09:05:15
  丫鬟引着紫琅来到了位置上,几上已经摆好了瓜果和酒水,紫琅在垫子上坐下,立刻有丫鬟在她的身边又加了一个软垫,言哥屈身而坐,动作举止没有一丝胆怯。

  两位丫鬟就立在身边伺候,紫琅自斟自饮,是果子酒,不醉人,这样的热天饮用最是好。幽枝在一旁服侍着言哥吃水果,小孩子总是会喜欢这些的。
  不时的有人过来行礼,紫琅只是冷着脸点头,双眼恍惚地看着荷花池,这时一个身影直接地冲了过来,含着葡萄的言哥立刻长大了嘴巴,葡萄就这样滑入了他的喉咙,又引来一阵咳嗽。
  “快点,把本侯的榻几搬到这里来。”左安炫插着腰吩咐后面的侍者。
  可是,这一块的树荫已经被紫琅占了,如果左安炫要搬过来就只能坐在太阳底下了,侍者有点犹豫:“侯爷,这边没有树荫了,要不,坐在那边。”
  日期:2017-07-05 09:05:51

  左安炫低着脑袋看了看,偷偷地扫了一眼垂眸喝酒的紫琅:“就坐这,本侯就要坐在这里。”
  侍者无法,只能安排大家把几搬过来,随即向紫琅告罪:“侯爷,这.”
  紫琅只是扬了扬手:“无妨。”
  看着侍从们安排好了之后,左安炫就满脸笑容地在软垫上坐下,即使周身被炎热的太阳照着,也是傻呵呵得笑着。
  穿着粉色绣花衣服的丫鬟低头在屋外行了一礼:“禀公主,燕王和晋王求见。”

  过了一会,屋里的丫鬟撩开了帘子,一阵香味袭来,分外地舒心:“两位王爷请进。”
  丫鬟退到一边,身后走出两位具是龙章凤姿的男子。燕王貌柔心壮,音容兼美,白类美妇人;晋王则器彩韶澈,才武而面美,只是棱角分明的脸颊在黑袍的映衬下格外的冷峻。
  日期:2017-07-05 09:06:24
  俊美的王爷,让伺候在一旁的年轻婢女都不自觉地红了脸颊,丨春丨心荡漾。

  “见过姑姑。”燕王和晋王俯身一揖。
  房屋的中央立着一个造型别致的香炉,清香寥寥,阵阵的青烟缓缓地升起。屋内的摆件和家什无不精致高雅,榻上斜斜地卧着一位四十来岁的妇人,身穿褐色的广袖长袍,气势非凡,梳着凌云髻,有巍峨瞻望之状,再饰各种金钗珠宝,高贵华丽。她慢慢地张开一双眼睛,虽然温柔却有让人无法忽视的高贵,天朝的长公主,定然是独一无二的,双唇轻启:“哼,吾若不亲自相请,你们是否就不入这公主府了?”

  “不敢。”两位王爷把腰弯的更低了。
  长公主在丫鬟的搀扶下,慢慢地坐起了身:“哼,翅膀硬了,你们有何不敢?”
  两位王爷一同噤声了,不再说话。
  长公主这才扬了扬如皓月一样的手:“赐坐。”
  日期:2017-07-05 09:06:48

  两位王爷这才敢小心翼翼地在椅子上坐下,可是背部依旧绷得笔直,不敢有丝毫的放松。
  长公主端起几上的茶水润了润喉,才看向宇文壬:“最近京城的流言,吾也听闻了几分,可是属实?”
  宇文壬则立刻从椅子上站起来一揖:“的确属实。”
  长公主用眼角扫了他一眼,然后转头看向一旁的妈妈:“轩骊侯来了没?”
  妈妈俯身回答:“到了,已经在荷花池那边了。”

  长公主点了点头,复又看向宇文壬:“若是属实,你的那些腌臜事情赶快处理干净,轩骊侯毕竟是有封号的,陛下那里总归是说不过去的。”
  “是。”一身袍子的燕王红了脸,更加的俊俏了。
  “好了,你坐下吧,介之呢?”长公主嘴角含笑地看着晋王。
  宇文偃却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恩师交代过,不到而立之年,不可成亲。”

  日期:2017-07-05 09:07:19
  坐在榻上的长公主笑了笑:“罢了,罢了,吾就等你而立之年再催促,只是今日,子美的事情是要定下的,呆会吾倒要看看,这个轩骊侯到底是何种人物,竟然能夺了子美的心。”
  宇文偃面无表情地坐在一边,没有人能看清楚他到底在想什么。长公主的话却让宇文壬的脸不自觉地红了,又引起长公主的一阵调笑。
  这个时候一个娇俏的声音响起:“母亲,偃哥哥来了没有?热死了。”
  人未到,声先至,除了公主府的昌平郡主,还能是谁。咋咋呼呼的昌平君主一撩开帘子就看到了宇文偃,马上跑了过去:“偃哥哥,你已经到了?我可在门口等了很久呢?”

  长公主却不悦地看了看昌平郡主:“妈妈们教的礼数都忘记了吗?”
  昌平君主看了看首座威严的母亲,吐了吐舌头,这才有模有样地给两位王爷见礼:“见过两位哥哥。”
  一旁的宇文壬却笑了:“你的眼里任何时候都只有五弟,何时容得下我这个哥哥呀。”
  日期:2017-07-05 09:07:47
  昌平郡主立刻嘟起了嘴唇:“壬哥哥,你笑话人家。”

  长公主却开口了:“昌平。”
  昌平只好扭着身子不甘地走到长公主的身边,安安静静地立好,长公主这才点了点头:“你们兄弟几人已经进京一月有余,齐王他们俱已成家,也不用吾操心,你们两人呢?皇家子嗣的重要性,吾不再累述,你们也能知晓,即使现下不愿成亲,也应该留下血脉。”
  “谨尊姑姑教导。”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