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88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听着,很难过,我使劲的捂着张奇的肩膀,我说:“他中枪了,我们得去医院,得去医院,这里离木姐最近。。。”

  齐老板看着张奇,他咬了咬牙,坚定的说:“张奇,撑着,只要你撑到了南坎就没事了,南坎我有人,有医生,我们不能回木姐,为了你大哥着想。”
  我听着齐老板的话,我哭了,我觉得他这个时候商人的本性才表现出来,自私自利,为了自己的安全,宁愿让张奇撑着,他能撑多久?一个小时?我感觉他撑不到。
  我刚要说话,张奇就抓着我的手,说:“飞哥,我能忍,我能忍。。。”
  我看着他渐渐苍白的嘴唇,我的眼泪就不停的掉,我咽了口唾沫,我看着田光他们,他们也是脸色苍白,给了我一个妥协的眼神。

  是的,我们没有办法回木姐,不管是不是坤桑干的,我们都不能回去,劫我们的人不可能这么轻易就算了,既然事熟人,他们肯定知道我们会去那里,万一他们还在木姐等着我们,那我们回去就是自投罗网,所以,我们必须绕道去南奇。
  我紧紧的握着张奇的手,我说:“撑住。。。”
  车子终于不在颠簸,开了二十分钟的车,终于走到了平缓的道路,柱子的开车技术很好,他在山路上都开到了六十迈,提前了二十分钟到达公路。
  我紧紧的握着张奇,他已经闭上眼睛了,嘴巴干渴的一张一合,起皮的嘴唇看着很恐怖,田光跟田老五也好不到那去,两个人都脸色苍白,车子里的气氛很沉重。
  “喂,啊力,给我找私人医生到我家里来。。。
  “南坎的家,对,快点,我们大概二十分钟会到,准备好药,有人中弹了。。。”
  齐老板吩咐了一通,然后挂了电话,他擦掉头上的汗,说:“忍住,会没事的。。。”
  没有人说话,全部都在忍着,我闭上眼睛,祈祷着,我不希望张奇出任何事,他是我长这么大唯一交心过命的兄弟,虽然认识不久,但是我们已经经历了很多次拼搏,我希望他还能跟我走下去。。。

  二十分钟很漫长,但是还是捱过来了,车子停到了一所偏僻的独栋别墅前,我们下了车,齐老板将箱子抱的很紧,然后去砸门,狗叫声打破了宁静的夜,过了一会,我看到一个女人打着手电来开门。
  “哎哟,死鬼,你怎么这个时候来,都是血,怎么了?”
  “别废话。。。”齐老板叫了一句,把大门打开,柱子把车开进去。
  车子进来之后,柱子下车,打开车门,说:“光哥,到了。。。”
  田光想要下车,但是已经没力气了,柱子二话不说将田光还有田老五给弄了下去,他架着两个人,没有管我,在他眼里,田光跟田老五是最重要的。
  我看着张奇,我没办法,我只好把他背下去,但是我太累了,太疲倦了,背了几次都没背动,齐老板就更不堪了,他或许事好日子过的太慵懒了,走路都是问题,但是他还是帮了我一把,将张奇抽到我肩膀上,我咬着牙,将张奇朝着屋子里背着。
  到了屋子里,我将张奇放在沙发上,累的喘气,这个时候,外面又来了一辆车,齐老板走了出去,很快就请进来几个人,一个男的,三个女人的,他们一进门,就开始工作。

  我看着,是医生,说的是缅甸话,我听不懂,事齐老板在交流,很快,这个医生就把张奇的衣服用剪刀剪开,然后护士打了一针麻丨醉丨。
  我看着有点心惊肉跳的,真是简单粗暴,没有剂量,没有测量,什么都没有,直接打麻丨醉丨取子丨弹丨,缝合,真的很疯狂,但是,我没有讲究什么,现在能救张奇的命才是最重要的。
  我呆坐在地上,什么忙也帮不上,田光跟田老五都在缝合,我靠在墙壁上,很累,很疲倦,这种日子不是我想要的,但是我却卷入进来,真的,没有办法,我知道将来还会有更多的危险,这只是一个开始。
  赌石的道路本来就充满了惊险,我不能后悔,我告诉我自己,我不能后悔。。。
  我的眼皮很重,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迷迷糊糊的,我被一阵争吵声吵醒。
  “你干什么?带这些人来家里,很危险的知道吗?”

  “闭嘴,都是我朋友,把屋子收拾干净,不想住,你给我滚。。。”
  我睁开了眼睛,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躺在沙发上了,我赶紧的起来去看张奇,他的脸色依然苍白,一袋血袋在吊着,不过还好,还活着。
  我看着田光他们,都无力的看着我,柱子说:“他走运,子丨弹丨没有打到心脏,只是卡到骨头里了,而且是他的废手,不用担心了。”
  我听了之后就松了一口气,这个时候齐老板过来了,说:“我已经安排好车了,什么时候回去?”

  田光说:“越快越好。。。”
  齐老板看着张奇,没有多说什么,我们几个走了出去,我拿着血袋,柱子扛着张奇,上了一辆宽敞的越野车,准备完了之后,我们才开车离开这栋别墅。
  从南坎到姐告,一个小时都不用,齐老板说:“我们入境,会被收费检查的,枪伤会被抓的,我们也会被调查,所以,入境的时候,必须把血袋给拔掉。”
  我听了,就皱起了眉头,张奇还不知道怎么样,如果拔了,实在是太危险了。
  但是没有办法,不想被抓,我们只能拔掉血袋,过了十几分钟之后,柱子停下车,齐老板把血袋给拔了,直接从窗户外面丢到公路上,然后个张奇盖上了西装,田光跟田老五也装睡。
  很快,我们就到了入境口,我心里很紧张,我看着柱子不漏声色的打开窗户,拿着一张收费卡给收费员。
  日期:2017-07-08 06:1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