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86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脑子里只能想到这些,但是我看着料子,绿是绿了,但是底张有点差,没有达到冰糯,只能勉强算是糯种,但是这已经不错了,已经算的上事极品了。
  这突然来的惊喜,让很多人都没有反应过来,比如田光他们,他们几个只是有点奇怪的看着我们,觉得我们有点像是神经病。
  我急忙拉着田光,我说:“光哥,看到这条绿色了吗?虽然他只有五厘米宽,十厘米长,接连一斤都不到,但是他比黄金贵,跟羊脂白玉差不多价钱,大概在三十万一克,三十万一克,你知道什么概念吗?”
  田光抓着我,他脸上终于露出了笑脸,他没有说话,或许在计算,但是显然他的数学不好,还没能算出来。
  齐老板笑着说:“我第一次赌出帝王绿啊,这种料子百年难得一见,市场上更是一克难求啊,多少人梦寐以求想要赌出来帝王绿,没想到被我们歪打正着给赌出来了,现在三十万一克是跑不掉的,这块帝王绿可惜了,只有一斤都不到,我看挖出来最多也就三百克,可以打十几个蛋面帝王绿的戒指,要是冒险一点,可以打两个牌子,但是不管怎么样,咱们这是一刀九千万,九千万啊,厉害,真是厉害。”

  “九千万。。。这一刀九千万。。。”
  所有人都不可思议的看着我,田光还算镇定,只是笑的合不拢嘴,而田老五已经疯了一样,把我给扛起来,不停的转圈子,我哈哈大笑,非常的爽,感受着风,我像是要飞起来一样,真的非常的爽,我现在终于知道从地狱到天堂事什么感觉,真的,真的非常爽。
  “恭喜啊田光,这块料子我说要入股的事,你考虑一下,一成就行。”
  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到了刘东的声音,他笑着看着田光,但是田光没有给他笑脸,而是摇了摇头,田老五把我放下来,说:“妈的,你要脸吗?”

  刘东笑了一下,说:“沾点喜气,何必生气呢?”
  田老五正要发火,田光从口袋里拿出来一个红包,包了一万块给他,说:“恭喜发财。”
  刘东看着红包,眼神变得恶毒,他把红包收起来,说:“谢了田老板,回见。”
  他说完就恶狠狠的走了,田老五骂了一句,“狗日的。。。”

  田光说:“;老五,不要跟赌鬼生气,他会发疯的,而且,这里是国外,不管我们谁有理,打起架来都是我们的错,都不会有好果子吃的。”
  齐老板点了点头,说:“光哥说的对,好了,不说这些了,这块料子算是赌赢了,大赢啊,邵飞,你好样的,今天就到这了,咱们大获丰收,我们回去把料子处理了,然后在分钱,怎么样?”
  田光点了点头,说:“可以,这里是国外,不安全,我们尽快先回国再说。”
  齐老板点了点头,这个时候,我看到坤桑进来了,他笑着说:“齐老板,听手下说,你开了帝王绿,是不是真的?”
  “是啊,多亏了邵飞兄弟坚持,否则这块料子就废了,不但损失上千万,还浪费了一块宝玉啊。”齐老板兴奋的说。
  坤桑想要接过来料子,但是齐老板没给,而是拿着让他看,坤桑看了一眼,眼睛就瞪直了他说:“我玩石头十几年了,还是第一次看到帝王绿,没想到在我的店里面开出来的,真的,让我有点惊讶啊,羡慕,羡慕啊。”

  齐老板笑了一下,说:“运气,邵飞的运气,坤桑,我们有了收获,就不多留了,还是老规矩,我要两千万的货,各大场口的都要,你走南坎路线从姐告入境,到时候我会去接,货到付款。”
  坤桑点了点头,说:“请,我找人送你。”
  齐老板点了点头,然后把料子交给自己的手下,然后在坤桑的带领下,我们离开了寨子,出了门,我们就看到一辆面包车在等我们了,还是那辆面包车,我四处看了一眼,妈的,在半山腰上,这个坤桑真的会做生意,这么小心,鬼会想到这么隐秘的半山腰上会有一家赌石场呢?
  我们上了车,还是很挤,浑身都感觉油腻腻的,但是我们都很开心,齐老板说:“这次大获全胜啊,一千六百万赌了一个亿,邵飞,这块料子,你能分到九百万,加上之前那块料子的两百万,你也分到了一千一百万啊,你投资不过才六十万,这个投资钱,当是红包了,我给你免了。”
  一千一百万,这个数字让我有点头昏眼花的,我真的没想到这次能赌的这么大,真的是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啊,这才多长时间,我就拥有了两千万的财富。

  我说:“齐老板,不必了,做生意投资要正当,不用免,红包嘛,你还是包给张奇吧,他也辛苦。”
  “自然的,少不了张奇的,哈哈,张奇,以前觉得你吊儿郎当的,没想到你还真有点本事,我给你包个二十万的大红包,奖励你。”齐老板笑着说。
  张奇无所谓的撇撇嘴,我说:“还不谢谢齐老板?”
  张奇苦笑了一下,说:“谢谢齐老板。。。”

  齐老板点了点头,对着田光说:“光哥,你也分了不少,至少能分三千万,加上之前的料子三千五百万不是问题,扣掉成本,至少也有三千万了,算是以小博大了。”
  田光说:“齐老板赚的最多,但是投资的也多,回去之后,齐老板得请客。”
  “一定,到时候我在五爷的饭店定位置,你们都要去。。。”齐老板说。
  他刚说完,突然传来一声清脆的声音,我们还没来得及反应,突然感觉车子失去了控制似的,朝着路边撞了过去,我顿时感觉一股巨大的惯性,直接扑了上去,一头撞在了车子的后玻璃上,我感觉脑袋深疼,一股热流流了出来,我伸手一摸,是血。。。
  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只能闻到一股刺鼻的味道,突然,我看到外面一片灯光,紧接着就是一阵枪响,我吓得急忙捂着头趴在车里。
  “妈的,我们被埋伏了,光哥小心,不要露头。。。”柱子小声的说。

  我们所有人都趴在车里,没有人在说话,我看到齐老板的一个保镖拿出一把枪丢给柱子,然后将车子上的碎玻璃捅开,朝着外面开了一枪,但是就是一枪,这个汉子脑袋上就多了个窟窿,瞬间仰头失去了性命。
  我看着他的脑袋,烂了一个巨大的窟窿,眼睛睁着,很恐怖,真的很恐怖,我第一次看到这么恐怖的事情,心里有点震惊,如此近距离的面对死亡,没有人能安静下来。
  “关灯。。。”
  柱子急忙把车灯给关了,瞬间,整个车厢陷入了黑暗,我们的生死也瞬间变得变幻莫测起来。。。

  这里是缅甸,这里很黑,很暗。。。
  我不敢喘气,看着外面一排排晃眼的强光灯,我心里很害怕,车里所有的人都在屏气凝神。
  “刷刷。。。”
  一阵阵脚步声从路边的草丛里传了出来,我们之前的喜悦,被这些脚步声给踩碎,我们知道有人来了,很多人。

  柱子说:“东边十个以上,西边五个,前面有一个人拿枪,缅甸控枪,所以,我肯定来的人应该没有枪,老五,你保护光哥,我先去把拿枪的人干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