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84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听了就笑了一下,我说:“老帕敢场区的料子都很贵,因为稀少,一些普通的料子也是天价,会卡跟木那的料子都是论克来卖的,上百公斤的就是要上千万了,这还是赌石的蒙头料子,要是开窗的料子还得翻倍,想要赢的多,成本也大。”
  齐老板笑了笑,说:“都是赌,何必赌小不赌大呢?”
  我点了点头,他说的也是,所以,这次赌,我就先挑场口,选几个好一点的场口,齐老板直接拉着我到另外一个棚子,他说:“我每次都会先到这个棚子逛,这里面的料子,就是老场口的,你看,这一列就是会卡的料子。”
  齐老板指着一排料子给我看,料子基本上都是灰白色的,应该是头层的料子,会卡上层的料子有黄色沙砾层,多为大象皮、灰白色、翻砂、种老、常常出高色料子,头层的料子现在已经非常稀少了,内地是基本不多见了,而且这里的料子一看都很大,都是十几公斤,二十几公斤的,还有一块一百多公斤的,有小半米高。
  我一看这块大料子就动心了,赌石的人看到大料子都会动心,因为在看到的同时,已经在想着出料子有多少了,同样一块石头,小料子你在怎么切,他就那么大,但是大料子不一样,他那么大,切了一块没有还可以切,知道粉碎,但是一般人都不会赌大料子,因为大一斤贵一倍,这就是赌石行情。
  我蹲下来看着料子,一百二十公斤,灰白的皮,我伸手摸着皮壳,细腻的很,而且翻砂,我打灯往里面看,很透,但是我笑着说:“齐老板,你不怕在切出来一个水沫子?”

  有了几次切会卡料子的经历,我们都有些心有余悸的,齐老板说:“赌赌看,万一走了狗屎运呢?是不是?”
  我点了点头,我说:“就赌这块大料子怎样?”
  齐老板听了,有点惊讶,说:“一百多公斤的会卡料子,得好几千万了吧,这是一次赌大啊。”
  我点了点头,我说:“还是先问问多少钱吧,咱们在做研究。”
  齐老板点了点头,招了招手,负责这块区域的人过来,齐老板问:“这块料子多少钱?”
  负责任看了料子,又拿着平板输入号码,然后很快找到了料子,他说:“老板定的价一千五百万。。。”
  我听了还是很震惊,便宜,齐老板的那两块会卡料子不大,才几十公斤,就要上千万了,这块两百多斤,才一千五百万,不得不说,要是能把缅甸的料子全部都运到国内,想成为首富不难。
  齐老板看着我,问我:“料子一千五百万,虽然不贵,但是也算是大赌了,怎么投怎么分?商量一下吧。“
  我笑了一下,我说:“我只有五十五万,投五十万,留五万,整数好算。”

  田光说:“我投四百五十万吧,剩下的,就看齐老板的了。”
  齐老板点了点头,说:“那就这么定剩下的一千万我来出,我占六,田光三,邵飞一,只能这么分配了,不过邵飞,这块料子你有多大的把握?”
  我听了之后,就看着料子,说实话,这块料子我的把握不大,但是眼缘好,我第一眼看到这块大料子就心动澎湃的,我不知道事先入为主的观念还是冥冥中的缘分,所以不好说。
  赌石第一眼很重要,精心挑选有时候也比上第一眼的缘分,我第一眼看到这块料子,就让我有心情澎湃的心情,这说明,他有吸引我的地方。
  我看着料子,我说:“齐老板,怎么说呢,这块料子种老、肉细应该是跑不了的,害怕的就是切到一半就变种跑水,或者满是小裂,那就真的麻烦了!但是说不准还能赌出来一片绿,赌石这东西,谁说得准呢!”
  齐老板说:“你啊,又谦虚了,你要是看不准,谁还能看的准吧,料子就定了,我去付钱,你们准备好切料子。”

  我点了点头,齐老板就把卡交给负责人,我们在外面等了一会,就看着齐老板拿着单子走了出来。
  齐老板让人把料子抬进去,这块料子很大,需要两三个人一起用力,好不容易才抬到吊脚楼里。
  进了门,我就听到刘东不爽的,骂声:“妈的,赌差料子不出,赌好料子还不出,真怀疑这里卖的是不是石头,早知道这样,老子还不如去搓牌呢。”
  我们听着刘东的骂声,没有理他,这个时候他看着我们进来了,就瞪了我一眼,但是没有跟我说话,而是跟田光说:“田光啊,你运气不错啊,又看中料子?”

  田光点了点头,没打算搭理他,但是刘东却说:“兄弟,这块料子多少钱?算我一份,你小兄弟赌石挺厉害的,兄弟我今天输了两百多万了,有点急眼了,给兄弟我一个翻本的机会。”
  田光笑了一下,说:“对不起,咱们已经三家合伙了,不能在分了,下次吧。”
  刘东听了脸色有点难看,他说:“田光,给个面子,以后在瑞丽,你好混一点。”
  田光脸色也变得难看起来,他说:“呵,面子是相互给的,我给你面子,但是我不能薄别人的面子,所以我只能对不住了。”
  刘东擦了把脸,点了点头,没有说话,而是坐在一边,抽起烟来,但是却瞪着我,让我有点发毛。
  田光小声对我说:“别怕,这里他不敢动你。”
  我点了点头,没有怕, 只是觉得这个刘东有点邪,但是我没有理他,而是直接去看料子,张奇烟瘾犯了,不停的抽烟,之前给师父聊的火热,看我来了,就笑了笑,我们把石头抬上切割台,张奇问:“又他妈会卡的料子,老子看了三回,都他妈水沫子,飞哥,我看磨皮,磨出来翻倍咱就别切了。”
  张奇的话说的很对,会卡的料子越磨越值钱,越切越垮,但是这次我想切,因为我感觉能出大的,虽然越切越夸,但是我就是想反其道而行,说不定能赌一次大的呢?
  我说:“大料子一般都不磨皮,直接切,但是得理片,懂吗?”
  张奇点了点头,说:“我懂,别小看我,理片不就是切成一片片的吗?跟他妈的生鱼片是一个道理。”
  我点了点头,就是这样的,大块的石头,无论怎么切,都会有一定的范围,切成一片片的,方便观察更方便以后打造成品,这是赌石的人常做的惯例,所以这次我就要理片。
  张奇问我:“从那切?”
  我看了看石头,料子事椭圆形的,像是土豆,我说:“从头吧,把盖给我开了,先看看情况。。。”
  张奇点了点头,把切割机拉下来,咬着烟,然后使劲一按,顿时火花四溅,我们都站的很远,我没有多紧张,可能是越来越习惯了,我看着齐老板跟田光,还是笑着脸,或许都是已经习惯了。
  料子的头并不是很厚,切了五分钟就给拿下了,张奇叼着烟,把切割下来的料子拿给我,我一看,突然心惊,觉得眼前一片黑,我草,怎么,怎么什么都没有呢?
  我急忙丢掉手里的料子,去看大块石头的切口,我一看傻眼了,顿时我觉得黯然失色,瞬间脸都绿了,里面竟然什么表现都没有,更不要谈什么种、水、色了,看上去就是一个砖头料!
  齐老板跟田光看到我的样子,脸色也变了,两个人走过来,齐老板看着料子,顿时皱起了眉头,嘴巴动了几次想要说什么,但是都没说出口。
  田光低声的问我:“料子什么情况?”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