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意中吃了一块狗肉,结果能听懂狗说话了》
第65节

作者: 推窗望岳V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龚世万勉强接了电话,一听,脸色大变:“什么,塌方?压着人没有,全关在里面了,我马上来。”
  他扯开步子就往外面跑,李福根是知道情由的,急忙也跟上去,段老太在后面叫:“怎么了,喝了酒再走啊。”
  李福根挥手:“可能出了点事,我跟去看看。”
  “出事了,我也去看看。”吴锋本来象只死猴子一样坐在一边,一听说出事了,立马跳了起来。
  跑到村外,龚世万直接上了他的宝马,虽然车后侧给撞凹了,但并不影响驾驶,李福根也跟着坐进去,吴锋涎着脸坐到了后面,龚世万也没空理他,一直在接电话,一下子居然没发动起来。
  李福根一看不对,道:“龚大哥,你打电话,我来开吧。”
  龚世万这会儿也顾不得客气了,让到一边,李福根给龙灵儿苦训了这些日子,到是有底气了,一下发动车子,开出村口,吴锋便告诉他往哪里走。

  在中途,龚世万就放下了电话,一脸惨白,两眼发直,嘴里不停的嘟囔:“完了,完了,这下全完了。”
  李福根先前只是大致听了一下,狗传过来的消息也比较简单,只知道是塌方,关了不少人,但看龚世万现在的情形,好象非常严重,他只好安慰龚世万:“龚大哥,你莫急,只是塌方吧,人关在里面了是不是,那没关系啊,挖开就行了,人不一定有事的。”
  日期:2017-11-11 01:01:50
  “哪有你说的那么轻松。”龚世万没回答,吴锋却插口了:“我们这边的煤矿,有瓦斯的,不过轻一点而已,不塌方,送得进风,就没事,但如果塌方了,尤其是压死了风筒,风送不进去,最多半个小时,里面的瓦斯浓度就会毒死人,我之所以不下井,不是懒,就是怕了个瓦斯。”
  他越说,龚世万脸色越不好看,李福根忙打眼色让吴锋莫说了,心下却暗暗摇头:“要是有瓦斯,那就麻烦了,唉,这些煤老板啊,看着一个个腰缠万贯的,其实也不容易。”
  煤矿不是很远,说话间就到了,人围了不少,龚世万不等车停稳就跳了下去,一问,两腿一软,就坐倒在地。
  吴锋本地人,没他不熟的,两句话就问清楚了,井下共有十一个人,突然塌方,把整个巷子堵死了,塌的是中段,里面可能没塌,人暂时应该是没事,可正如吴锋说的,龚世万这矿,有瓦斯,虽然浓度不大,但巷子一塌,巷道密闭,最多最多,一个小时,里面的人就会给毒死,而塌方的情形很严重,巷子又比较长,别说一个小时,就有大型机械,四五个小时也未必抢得通。
  一个结论,里面的人,死定了。
  现在安全事故抓得严,死一个两个,或者还能遮掩过去,一下子死十多个,那没得说,倾家荡产已经是最轻的了,龚世万这个老板铁定要坐牢,弄不好甚至有可能是死刑。
  看着瘫坐在地下,形如死人的龚世万,李福根心中不自禁的感概,刚刚还是腰缠万贯的大老板,买车还要买进口的,修一个车,都能赔得普通人家倾家荡产的,结果眨眼之间,他自己却完蛋了,而且没有任何人救得了他。
  事实上,这时候已经有矿工家属闻讯赶过来了,现场已经是一片哭叫之声,有的已经在指着龚世万大骂了,只是暂且人还没死,没上来揪打他,真要见了死尸,这十多户家属,只怕会把龚世万给活撕了。
  李福根心中有些惨然,却听到狗叫,他出了人群,一条老麻狗跑过来:“大王,那些人不会死,有另一条老巷子其实可以进去的,他们可以从那边出来。”
  李福根又惊又喜:“你说的是真的,你怎么知道的?”
  老麻狗解释,原来这边小煤窑多,到处挖,山上挖,山下挖,左边挖,右边挖,新矿压老矿,旧矿压陈矿,经常就有互相挖通的,挖通了老矿老巷子怎么办?简单,打个栅栏封一下,自己继续往前挖,土话叫做打补丁。
  龚世万这个矿,中途就打了好几个补丁,其中有一个,前不久才打上,差不多到了巷子底,巷子中途虽然压塌了,但只要打开这个补丁处的栅栏,里面的人就可以绕出来。
  那么麻狗为什么知道呢,却原来昨天它追一只兔子,一直追到那个补丁处才追到,亲眼看到了巷子里运煤进出的人。
  “那现在那个补丁处压塌了没有,你确定可以从那里出来吗?”
  李福根虽然兴奋,但还不敢确定,龚世万这个样子了,可不能开玩笑。

  “我去看看。”老麻狗转身就跑了出去,射箭一样,狗都是这个性子,碰到一点点事,就特别兴奋。
  没几分钟,老麻狗就回来了,跟李福根道:“大王,可以进去,补丁处没压塌,我听到里面的人在哭喊呢。”
  日期:2017-11-11 01:02:17
  “即然补丁处没压塌,里面的人怎么不从那里出来?”李福根惊喜之下,生出个疑问。
  “那怎么可能。”老麻狗摇头:“这山都挖空了,到处是巷道,天知道补丁处的巷子通哪里啊,一个不好,闯到积了瓦斯的老巷子里,那就是找死呢,没人敢去乱闯的,一般就是封起来,不可能想到后面还有出来的路。”

  它说得有理,李福根不敢迟疑,立刻回来找龚世万。
  龚世万跟个死人一样,李福根叫了两声,他直着眼晴,根本不会应,李福根急了,他为自己的事,往往畏缩迟疑,为别人的事,到是杀伐果断,扬起巴掌,啪的就在龚世万脸上重重的抽了一巴掌。
  龚世万还真给他一巴掌打醒了,眼珠子转动两下,看清是他,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根子兄弟,我完了呀,哥哥我完了呀。”
  “没完。”李福根果断的打断他的哭叫:“巷子里面有一个补丁,有一道路,可以进去,不过里面的人不知道,只要去个人,告诉他们,打开栅栏就可以出来了。”
  “真的?”龚世万是矿主,这样的小煤窑老板,虽然不亲手挖煤,但也经常下井看看的,而且龚世万最初也就是个挖煤的出身,矿井里的事,他自然是知道的,一听李福根说得活灵活现,他一下就跳了起来:“根子兄弟,你说真的?”
  “拿两个矿灯,跟我来。”
  李福根还是担心里面,怕瓦斯浓度大了,那即便打开栅栏,人死了也白搭,所以根本不跟龚世万废话,边上还有工人,推煤出进,也要戴矿灯的,李福根随手扯过两只,拉了龚世万就走。

  老麻狗带路,就从旁边不远处一个废矿井里钻进去,其实不远,不过拐了几个弯,中间又还绕过另一条废巷子,前后不到一百米,只是七绕八拐的,还好有老麻狗带路,龚世万也不管这些了,死死跟着李福根。
  到尽头,果然有一处栅栏,栅栏里面,一片哭叫声。
  龚世万却是喜出望外,拿灯往里一照,大叫起来:“老张,张矿长,从这边可以出来,快从这边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