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81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看着那条照射出来的绿色的带子,确实很绿,但是我皱起了眉头,我觉得不可能,白蟒下面不可能有绿,这个绿色更像是雾,我说:“我爸爸的研究资料里说过,在翡翠砾石的近表层形成一层厚度不等的灰绿色、暗绿色的次生绿色层,行内称为“绿色雾”,“绿雾”在聚光电筒的光线照射下会表现出绿色来,如是错误地将所看到的绿雾颜色当作翡翠原生的颜色来看待,那赌石必赌跨无疑,黑乌沙本来就有一层泥壳,怎么可能一照就能看到绿呢?所以我相信,这条绿肯定是绿色的雾。”

  我的话让两个人都不怎么高兴,桑坤就说:“真是愚蠢的小朋友,齐老板,你要不要赌?”
  齐老板听了,就皱起了眉头,他说:“我倒是想赌,但是没有一亿那么多啊,最近输的有点惨。”
  桑坤说:“我们一人一半,五千万总有吧?”
  齐老板还是摇了摇头,说:“最多两千万。。。”
  齐老板当然不止能拿出来两千万那么简单,他的预算至少有四千万,只是他不想一次砸到这块料子上,因为黑乌沙十赌九垮他也是知道的,赌一半看运气,万一中了,就是十亿美金,而桑坤的面子他又不能不给,所以这个贪心加面子让他还是想赌一次。

  桑坤听 ,就考虑了一下,说:“好,我就赌一次,我从来都不喜欢在自己店里切石头,但是为了让小朋友你长长见识,我今天就切一次,我就从蟒带切,让你看看什么是蟒下必走绿。”
  我听着没有说话,桑坤是来脾气了,看来被我气的不轻,不过他还是讲道理的人,我看着桑坤叫人进来,十几个人要抬着石头上切割机,我立马就阻止了,我说:“齐老板,料子,我们就不参与了。”
  齐老板听了,有点惊讶,说:“你就这么不看好这块料子?”
  我点了点头,我说:“料子没有可选之处,而黑乌沙又十赌九垮,所以何必冒这个险?我建议,你们先开一个窗,不必切,这可是几亿的料子,而且,开窗之后,能看到里面的肉质,就能更好的判断到底是不是好料子,而且,不影响第二次出售。”
  齐老板听了,就皱起了眉头,跟桑坤说:“兄弟,不要这么冒险,我们就先开个窗。”
  桑坤听了,气的掐着腰,但是他没有急着做决定,考虑了一会,突然看着我,问我:“小朋友,你觉得这个窗口应该从哪里开啊?”
  我听了就笑了,我说:“用蟒带自然从蟒带上开,如果蟒带下面都没有色,那这块石头就没有赌头了。”
  坤桑点了点头,说:“那开窗机来,我亲自开。”
  一个人走了出去,很快拿了一把切割机进来,坤桑接了电,然后打开了机器,他把砂轮放在石头上开始打磨,瞬间石头跟砂轮摩擦,火花四溅,过了一会,石头的蟒带下面开了一个巴掌大的窗口,当打磨机拿下来之后,所有人都看了过去,我一看,就笑了一下,黑的,没有一点绿,完全是炭黑,还不是乌鸡种的那种黑,上面还带着一点小孔的点,应该是“苍蝇屎”,就是肉质粗大造成的气孔。

  看到这个窗口,两个人都站在当场,愣住了,没有人说话,过了一会,桑坤说:“妈的,差点瞎了眼。。。”
  齐老板头上都是汗,说:“还好没切啊,不过,开了窗,只怕还是得付钱啊。。。”
  坤桑看着我,眼神不善,他说:“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我说:“料子很奇怪,这个油漆泼的有点诡异,这块料子可能不是假的,但是有人开过山了,而且是拿锤子敲的,你把油漆给起掉,应该有个窗。

  桑坤听了,立马蹲下来,从背后抽出一把匕首,在石头上刮了起来,过了一会,他气的站起来,骂道:“妈的,这个王八蛋,送给我开山的料子卖,这不是让我坑人吗?妈的,气死我了。”
  所有人都有点傻眼,没想到这块料子已经是开过窗的,齐老板看着我,说:“邵飞兄弟,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我笑了一下,我说:“任何人都对这么大的料子心动,但是我确实是有阴影的,所以我不感冒黑乌沙,我仔细看过了,这块料子不像是假的,因为太大了,造假没必要搞这么大的料子,而料子的隐秘的位置有油漆,谁会把油漆喷在料子上呢?相信坤桑老板应该知道,料子越干净越好卖,所以有油漆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掩盖料子的缺陷,而之前你说的光,我看了,这才是我最终确定料子不行的因素。”

  坤桑听了,就有点纳闷了,他说:“怎么可能?我亲自看的,就是绿,为什么这反而是缺陷呢?”
  我笑了一下,我说:“?翡翠毛料上的“绿雾”是翡翠砾石近表层绿浓眉大眼石类粘土物质产生的一种次生绿色,不是翡翠本身的绿色,表现为灰绿色、暗绿或蓝绿色,颜色偏灰、偏暗,没有色根,在强光照射下颜色发散、变浅、泛白,可称为“见光死”,这块料子就是没有色根偏灰色,所以我让你开窗,而不是切,只要开个窗,直接就见光死了。”
  听了我的话,几个人都面面相觑,特别是齐老板,他简直是捏了一把汗啊。
  坤桑沉默了一会,说:“齐老板,让你见笑了,这块料子,我处理,你先出去玩吧,我要处理一点事情。”

  齐老板也没有多少,就点了点头,让我们一起出去,出了屋子,齐老板就搂着我的肩膀,说:“邵飞,你真的有本事啊,我啊,差点就损失了两千万。。。”
  我笑了笑,我说:“幸好坤桑老板也不是执拗的人,只是开了个窗,否则,这两千万真的拿不回来。”
  齐老板笑了笑,说:“是啊,但是恐怕有人要倒霉了,算了,这也不是我能管的事情了,邵飞,我们看料子,这一次,我全听你的。”
  我听了齐老板的话,就笑了起来,心里得意,不给你一点苦头吃,你还自己有小算盘,现在才知道我的厉害,我总算是在他心里彻底扎根了。
  我点了点头,齐老板带我去棚子下面,田光搂着我,说:“这里面有石头,有黄金,兄弟,把黄金给我找出来,拿出真本事吧。”
  我听了就很兴奋,现在他们都很相信我,我可千万不能丢人,我得拿出一点本事来。
  我看着料子,在棚子里走,料子都是码好的,个头相同的放在一排列,我看的是大料子,但是赌石不能先看大料子,得先从小料子选,我饶过大料子,来到了只有十到二十公斤的料子区域。
  这排的料子有一个基本相同的特点,都是白沙皮的,个头都不大,但是质感很强烈,有的石头从皮壳就能看出来料子的水头来,有点像是莫西沙的料子,但是我看着不对,我拿着强光灯在料子上打光,果然,我看出来跟莫西沙的料子的差别了,料子的皮壳不翻砂。
  翡翠原石的翻沙,指翡翠原石的皮壳,当然腊皮壳除外,大多的皮壳像沙粒组成,皮壳表面的细小的沙子侧着光看时一粒粒像站起来一样。
  我手里的石头就没有这种感觉,所以感觉水头会差,料子也不是莫西沙的料子,应该是翁巴利的,只有翁巴利的料子有这种情况,但是翁巴利的料子不好赌啊。。。

  不过,翁巴利的石头有一个好处,就是种嫩,肉质细腻,行话称为幼洁。
  有人喜欢这个幼。。。
  所以我决定赌一次翁巴列的料子!
  齐老板看着我堆在料子前这么久,就蹲下来,拿着一块料子掂量了一下,他有点担心的说:“翁巴利的料子啊,这种料子很容易迷惑人,皮壳很薄,但是不容易出货,水头不足,嫩,赌大的机会很难。”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