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973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电视台在所有市直单位中,是个不错的单位,体面,风光,的确如汪军所说,能来电视台的人,都有这样活着那样的背景,就拿丁一来说,开始她没有阆诸的关系,但她还有林稚君的关系,如今更是不能小视。但电视台又不同于其他市直单位,来这里的人,还要有一定的技术性,随着社会报考电视专业的人越来越多,许多具有专业知识的大学毕业生,托关系走后门,分到电视台,当然,他们都具备一定的业务才干,当然也有专业不对口的,不过不要紧,来了后,由台里送出学习,发基本工资,最起码培养成摄像记者还是没有问题的。所以,电视台的职工,许多都是领导的关系。许多领导也喜欢在自己分管的领域里,安插自己的亲戚,电视台里就有几个人是蔡枫的关系,其中就有广告部主任和这次选拔上来的主持人徐颖。

  汪军说:“这个事我也想好了,鉴于目前这种情况,我们谁也别换,这样,直播再上一组主持人,备用,不固定,现在这两组直播主持人已经很成熟了,我们怎么能把成熟的桃子扔掉?”
  郎法迁说:“你光说倒是办呀?好像我顶着不办似的,让蔡部长都问了我两次了,这样,下周就让徐颖上直播。”
  自从郎法迁说了后,汪军还是没让徐颖上直播,他实在不敢拿直播新闻节目冒险。
  由此可见,就不难理解郎法迁因为这么一点小事跟汪军发脾气了。
  这些情况丁一是知道的,他听汪军说过,甚至她曾经跟汪军表示,愿意让出直播的位置给徐颖,不让台里为难,她还去干老本行——记者。当时汪军说:“你是台里的金牌主持人,观众认可程度非常高,谁下去你都不能下去。”
  丁一说:“我最近总是出错,也许我调整一段时间更好。”
  汪军说:“没那么严重,多注意就是了。”
  弄三组直播主持人,显然对于阆诸这样一个地级市电视台又有些浪费,汪军本来想到五一直播两周年的时候再调整相应的节目,增加一组直播节目,但显然有些人等不及了。
  这次,郎法迁再次来到直播间,亲自督导直播质量,可想而知,如果再不安排徐颖上直播,恐怕蔡枫部长也要来直播间亲自督导新闻节目的直播了。

  汪军看着昔日的老领导,微笑着说道:“您说下周就让徐颖上直播?”
  郎法迁一愣,尽管这是他所希望的,但毕竟不好强压,就说道:“什么叫我说?你是台长,我一个局长还管那么具体?”
  汪军笑了,说道:“我看出来了,徐颖一天不上直播,您老就会一天不停地来找我茬。”
  郎法迁一听,立刻立起眉毛说道:“你这是什么意思?我来的勤就是因为这事吗?我之所以来这里勤了一些,还不是因为你们总是接二连三地出错?领导怪罪下来,哪会儿不是我给你们顶着?不是我去给你们擦屁股?”
  汪军笑了,赶紧拱手抱拳,说道:“对不起,惹您老生气了。电视台有事您顶着也是应该的,谁让您是领导呢?何况,还是从电视台出去的领导,这样,下周二就让徐颖上,但要先看看,如果不行的话,或者观众反应强烈的话,就得拿下,到时谁说都不行了,要不我这个台长就让位,您来兼着也行,蔡部长来兼着也行。”
  郎法迁知道,情深容易送神难,徐颖一旦上了直播,就拿不下来了,汪军也只是说说硬话而已,他说:“唉,有什么办法,为了这事蔡部长问了两次了,行不行的你总得让徐颖试试啊,你连让人家试都不试,到时领导问起来我都没得说。”

  汪军说:“徐颖的情况您是知道的,当初主持人大奖赛的时候,那个名次明显就是照顾她的,刚经过半年的实习就要上直播,我的确不想拿节目开玩笑,不过既然如此,她试试也行,但是字幕不能打‘主持人’,要打‘见习主持人’。”
  郎法迁说:“技术上的事随你们便,只有她上了直播,我才好交代,不然哪天蔡部长亲自跟你说的时候,你、我就被动多了。”
  就这样,汪军这个一向以业务为第一要素而著称的人,这次也向“关系”做出了让步。
  丁一在休息室喝了一杯水后,感到了肚子有些空空的,但是她不想吃,她站了起来,跟洪伟说道:“咱们去看看这期节目剪辑后的效果吧。”
  洪伟说:“呆会吧,说不定朗局还没走,我可不想看他那张脸。”
  丁一笑了,说道:“你可能跟他接触的少,其实,他是一个很护犊子的人,也许,我刚才打愣的确很明显,他是干业务出身的领导,对节目质量和文字要求当然会严格。”

  洪伟听丁一这么说,就说道:“我跟他接触的少?别忘了,我比你来得早,而且你中间还有将近两年的时间请假,要说了解,我比你了解他,我敢保证,如果他今晚没有喝酒,就是挨了领导的批评了,不然不会这么不高兴,连你都敢说,所以,我还是不去了。”
  丁一笑了,说道:“那好,我去。”
  丁一说着,就重新来到导播室,制作人员正在剪辑刚刚直播完的新闻,郎法迁和汪军已经不在这里了。丁一坐在制作人员旁边,问道:“把剪辑到的地方也就是我打愣的地方调出来我看看。”
  制作人员就将刚才直播的原带回映了一遍,丁一果然发现自己有两处反应滞后的地方,根本不像汪军说得“不明显”,而是非常明显。她尴尬得脸红了,对自己的表现非常失望,没有看完就离开了。
  直播节目最大的特点就是无法当时进行修正,所以,遗憾是无法弥补的,丁一为自己不专心而感到羞愧。
  九点整,丁一走出单位大门,她几乎忘了江帆说来接她的话了,因为,江帆有段时间没在晚上接她了,所以,她也就没有指望他来接。
  她出来的时候,台长汪军的车还在,估计郎法迁没有走,他们还在办公室里说事。
  她刚在门口站定,正在张望是否有出租车过来,这时,从左侧射过来两束汽车光,丁一猛然意识到是江帆。

  她站在原地没有动。
  江帆开着车,徐徐地驶了过来。到她跟前,车门从里面推开。丁一犹豫了一下,就上了车。
  车里有一种久违了的温暖,丁一长出了一口气。
  江帆说道:“冷吗?”
  丁一目视前方,说道:“还行。”

  随后,就陷入了沉默。
  江帆说:“今天直播是不是不在状态?”
  显然,江帆是看了第一次直播的新闻节目,不知为什么,江帆这句话显然把丁一的眼泪招惹出来,她的嗓子处有些酸胀,但她还是强行压下自己流泪的冲动,说道:“你看了?”
  江帆说:“是的,我刚才在家看了,用你们的行话说,你发愣的时间至少有三四帧的画面,而且,先后出现了两次之多。”
  丁一“嗯”了一声,说道:“是的,朗局都找到直播间去了,害得大家都跟着我挨了批评……”
  江帆没再说话,他心里非常清楚丁一直播时候的心不在焉,事实上,他在单位宿舍过夜的时候,也是非常关注阆诸的新闻直播节目的,尤其是丁一的直播,这几次,丁一频繁出错,这么密集的出错,这在丁一的直播史上是很少见的,他心里非常清楚,是他们目前的夫妻关系影响到她了。
  所以,他也想跟丁一谈谈,但又不知怎么谈,谈什么,最终达到一个什么效果,说实在的,这些他都没有想好。
  回到家,丁一进门就坐在沙发上发呆,她在想这段时间自己的确不在工作状态上,还在为直播出错的事自责。
  江帆递给她一杯水,坐在她的对面,说道:“怎么了,还在为直播的事自责吗?”
  丁一看着江帆,半天才说:“江帆,我们谈谈好吗?”
  江帆看着她,温和地说道:“你今天累了,以后再谈吧。”
  丁一说:“不,今天必须谈,不然我以后指不定还会犯什么样的错误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