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970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长时间,后来感觉有些冷,但眼皮就是睁不开,这时,就感觉有人在给他盖被子,两只脚也被被子包裹住了,暖暖的,不再冷了,他的潜意识里知道是丁一起来了,也知道是丁一在给他盖被子,但是他不想醒来,更不想睁开眼睛,他喜欢她的一切动作,总是这么轻轻的,柔柔的……
  尽管江帆前几天曾经跟丁一说,过了几天他要和她好好谈谈,但江帆依然没法和她谈,因为他不知怎么谈。
  早上,江帆照例早早就起来了,在沙发上睡了一夜,感觉浑身都不舒服,身上紧绷绷得难受,他悄悄地推开卧室的门,看了看床上的丁一,见她仍然在睡,他就轻轻地拉开衣柜的门,没见到自己的运动衣。

  这时,就听床上的丁一说:“你跑步穿的衣服在书房里。”
  江帆连忙扭过头,说:“你醒了?”
  “嗯。”丁一没有转过身。
  江帆说:“我去跑步,你接着睡吧。”

  等江帆跑步回来后,丁一早就起床了,将屋子收拾好后,就开始在厨房做饭。
  江帆看见他睡过的沙发,早就被收拾的干干净净,他盖过的被子,也被丁一折叠得整整齐齐放在书房的小房子。
  江帆在一瞬间间还是感到了家的温馨,这个男人,孤独了大部分时间,内心还是很渴望家的温暖的,尤其是他进门闻到的那股新鲜小米特有的浓郁的香味,这种香味,是机关食堂熬不出来的,只有家里才能熬出这特有的香味。
  这几天的早上,都是秘书邸凤春将早点给他带到办公室,他一次都没到食堂去吃早餐。他每天都工作到很晚,有的时候,秘书长肖爱国也会从外面给他带卤煮火烧回来,但他吃了一次后说道:“这卤煮火烧似乎比原来的质量差了,不但碗小了,用料质量也有所下降了。”
  老肖说:“的确如此,好多人都这样反映,我跟那老俩说了,您猜,他们怎么答复我?”
  江帆笑了,不用猜,他就能知道答案。
  肖爱国说:“他们说,现在多了房租,每碗成本就上去了,涨价怕大家伙接受不了,所以只好降低成本了。”

  江帆说:“那样的话,名贯京城的卤煮陈就要消失了。”
  肖爱国说:“去的人少了,他们就会自觉地把质量提上来。”
  所以在这几天当中,江帆的早点和晚饭都是在这样一种状况下吃的,此时,闻到小米粥的清香,他的心情也随之好了起来。
  他洗完澡,忽然想起今天是周末不用上班。

  坐在餐桌上,丁一给他端上来一个小蝶,里面有一个煎荷包蛋,又将一碗刚出锅的小米粥放在他的面前,他表情有些不自然地说道:“谢谢。”
  丁一对他的感谢没有任何回应,她坐在他的对面,低下头,拿起一个小勺,搅拌着小米粥,轻轻地吹着。
  江帆看着她,尽管她仍然照顾自己早饭,但看得出,她并不快乐,而且,她瘦多了。
  他知道是自己的原因造成的,但是,他又无可奈何。
  他拿起筷子,端起那个小蝶,咬了一口荷包蛋,别说,丁一煎荷包蛋的手艺越来越好了,软嫩程度掌握得恰到好处,尤其是上面旺着的一点点的海鲜酱油,更是增添了鸡蛋的鲜美。他将两个荷包蛋吃完,放下筷子,说道:“你怎么没有荷包蛋?”
  丁一抬头,说道:“我不想吃,有粥就行了。”
  江帆不假思索地说:“要吃,早饭是要吃的,你都瘦了。”

  听到江帆这么说,丁一抬头,呆呆地看了他一会,随后就低下头,继续搅拌着碗里的粥。
  江帆自知自己的话让丁一难受了,就故意装作大大咧咧地说道:“今天周末,有什么安排吗?”
  丁一拿小勺的手停顿了一下,然后又开始慢慢动了起来,她说:“我下午要上直播。”
  江帆“嗯”了声,想了想说:“要不咱们上午回家看看去吧?好长时间不回了。”
  丁一再次抬头看了他一眼,“嗯”了一声,算作答应。

  江帆看着她,又补充了一句,说道:“误不了你下午直播就行。”
  丁一冲他笑了一下,没有说话。
  不知为什么,见丁一笑了,他也冲她笑了笑,低头继续吃饭。
  吃完饭后,江帆看了一下表,说道:“我来收拾碗筷,你去打扮一下。”
  丁一今天的确认真打扮了一下,而且化了淡妆,这样整个人看上去不是那么憔悴。

  将大衣递给她,帮她穿上,还用手给她理了理头发,说道:“头发稍微长点了,该剪了。”
  丁一“嗯”了一声,她早就知道长了,只是,自己没有心情去理发而已。
  江帆冲她笑笑,不知为什么,丁一从江帆的笑里看出的更多是客气,是陌生。
  她在心里叹了一口气,没办法,只能让时间来消耗掉江帆心中对自己的疑虑了。
  在北京江帆的父母家,他们俩个显得还是跟从前一样,家里人丝毫看不出他们之间有什么不对劲,吃过饭后,江燕把丁一拉进家里的小书房,问道:“嫂子,两三个月了,怎么你的肚子还不见动静?”

  丁一当然有苦难言,自从那天开始,江帆很少碰她,她尴尬地看着江燕,不知该说什么好。
  江燕当然无从知道丁一的心理,她还在进一步说道:“嫂子,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行的话你再来医院检查检查吧?”
  这时,江帆进来了,他知道江燕将丁一叫进小书房,肯定会涉及到有关丁一怀孕的事,为了不让丁一为难,他就跟了进来,他笑着说道:“你们在谈什么?”
  江燕说道:“哥,我们再说女人的问题,既然你来了,就不背你了,我刚才跟嫂子说了,哪天有时间你带她来医院,再检查一下,看看哪项指标不合格。”
  江帆说:“检查什么?”
  江燕看着哥哥说:“当然是检查影响怀孕的因素了。”
  江帆笑了,说道:“你嫂子没有问题,是我有问题。”
  江燕立刻瞪大了眼睛,说道:“什么,你有问题?”
  “是的,我有问题。”
  江燕说:“你有什么问题?上次检查的时候你不是好好的吗?”

  江帆说:“是啊,现在年底了,各项工作比较忙,我的应酬也多了起来,本来戒酒了,可是这段时间又复喝了,喝了酒当然不能要孩子了。”
  江燕听哥哥这么说,才松了一口气,说道:“是这样啊,吓死我了,我以为你出现了什么大问题了。那样的话就没事了,嫂子就不用来查了。”
  江帆唯恐江燕再继续问丁一问题,就拉起她的手说道:“好了,咱们该走了,你下午不是还要上直播吗?”
  丁一看了江帆一眼,不知为什么,她一点都不感激江帆为自己解围,而是轻轻地点点头,垂下眼帘,手从江帆的手里抽出,就往出走。
  不知为什么,丁一在垂下眼帘的那一刻,江燕似乎看出了丁一眼里有一种淡淡的忧伤,同时,她也看出了哥哥江帆注视着嫂子的目光时的那种无奈和痛苦。
  江妈妈给丁一带了几个老家的石榴,丁一谢过妈妈和爸爸后,便跟两位老人告别。
  江爸爸说:“以后有时间常回。”

  江帆说:“看情况吧,年底我要忙了。”
  回来的路上,丁一一句话都没说。
  江帆见她故意沉默不语,就跟她找话说:“怎么不说话?”
  丁一没吭声,她知道江帆是明知故问,但她的教养似乎不回话又不是她的性格,就说道:“我困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