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967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丁一茫然地望着偌大的空间,突然感到自己是那样的孤独无助,她不知该怎样向江帆解释日记的事,真的不知道该怎样解释,懊悔自己太大意了,怎么能让他去给自己收拾那些东西?她这样做的时候,真的全然忘记了自己的日记……少女时那青涩的记忆,却燃起了他们感情危机的导火索,她懊恼不已。
  丁一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困顿中了,她不知道该怎样证明自己,也不知道该怎样跟江帆解释,更不知道他们今后是否还能继续走下去。
  这段时间对于江帆来说也是心力交瘁,一方面各项工作进入紧张的总结阶段,他跟丁一一样,同样忍受着精神的折磨,人,明显地消瘦了下去。
  丁一更是如此,一天下午,快下班的时候,袁茵给她打电话,跟她开玩笑说道:“小丁,最近是不是江市长虐待你了?我从电视上看你怎么这么瘦了?”
  丁一说:“没有瘦,分量没见轻。”

  袁茵说:“雅娟来了,请你出来吃饭,我们好好给你补补,女人,尤其是你这样知名的电视主持人,更要学会善待自己,保养自己,即便不为你自己,也要我们广大的电视观众朋友们。”
  丁一笑了,说道:“不行啊袁姐,我今天要出直播。”
  袁茵说:“你昨天不是上的直播吗?”
  丁一说:“是的,今天我替翁宁,她今天请假没来。”

  这时,就听雅娟在旁边说:“她要是上直播就出不来了。”
  袁茵说:“你等等,邢丫头跟你说话。”
  话筒里传来雅娟的声音:“小丁,是我,如果上直播的话就算了,改天我回来后咱们再聚。”
  丁一说:“雅娟姐,正好有个事我还想跟你说呢,你托我办的事,一直没有合适的孩子,恐怕你还要耐心地等上一段时间了。”

  丁一指的是雅娟曾经让她帮助在福利院找个健康的小女孩领养这件事。
  雅娟说:“我听丫丫姐跟我说了,没关系,这个可遇不可求,慢慢来,碰运气。”
  晚上,丁一下了直播后,没有早离开,跟翁宁搭档的男主持说:“小丁,你今晚要是没事的话盯一会,我要先一步离开,我的小孩这两天有点发烧,我不放心。”
  丁一知道这位男主播不久前刚做了父亲,她说道:“好的,你回吧。”
  丁一最近下了直播很少早回了,因为她知道,她早回了,也没人在家等他,她的孕子计划也取消了。

  九点,丁一披星戴月从电视台的高台阶下来,抬头望了一眼寂寥的清空,将脖子上的围巾往高处抬了抬,便快步向大门口走去。
  她走出大门口,尽管她知道在这寒冷的夜晚,已经不可能有人开车接他了,但她每次出来的时候,还是习惯地往门口西侧望了望,这次,仍然是失望地转过头。
  丁一站在路边等出租车,汪军开着车出来了,他降下车窗,说道:“小丁,我送你。”
  不得不说汪军是个敬业的台长,他没有特殊情况都会等直播后才离开台里。有几次丁一都是搭乘他的车回的家。
  丁一想了想,还是坐上了汪军的车,她说道:“不好意思,总是辛苦你送我。”

  汪军说:“我在为江市长分担困难,江市长日理万机,作为他的臣民,能为他做点事是我的荣幸。”
  一个时期以来,汪军都在诚心诚意地修复跟丁一的关系,再有丁一本就不是一个小肚鸡肠的人,加上汪军的确在工作中很照顾丁一,所以,他们之间的关系现在相处的比较融洽,过去说话那种轻松的氛围又重新回到了他们中间。
  在丁一面前,汪军是不能有半点领导的架子的,这倒不是因为丁一是市长夫人,主要是在丁一面前,汪军始终都有愧疚的心理,尤其是快一年了,丁一到现在都没有怀孕,这一点,汪军始终都担心,他能做的,就是在工作中尽可能地照顾她。
  “你今天怎么这么晚才走?”汪军问道。
  丁一说:“一点都不晚,正常下班的点,台长不是也刚走吗?”
  汪军挠挠头,说道:“呵呵,是啊,市长这几天不来接你了?”
  丁一沉默了一下,仰起头说道:“是啊,年底了,他总是加班。”
  汪军说:“翁宁可能明天还是来不了,你恐怕要连着上直播了。”
  丁一说:“没关系,我有事的时候,她还得替我呢。”
  成为了市长夫人,丁一的身上也找不出官太太那样气势,心地纯净的仍然像个少女。汪军长出了一口气,说道:“丁一啊,怎么翁宁就没你身上这种顾全大局的工作态度?”
  丁一笑了,说道:“跟我们以前的同事比,翁宁的工作态度已经不错了。”
  “哦,你以前的同事?”
  丁一笑了,她想起了冯冉,只是跟李立好上后,单位就有些搁不下了。
  汪军见丁一没有继续说下去,他也就不再追问,说道:“明天下午千万记住,别按原来的四点上班,要两点半到单位,开会。”

  丁一点点头,说道:“知道了,办公室已经通知了。”
  明天的会议,不能不说是阆诸电视台一次很重要的会议,从明天开始,阆诸电视台将会把广告承包给台里广告中心的主任,一个有着专业学历且在电视台工作了三年的年轻人,重要的是这个人是殷家实的亲戚。
  汪军说:“丁一,你说咱们广告这样承包出去行吗?”
  丁一扭头看着他,说道:“台长,你到现在对承包广告这个问题还心存疑虑?”
  汪军说:“的确如此,不过我只是跟你流露一下,在别人面前从来没有过。疑虑是有,但进行到这一步怎么也得往下走,领导们都看好这事,甚至当做事业单位改革的一个重要举措,那就试试呗。”
  丁一说:“是啊,这个时候你不该在公众面前表示出疑虑的。广告承包也是按照投标方式进行的,明天在会上就要宣布了,只要平时坚强监管就行了。”
  汪军说:“你说的对极了,现在上边对违规广告查得很严,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咱们台才特别成立了广告监督办公室。”
  丁一说:“既然电视台的广告承包出去了,下一步是不是就要将人民广播电台和交通台的广告也要承包给专人了?”
  汪军说:“朗局是个意思,我还没征求这两个台的意见。听说锦安电台的广告收入比电视台的一点都不少。你那边要是有关系的话可以咨询一下,看他们是怎么搞的。”
  丁一说:“直接关系恐怕现在也接不上了,我可以通过别的途径打听打听。”

  他们说着话,汪军的车就到了军区大门口,汪军执意要送丁一进来,丁一想还得登记,就从门口下了车,跟汪军招了一下手后,就快步跑了进去。
  她刚来到楼下的院子里,就见后面一束汽车灯光射了进来,紧接着,江帆开着车进来了。
  江帆这次又有三天不回家了,丁一站在原地,等着江帆。
  江帆下了车,锁好车门,将大衣搭在胳膊上,向她走了过来,说道:“你回家着呀?”
  丁一说:“没有,我刚下直播。”
  江帆看着她,问道:“你今天不是没有直播吗?”
  他居然记得丁一哪天上直播,哪天不上直播,丁一怔怔地看着他,说道:“是的,我临时替翁宁,她请假歇班了。”
  他们边说着话,边往里走。
  进了屋子,江帆将胳膊上的外套挂在衣架上,说道:“我回来找份材料,一会还得回单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