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966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丁一一听就急了,她激动地说道:“江帆,你血口喷人!”
  江帆看着丁一,痛苦地皱紧了眉头,说道:“我倒是真的希望我这是血口喷人,遗憾的是,这却是事实。我最近一直在想这个问题,尽管之前我也听到过这方面的传说,但我深信我的眼力,你是我江帆的,所以根本就没往别处去想,哪知道,我被爱情撞昏了头,以为我碰到了世界上最纯粹的爱情,可是谁知,这竟然是别人拱手相送的结果,我现在回忆亢州的一幕幕,都和你的日记对上号了,我原来是那么的傻,走时还把你托付给他照顾……”

  丁一流泪了,说道:“江帆,你不该怀疑我们的爱,那是我刚走出校门时的事,完全是……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我们后来没有做任何……任何对不起你的事。”
  江帆的眼睛红了,说道:“这个我懂,我知道你给了我清清白白的爱情和身体,我并没有责怪你们的意思,毕竟,那是我之前的事情,这个我不会去计较,况且,最后我们在一起了,但是你知道我最计较、最难过的是什么吗?”
  丁一默默地看着他。
  “就是我抢了别人的爱情,换句话说,我今天的一切,都是别人恩赐给我的,是别人拱手相让的结果!直到现在,他还在单身……而他,却为我做了那么多,千方百计地往草原打电话,找我,千里迢迢带着你去草原……这个人,是我最好的朋友,情如手足!我在一点一点地回忆着我经历的幸福时光,包括我现在幸福的家庭生活,原来都是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你说,我能不怀疑这份感情的纯粹性吗?”

  “江帆,你这样说太伤我了,太亏心了……”丁一说不下去了,事实上,她百口难辩。
  江帆听丁一憋了半天,憋出这么一句话,他也心痛难忍,他痛苦地看着丁一,说道:“你说对了,我的确亏心,但不是亏自己的心的,是亏了你们的心,长宜是我情同手足的好兄弟,也是我伟大的兄弟,他能把他挚爱的爱人推到我的怀里,并且促成了我的好事,从这一点上来说,他是伟大的,而我,却心安理得享受着别人馈赠的成果,每当我夜夜笙歌的时候,却有一个人独自孤单寂寞,甚至以酒浇愁,你说我能不亏心吗?”

  丁一看着他,她不知该怎样为自己、为科长争辩,只能默默地流着泪,看着他。
  江帆又说道:“想想我满腔的痴情……想想我的无怨无悔……哈哈,我真蠢,蠢得居然没有意识到……”
  丁一知道江帆完全是误会他们了,她说道:“你没有,这日记,完全是我的一时冲动才写的,他是伟大的,没有做任何对不起你的事,即便那次来家里,也是……是我想起了妈妈……是你之前,所以,后来,我,他,我们什么都没做过,更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
  江帆痛苦地说:“是的宝贝,对于这一点,我从来都不怀疑你们,我刚才说了,是我对不起你们,我的确亏心,我亏了你,亏了我的好兄弟……”说着,抹去了眼角的泪水,抓起酒瓶,又要给自己的杯里倒酒。

  丁一见状,夺过他的酒瓶,握着他的手说道:“没有,事情根本不是你想象的那样,那一次,他来考试,是爸爸让他来家里喝了酒,而且我想起了妈妈……”丁一尴尬地说道:“后来……什么都没有过……你谈不上亏,而且,他现在已经有了心上人……”
  丁一的坦诚,刺激了江帆,尽管他在心里愿意相信他们是清白的,但他就是无法释然,这是其一,其二是如果彭长宜离婚后很快就找到中意的人结婚,过上幸福的家庭生活,可能江帆内心会释然一些,他等了那么久,能说他不是在等什么人吗?想想这么长时间,他面对丁一,却不能表露什么,这该需要多大的自制力才能做到啊!而且,当初自己支边时,还曾经郑重其事地把丁一托付给他照顾,这一切的一切,江帆越想就越纠结……

  他痛苦地看着丁一说道:“所以,我就更加爱得不那么心安理得……更加地感觉自己的幸福是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甚至是建立在别人谦让的基础上……”
  “江帆。”丁一冷静了下来,说道:“这个问题等你冷静后我们再谈好吗?”
  江帆抬起头,说道:“我都冷静了好长时间了,还怎么冷静?尤其是我一想到长宜直到现在还孑然一身的时候,我的心里就更不是滋味。”
  丁一不知该怎样为自己、为科长辩解,无论她怎么说,都是越描越黑。
  丁一看着他,心脏跳了起来,说道:“那怎么办……”
  江帆说:“你已经从菜品中解读出我的用意了,一清二白,好在我觉醒的早,现在物归原主还为时不晚,我给你自由……”

  “江帆,你混蛋!”
  江帆没想到丁一对他破口大骂,他愣住了,看着他。
  “我是什么?让你们让来让去?江帆,你把我们的感情完全否定了……”说道这里,丁一泣不成声。
  看到丁一在他面前哭泣,他的心里也很难受,内心也是隐隐作痛。
  丁一流着眼泪继续说道:“我们在那样一种情况下相爱,你该能掂量出这份感情的分量,不能这么轻易否定它——”

  江帆的眼睛也湿润了,他说道:“我怎么能否定我们的感情呢?我太知道这份感情在我心中的分量了,这个你不要怀疑我。”
  听他这么说,丁一更加伤心。
  江帆不忍看到她哭泣,就说道“给我时间,我会解决好我们的问题的。只是,我现在要回单位,年底这段工作比较紧张,我这两天可能不回家住了,工作忙在办公室住也说得过去。另外,我不希望你在我走后回家去,那样,就会让家人跟着我们不安。”
  江帆说着,就握住了她的手,他感到她的手好凉,而且还是颤抖的。他们从相恋以来,丁一流的所有的泪水,受的所有的委屈,都是他造成的,只是他没有想到今天丁一伤心的泪水,仍然跟他有关。江帆也很痛苦。
  江帆这一握,就像打开了丁一泪水的闸门,眼泪汹涌澎湃地流了出来。
  江帆也极力地眨着眼睛,给她擦着眼泪,又说了一句:“我这段会很忙,给我时间,好吗?”

  丁一点点头,透过泪眼,看着江帆痛苦的表情,她的心里也是一阵剧痛,眼泪流得更欢了。
  江帆勉强冲她笑了笑,不停地眨着眼睛,说:“我该走了,司机肯定早就在下边等我了,今晚我约了财政局和统计局两位局长。”他看了看餐桌,说道:“这些,就麻烦你收拾一下吧。”
  丁一默默地点点头,
  江帆站了起来,他看到哭得跟个泪人似的,说真的,也是很心疼,他还想说什么,但终究没有说出来,而是狠狠心,走了出去。
  随着两道门的关门声响后,顷刻间,屋子里陷入了一片死寂……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