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操的“蝴蝶效应”,那年代一般人都活不过 40》
第270节

作者: 碧血黄沙2016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12-07 11:18:47
  公元439年,北凉game over;历史学界将这一年定为南北朝中北朝的起始之年。随着北凉over,一个从西晋末年(公元304年)刘渊建立刘汉政权开始持续了整整136年的时代结束了;从此以后,中国历史正式进入了一个南北对峙的南北朝时代,这个时代从公元440年开始直到公元589年,隋灭陈而结束,时间又是150年。
  Over就over了吧,反正当事人,不管是拓跋焘还是刘义隆,人这二位没有‘划时代’的历史感;该干嘛,还干嘛。
  那这二位爷都在干嘛呢?
  简单的说就一个字:忙!
  如果复杂的说,就有意思了;咱前面说过,刘义隆和拓跋焘年龄上就差一岁,在这儿不妨做个对比,看看这对儿冤家这些年都干了些啥,各位兄弟上眼—
  先说拓跋焘,咱前文说过,这伙计是公元424年继位的,一上台第一件事就是戴孝出征,击退柔然的进攻;接下来这伙计一发不可收拾,连续发动了两次对柔然的反击;这两次反击客观的说,战术意义不大,没占到多少便宜;但是战略意义非常深远,北魏从此从最初的战略防御开始转入战略反攻,而后一直压着柔然打。打柔然的同时,拓跋焘还两次对匈奴夏国动兵,直至公元427年拿下了夏国首都统万城。

  这几年刘义隆干嘛呢?呵呵,收拾他爹留下的顾命大臣集团;让自己的小日子不再过的战战兢兢。
  从公元428年开始,拓跋焘渐入状态,工作时间不仅生擒了夏主赫连昌;而且深入漠北,大举征讨柔然,羞死了柔然可汗大檀,暂时消除了来自北方的威胁。业余时间还打退刘义隆精心策划的到彦之北伐。
  刘义隆呢?这段时间能拿得出手的业绩,可能就是到彦之北伐了,不过这次北伐的结果却如中国股市,高开低走,最后损兵折将。
  公元432年到公元434年,这几年拓跋焘的主要目标锁定在辽东,内政外交的布局也随之展开,对外一方面结好周边国家,尤其是柔然;另一方面不断派兵蚕食北燕的地方,掠夺北燕的资源;同时这几年北魏内部也不太平,拓跋焘还得分出一部分精力放在收拾国内各种造反的杂胡。

  这几年江南的刘义隆业绩不错,平定了国内的几次叛乱;还从仇池氐人手里抢回了被其霸占的汉中。
  而到了公元435年至公元439年这几年,拓跋焘跟打了鸡血吃了牛鞭一样,先后灭了北燕和北凉;彻底统一了中国北方。
  刘义隆呢?嗨,说来有点儿寒碜,杀檀道济,灭‘二刘传奇’;哦,还有一件至关重要的事情,那就是这哥们儿顽强的跟病魔作斗争,让医生几次下的病危通知书变成啪啪的打脸。
  翻翻史书,看看这二位这些年折腾的事儿;其实不说各位兄弟应该能感觉的到,那就是拓跋焘这厮的生命力忒特么强了,今天打这个,明天削那个;一刻不停,生命不息,战斗不止。有这样的头狼带着,北魏也呈现出蒸蒸日上的势头。
  再看南方的刘义隆就完犊子了,这哥们儿的主要精力都是放在收拾自己人上,好不容易想雄起一把,可惜用人不当,又被拓跋焘给干灭火了。
  转过年儿,也就是到了公元440年;这一年北魏的年号称为太平真君元年,南边儿宋文帝刘义隆的年号是元嘉十七年。
  在这一年,拓跋焘琢磨着如何消化刚刚建立起来的庞大帝国;而刘义隆则继续盘算怎么布局‘后刘义康时代’。
  一支笔难表两家事,还是接茬儿说说拓跋焘吧;毕竟,在魏宋那场惊天动地的大战来临之前,拓跋焘这边儿的事儿貌似更劲爆。
  那从何说起呢?
  杀人!
  做为管理刚刚建立起来的大帝国的一部分,拓跋焘整治国内的第一手,就是有计划的干掉自己的兄弟们。

  酷吧!
  众所周知,拓跋焘的老爹是拓跋嗣;当年拓跋嗣去世的时候,一共给拓跋焘留下6个兄弟,分别是老二拓跋丕,爵封乐平王;老三拓跋弥,爵封安定王,不过这伙计短命,跟他的封号犯冲,真跟吃了安定一样,早早儿的就过去了;老四唤作拓跋范,爵封乐安王;老五名叫拓跋健,位封永昌王;老六拓跋崇,爵封建宁王;老七,也是最小的名叫拓跋俊,位在新兴王。
  说起来这哥儿几个,哪个都不白给,在拓跋焘继位后挺长一段时间内,他们可以说为北魏政权南征北战,立下了汗马功劳。
  但是,再牛逼的肖邦,也弹不出皇室兄弟阋墙的悲伤;随着帝国外部敌人一个个儿的被清除,拓跋氏的这些王爷们的使用价值一点点儿的消失了。
  第一个中枪的是拓跋焘的幼弟拓跋俊,史书记载,拓跋俊年少善骑射,且多才多艺,是个三好学生;不过这伙计长着长着就长歪了,年长后,拓跋俊既好酒也好色,而且还经常犯点儿事儿。太平真君二年,也就是公元441年3月,拓跋焘突然下诏,剥夺了拓跋俊的王爵,将其爵位降为公;接着借口拓跋俊谋反,将其诛杀。
  翻翻《魏书》,关于拓跋俊的死因,语焉不详。
  日期:2017-12-07 13:37:11

  不过跟拓跋俊的五哥拓跋健相比,拓跋俊好歹死的还有个原因;拓跋健则不然,就在拓跋焘收了拓跋俊之后5个月,这位英勇善战的永昌王‘卒’;《魏书》中既没有说他是被赐死的,还是病死的,或者被‘病死’;反正就这么干净利落的一个‘卒’字掩盖了一切。而且要说明一点的是,人这位王爷可是刚刚打了胜仗,凯旋而归,得胜还朝,一回来就这样不明不白地挂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