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743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笑了笑,说道:“陈辰来过了吧。”
  陆老爷子表情不太自然,不过他没说话,还保持之前的动作,我说:“老爷子,我知道的比你想象的要多,我知道陈辰过来了,还知道陈辰让你做什么。”
  陆老爷子忍不住了,他冷笑一声,说道:“董宁,别想用这种危言耸听的话来吓唬我,我不吃你这套。”
  我说:“老爷子,你别不相信,陈辰想让你起诉白子惠,对吧!”

  陆老爷子没有失态,他极力控制自己情绪,消化我刚才说的话。
  突然,陆老爷子笑了起来,笑得很大声。笑得有点恐怖。
  “我知道了,你买通了那个小保姆,听到了我们的谈话。”
  我笑了笑,说道:“你觉得是就是吧。”
  借刀杀人,陆老爷子以为小保姆是我的人,那么小保姆肯定会被赶走,实际上,小保姆是陈辰的人,没费吹灰之力便除去这个眼中钉。

  陆老爷子忍住火,说道:“你说完了,你可以走了,不要再让我见到你。”
  我心中微叹,老爷子啊!你这话说的够克制的,你怎么不说董宁你快点给我滚,滚的远远的,别让我见到你,见到你我就把你打出屎来,这才是陆老爷子此时内心的真实写照,刚才说的话有点太客气了。
  我说:“老爷子,我还没有说完,我来这里是想说白子惠是陆家的人,你真的要起诉她吗?一旦做了,那便是打你陆家自己的脸。”
  陆老爷子一下子情绪是抗,他咆哮起来,“是你们逼我的,明明只要你们分开,陆家公司便还姓陆,可是你们偏偏拒绝,那就别怪我了。”

  我笑了笑,心平气和的说道:“老爷子,我过来不是跟你吵架的,我是让你明白白子惠才是陆家的希望,你的大儿子二儿子三儿子都是狗屎,只有白子惠有能力,这时,不留一丝香火情。却要把白子惠推得远远的,让外人指手画脚,说实话,我是看不懂,老爷子,你自己想想吧。”
  陆老爷子拿着拐杖在地上直敲,他说:“滚!”
  我站了起来,说道:“老爷子,打扰。我走了。”
  我往外走,陆老爷子坐下,夕阳西下,只听到悠悠一声叹息。
  不知道结果如何,但我努力过了,我试着说服陆老爷子,告诉他很关键的一件事,白子惠不管怎么样都是他的孙女。
  离开陆家老宅,小保姆关上了门。关上门的那一眼有几许怨毒。
  我打开车门,开车走人。
  不意外,小保姆在我走后马上便联系了陈辰,有意思的是陈辰叫了一个快餐,可能是小三的电话让他想入非非,也可能是想到白子惠的美心中邪火控制不住,正在不可描述小保姆的电话来了,陈辰没理。
  便宜了我,我眼前出现了画面。两个人在床上动来动去,姿势不太雅观,陈辰有些太急了,就特么的是一泰迪,没几分钟,陈辰缴械投降,快餐洗澡走人,收到转账两千元,这钱赚的真叫一个容易。
  陈辰忙完了这事。拿起手机,给小保姆回拨过去,小保姆慌慌张张的说,告诉陈辰我也去了,还说我很可怕很吓人,威胁了她。
  陈辰安慰了两句便挂了电话,随后便坐在了床上,表情有些凝重,陆家老宅的陆老爷子也是如此,也干坐着一言不发,跟雕塑一般。

  今夜估计都睡不好觉了。
  开车到了白子惠公司,接上了她,本来是说要回家的,半路上,白子惠说道:“董宁,停车!”
  我停下了车,问道:“媳妇,怎么了?”
  白子惠说道:“好累!”
  说这话的时候。白子惠看着前方,车来车往,川流不息。

  我说:“累了就早点回家休息吧。”
  白子惠摇摇头,说道:“不!”
  我有点害怕,白子惠这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外蹦什么意思,别是受了刺激,被逼疯了吧,我可不想要个疯媳妇。
  虽然我爱白子惠,不管她出什么状况我都会照顾她,但是心里终究是不想的,人大概都这样,自私。
  我说:“媳妇,你想做什么?”
  白子惠沉默了一会,说道:“我想去看海!”
  我说:“行,咱们去看海!”

  当下我查了导航,大概两个多小时路程,我开车,先去了快餐店。点了两份套餐,又买足了水,然后,便开车去海边。
  白子惠笑了,不知道是不是要去看海的关系,感觉这一刻,她整个人放轻松了,不想家里面的烂事,不琢磨公司的是非。
  看她笑了。我入了迷,我的心情也好了许多,虽然还惦记那些事,可是这一刻,我也放下了。
  一边开车,我们一边吃东西,填饱了肚子,外边渐渐黑了下来。
  九点二十,我们到了。
  车子停在一边,我和白子惠走上了沙滩,海风很大,空气咸咸的,白子惠在沙滩上跑着,一直跑到了海水边,我跟在她身后,看着她一直往前冲,跑进了海里。
  这有点玩大了,白子惠这是干什么。她是想要寻死吗?
  我加快速度,我也跑进了海里,抓住了白子惠,她还执意往前走,仿佛前方有什么东西等待着她,只要往前走,便能满足。
  没办法,我抱住了白子惠,此时的海水在我胸口。海浪虽然不大,但却也不小,一浪接着一浪,拍打而来,有些疼,海水也有些冷。

  我说:“媳妇,你要干什么?”
  我在白子惠的耳边说。
  我没有看她的脸,但我知道她的脸有些湿,我不知道那是海水还是泪水,其实,我也不想知道。
  每个人都有心情低落的时候,时间久了便会抑郁,有的人走得出来,有的人走不出来,区别在于释放的方式。
  我知道,我怀里不住颤抖的这个女人过得有些苦,我伤害过她,现在。她的家人伤害她,一直以来,她都有一个坚定的目标,一个前进的方向,可是,那些目标方向支撑不住了。
  白子惠悠悠说道:“董宁,我好累!我想,就这么往海里面走,不停的走,只是走,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管,也是幸福的。”
  我说:“不要这么说,你还有我呢,我们回去,好吗?”
  白子惠转过了身,不再面朝大海,我以为她改变了主意。却没想到她转身抱住了我,她的头发被海水打湿,是一种别样的风情,她脸的轮廓在月光下分外清晰,美的惊心动魄,可能是冷,她的嘴唇有些发紫。

  她说:“吻我!”
  “啊!”
  “董宁,吻我!”
  我低下头,吻了下去。
  可能,白子惠需要一点点的温暖。
  温度一点点上升,白子惠搂着我的脖子,在海水中,在我耳边说,“给我!”

  海浪声更大,沉沦。
  等我们回到了车上,全身都湿透,我和白子惠颇为狼狈,不过刚刚在海中的激情真是值得回味。
  我笑着问白子惠,“心情好一些吗?”
  白子惠笑笑,说道:“还不错。”
  刚才是一种减压方式吧。
  我问白子惠是在附近找个地方睡一晚,还是回去,白子惠没有考虑,说要回去,那便回去吧。
  日期:2017-07-08 06: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