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个夏天躁闷的夜,我和新来的房客……》
第26节

作者: 暖小小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也是难为他,哄完一边哄一边。
  我接起,低低的喂了声,他就说:“没事了,她们已经走了。“
  我轻轻吁了口气,“你回来之前不会来了吧?“
  “应该不会。”
  “……”应该?我无语,但还是表现出一副很相信他的样子,“那就好……”
  “没事的,我过几天就回来,要是她们还来,你别抽上去,给我打电话就行。”
  “好,我知道了。”
  挂上电话,我心有些累的才放下手机,我姐压低了的声音就在门外响起。
  “阿依,丈母娘她们走了。”

  “……”我蹙了蹙眉,“我知道了,你帮我看下,我想睡会。”
  我姐应了声好后外面没声了,我以为她走了,直起腰刚想挪躺下,我姐的声音又从门传来。
  “阿依,你没事吧?”
  “……”我顿了一秒叹了口气,改为挪下库,走到门口将门打开。
  我姐就站在门口,拧着眉看我,眼睛里是担忧。
  “你看我像有事的吗?”我弯起唇对她笑笑。
  她视线在我左脸颊上停留下两秒才说:“肿了,我去拿冰给你敷一下。”
  “不用。”我摇头,“我就是有点累,昨晚一晚没睡好,只想休息下。”
  “阿依……”
  “姐!我真没事!”我看着她,“刘远明说过几天他就回来,也说了要是她们再来让我躲房间给他打电话就行。”
  许是见我样子看起来真没往心里去,我姐吁了口气,“我知道你委屈……”
  “好啦!”我手扶住她的肩,强行给她转了个身,“柜台没人,有什么我睡起来再说。”
  我姐转回头看我,点了点头,我笑着松开手,“赶紧去吧。”
  她嗯了声,刚往前迈出两步忽的又顿住,转过身来,“对了。”

  “?“我疑惑看她。
  她转过身来,“刚才你打电话给我,我过来的时候正好遇到来住宿的那个男的。”
  “……然后呢?”
  “他叫住我问我,你和亲家母是什么关系,她们为什么打你。”
  “……”我拧了眉,“你怎么说。”
  “我实话实说啊,然后他就很奇怪的问我,你成年没有。”

  “……”那蒋大律师是什么意思呢?
  “我说你都20了,然后他点点头就走了。”我姐又有些担心的看着我,“阿依啊,虽然那人长的是人模人样的,但是你还是小心点,要是叫你去看房间怎么的,你记得叫我或者叫你姐夫一起去。”
  我看着我姐愣了一秒,没忍住噗的一下就笑出声,“你想哪呢?”
  我姐见我笑,一脸的着急,“我这是担心你!那种趁没人对你动手动脚的事情也不是没有!”
  “……”我无言以对,因为确实发生过,虽然觉得那种事情是不太可能,但为了让我姐安心,我还是正起神色点头,“我知道了,我会注意的。”

  我姐见我重视了,这才心满意足的离开。
  我看着她出好几步才关上的房门,转身走到库前后躺了下来,但是脑袋却不断的闪过我姐刚才说的话!
  那种事情是发生过,所以自那以后我带人看房都很小心,都是站在房间门口等。
  现在想起来,当初带亚桑看房的时候,我居然就那么跟进去了,一点防备都没有,我当时脑袋想什么呢?

  等等!我现在脑袋又想什么呢!不应该想的是那个蒋大律师为什么忽然问我姐那种问题吗?怎么又跑到那傻小子身上了!
  我有些懊恼的翻了个身,然后继续想,想那个姓蒋的律师,为什么要问我姐那些问题……还有,我看上去像未成年吗?
  说真的,我当然不会觉得他会是我姐说的那种人,不仅仅是因为外表不像,更重要的是他是律……他是律师!
  我心跳瞬的就漏了一拍,腾一下就坐起身,因为我好像知道我能做点什么了!
  不再犹豫,我有些激动的下了库就冲到门前打开门去了柜台。

  我见我这个刚才还是说要睡觉的人怎么又忽然跑出来了,很是疑惑,问我是怎么了。
  我当然不可能告诉她我想什么,只是对她笑笑说:“躺了会睡不着了,我出来看看刘芸的单子是怎么记的,顺便把账对一下,她们怀疑我,我还怀疑她们动我的钱呢!”
  我姐不疑有她,我让她去忙她就去了,走的时候还交代我记得拿冰敷下脸,我说知道了。
  然而,让我没想到的是,我本来是打算在柜台守大律师咨询消息,结果大律师没守到,守到了小傻子!
  四点,我还在想着这人要是守到了,我这问题要怎么问合适,这口要怎么开恰当,就忽然的感觉到侧门有人走进。
  我心头一跳,猛的转头,入眼却是亚桑。
  他没像往常那样低着头,而是朝接待厅正门看了一眼就直径走到柜台前,然后将一条绿色的东西放在柜台上。
  我仰头看着他,微楞了一秒,“干嘛?”
  “可以消肿。”他看着我说。
  平淡的声音,我的心却瞬的一阵酸涩,视线挪到放在柜台的东西上,顿了顿才又抬起眸看他。

  见我不吭声,他眉蹙起,抬起手指了指肩膀,“伤口好的快,还可以祛疤。”
  我指尖刷一下就攥了起来,而他抿了下唇,转身快步就朝门走。
  我猛的站了起来,看着他的背影嘴张了张,却没发出声音。
  到是走到门口的他忽的顿下脚步,侧过身,“差点忘了。”
  “……”
  “擦在脸上别晒太阳。”
  “……好。”
  他弯起唇,小小的梨涡又冒了出来,转回身就快步出了接待厅,然后朝右边一转,没两步就从我视线消失。
  我滚了滚喉咙,半响才缓缓垂下眸看向那条绿色的东西,伸手去拿,却发现手不受控制的抖。
  所以我拿起来的时候手不自觉的攥起,另一只手抬起触上肩头,眼睛却定在了那条绿色的东西上。
  写的英文,我看不懂,唯一能看懂的,就是上面一个99.5%和下面的120g……
  看着看着,我忽然感觉到鼻梁有些酸涩,连忙微微仰头吸了吸鼻子坐回靠椅。

  我是坐下后才心头一惊的朝正门侧门左右看了一眼,见没人,心才放了下来,然后挪了挪靠椅,背对侧门小心翼翼的拧开盖子。
  外壳是塑胶的,挤出的东西粘稠得有些像胶水,在外壳内看着是浅绿色,挤出来又感觉是透明的。
  我用食指沾取了点凑近鼻尖嗅了嗅,好像没什么味道,却又好像很清爽,说不出什么感觉。
  我放下手,又看了看食指那透明的胶水状物体,顿了两秒抿起唇,抬手轻点在脸颊有些灼热的地方。

  微凉的触感立马从肌肤传来,我唇抿得更紧,放下手又挤了点在食指又触上脸颊轻轻推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