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1095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抬起的手还没敲下去,门开了。
  李牧穿着大码裤和汗衫,看见黄友全,微微愣了一下,“你?”
  黄友全干脆利落地敬礼,“李教授!”
  他尽量的不让自己去看李牧身裸-露在外的身体部位那些触目惊心的伤疤,严谨地敬礼。

  微微点了点头,李牧说,“请进。”
  单身公寓,一房一厅的布局,很简单,面朝窗户的地方摆着办公桌,推开窗户能看到外面的景色,是一片绿意盎然的花园。办公桌一本叠一本的放着很多书,厚的薄的,看成色能看得出来,被经常的翻看。桌面还摆着一本厚厚的战役学和厚厚的笔记本,一支英雄牌钢笔放在那里,笔记本是密密麻麻的笔记。
  “老李,你这个教书匠,来真的。”黄友全笑道。
  李牧指了指木制沙发,“坐,喝茶还是水?”
  “你这有什么好茶,来点。”黄友全坐下来,呵呵笑着,“我是要讨你一杯茶喝。”

  淡淡笑了笑,李牧泡开了茶,也坐下来,这才问道,“你不在第三军待着,跑我这里来干什么。”
  黄友全担任的正是李牧老部队第三军的参谋长。
  “过来挑点干部,二来呢,来看看你。”黄友全还是有些紧张,他自己都想不明白,为什么面对李牧会有这样的紧张。
  李牧洗了茶杯,洗了茶,这才倒入滚烫的开水,道,“看我笑话。”
  “老李,你这话说得,没意思了啊。”黄友全顿时板起脸,“我过来看看老同学怎么了。”
  李牧微微笑道,“老同学,在陆院,你被我折腾得不轻,在西北被我打得要哭,你来看我,我怎么不信。”
  黄友全急忙说,“我说老李,你这么讲话没意思了。都过去多少年了。再说,我黄友全是那么小家子气的人吗。是,十二旅被你的边防团打服气了。那有什么,让那个王牌劲旅知道天外有人不是好事吗?”
  “呵呵,你倒想得挺开的。”李牧笑了笑,给他倒了茶。
  黄友全赶紧的自己端过来,放在面前的茶几,说,“老李,你可总算是回咱们大陆军来了。我之前跟人讲过,你啊,不适合在武警干。你还是得回咱们陆军来。”
  李牧伤愈出院之后,一纸调令把他从武警部队给调回了陆军部队,到了这所颇有神秘色彩的院校担任讲师。面这么安排的目的是,让李牧有一个休息调整的过程,同时也希望他能带出一批年轻干部来。
  现如今对于部队来说,最缺的是什么?

  是实战经验,是用鲜血还回来的珍贵经验。李牧无疑是这方面最有权威的高级军事干部了。他的经验不能白白浪费掉,让更多的年轻学员干部学习,有助于部队实战化建设。
  毕竟我军已经三十多年没有经历过战事了。
  辗转了一圈,在武警部队干了将近两年的时间,李牧终于还是回到了大陆军来。这一次,跟在他身边的,只有王国庆。李牧的死而复生引起了一些人的注意,他们注意到了武警第三师里的领导班子配置,几乎一半的人是李牧的老部下。
  因此,李牧的那些老部下也被打散了,分散安排到了陆军和武警各个部队去。李牧几个老兄弟再一次被打散。
  “老黄,有事你直接说事吧,不要去浪费那个时间。”李牧指了指黄友全。
  单纯的来李牧,李牧会信吗,他不信的。今年是非常重要的一年,各个部队领导都忙得脚跟着不了地,军参谋长有这个闲心亲自过来挑人过来探望老同学?

  而且,本来黄友全一直跟李牧不对付。这一次过来姿态放得这么低,用屁股想也知道,黄友全是无事不登三宝殿。
  黄友全呵呵地笑了笑,“你看你,我都说了过来看看你。让你说得没事我不来了似的。”
  “别废话,赶紧的说,我那还一堆事。”李牧摆了摆手。
  黄友全尴尬地笑了笑,喝了点茶,表情变得严肃起来,“老李,第三旅和一零七团要合并组建空突击师的件已经下来了。编制筹备小组已经成立,大老板担任组长,我任副组长。”

  缓缓点了点头,李牧道,“好事,搞了这么多年,总算是到了这一步。”
  空突击部队成了李牧的执念,他因为此举留转士官,他走现在这条路的起因正是十年前的那次集训,为了培训机降突击骨干的集训。只是谁也没有料到,因此出现了猎人突击队。后来组建107试验步兵团,让李牧终于看到了实质的动作,但107团当年主要探索的是轻型快速作战部队,空突击再一次被放在了第二位。
  这是非常无奈的事情,空突击部队需要强大的硬件支撑,单单一个直升机的配备,成了绕不过的问题。没有专业的攻击直升机和专业的通用直升机,空突击部队无从谈起。
  终于到了这一天,意味着,国产新型直升机已经进入了量产阶段,并且,不止一个机型。
  “我向军区提议你担任另一名副组长或者顾问,但没有批准。”黄友全说。
  李牧沉默不语,原因他是清楚的——毕竟离开了陆军这么长时间。
  沉默了一阵子,黄友全说,“第三旅的情况你了解,一零七团更是你一手组建起来的。你是这方面的专家,研究深刻。我想从你这里听一听建议。这个空突击师,该怎么整。”

  李牧端起茶杯微微抿了一口,缓缓地摇了摇头。
  “你还是请回吧。”
  愣了一下,黄友全声音有些急了,“老李,你这是什么意思。”
  李牧沉声说,“编制筹备小组是东南最高机密单位,这一点你是知道的。你没有得到任何授权,你一个副组长,跑到我这里来问计,你觉得合适吗?”
  黄友全愣怔住了,他可是没有想过这一点。
  空突击部队是李牧心最大的执念,他怎么可能不关注。甚至,一些情况他知道的黄友全的更多更全。总部首长对这支部队的关注和支持可以说达到了空前的高度。
  算李牧相信黄友全没有别的用心,他也不能随便的此发表自己的言论——随时会被钉死!
  你一个教书匠,在不是编制筹备小组成员的情况下,对一支未来会是陆军第一师的空突击师的组建事宜大放厥词,想干什么呢?
  已经不是小连长小团长了,李牧不得不小心翼翼。甚至,之前多番往前线冲,也有往自己身打一个“武夫”标签的意思。
  黄友全一拍大腿站起来,“我回去向军区请示!”
  说完,他风风火火的走了。

  李牧坐在那里发了一阵子呆,心隐隐的失落——不能参与和见证空突击部队的诞生,会是一辈子的遗憾。
  出早操的时候,学员们总会看见一个孤单的身影在绕着操场跑圈。那是老学员都熟悉的李教授。这个李教授很怪,不管冬日还是盛夏,他出早操的时候搞体能的时候,永远都是穿着迷彩服,严严实实的也不怕热。
  一些学员听说李教授负过伤,右腿打了好几块钢板。于是都好李教授是怎样负伤的。以李教授教授的课程来看,从他讲课的样子来看,很多学员都判断李教授参加过不少实战。
  日期:2017-07-08 06:2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