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事情根本不曾经历过》
第55节

作者: 假贾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有些名门大派,门下弟子都数以千计,掌门人能不能一一认全还是个问题。回流山一共就这么几个人,连扫地的杂役都算上也才百余个,李真人又是个重情义的,拿着他的徒弟要胁,保不齐就真能够成功。
  现在又多了一个猜测。
  也许来人并不是想以小师弟为要胁,也许就是冲着那个坠子来的。
  宁钰问:“云师弟自己一点儿也不知道吗?对了,他家是哪里的?家里可还有人?”
  “云家没有人了。他叔叔带着他四处漂泊,连个固定的住处都没有,把他送上山之后,他叔叔就没了。我看小师弟什么也不知道坠子有什么玄机。”

  这一点宁钰也看出来了。
  回流山众人对这事一无所知,不然李真人当初来信时就会写上了,他们交情非比寻常,绝不会耍这种心眼儿有意隐瞒实情。
  连自己人都不知道的事,旁人却知道了……
  这种感觉让人很不快。
  “那位陈师弟呢?怎么走的时机这么凑巧?”

  交情好,宁钰也不怕得罪人,怎么想就怎么问了。
  这件事情上,他也有一半嫌疑。
  宁钰没见过陈敬之。陈敬之入门时间也不算太长,这期间胡真人曾经来过回流山一次,并没有替他卜算过。胡真人虽然好替人算卜,但那得是他看得顺眼的人。
  换句话说,胡真人看陈敬之可不怎么顺眼,也没提起要给他卜卦的事。
  宁钰与陈敬之素未谋面,但是对这人一点好感也没有。既然拜了师,入了门,师恩大过天,犹重于父母生养之恩。欺师灭祖之人,人人得而诛之。李真人在陈敬之走投无路之时给了他一个栖身之地,还收他为徒悉心教导,不管陈敬之为了什么不告而别擅自出走,在宁钰看来这都与叛出师门无异。更何况他走的时机也太巧了,正是门派出事的时候,说他与这件事没干系都没人信。勾结外人祸害师门,实在罪无可恕。

  “对这样的人还用讲什么同门之情?李真人也太宽厚,太心软了,就应该遍告天下,明着把人逐出师门,再问他一个欺师灭祖的罪才是。”宁钰说:“你们重情义,可这件事不是小事。这人为什么走的你们都不知道,他要是在外头为恶作乱,旁人不知道,还要把账记在回流山头上,到时候有理都辩不清白了。”
  莫辰点了点头:“你说得我又何尝不知道?不过师父因为魔道入侵一事急匆匆的下山,还未顾得上办这件事。”
  “你可别忘了,这事儿不是小事,越拖得久了只怕越不好办。你要是不方便,我回禀师父,让他替你们通知一下,省得有人打着回流山的旗号为祸作恶。”
  “也好,有劳你了。”
  宁钰摇头,苦笑着说:“同我就不用说客套话了。云师弟这事也不好办……亏我来的时候还信心十足,觉得不过是件小事,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办妥,这下在云师弟面前露了怯,说不定他得以为我们天机山都是浪得虚名。”
  “你放心,小师弟绝不会这么想。”莫辰也笑了:“你也别觉得这事失了手有什么丢人的,我们又不会给你传扬出去,损不了你小神算的名声。”
  “不成,这事儿我非得弄个水落石出不可。你给我细讲讲,那坠子什么样子?真的没有任何奇突之处吗?”
  如果不是这个坠子丢了,莫辰原本对这样小东西是毫不在意的,谁会去注意这个呢?
  “小师弟打小没有见过父母的面,这个坠子据说是父母留下的,他一直贴身带着。”

  小师弟生病的时候,莫辰照料他,替他擦汗,喂水,换衣裳,所以见过那个坠子。用一根绳子系着,指节般大小,椭圆形状,象是木头刻的,表面十分光滑。平时小师弟都把坠子放在衣裳里头,一般人不可能看得到。
  莫辰怔住了。
  没错,平时小师弟都把坠子贴身带着,外人轻易看不到,不要说外人,就算是师父,也未必见过那个坠子。还有那些外门弟子,跟从不亲近,小师弟只怕话也没说过。林雁那些人停留时日短,又正值隆冬,小师弟又穿得那么厚实……
  见过小师弟有那个坠子的人不多。
  大概,只有他们师兄弟几个见过。
  陈敬之应该也见过。
  真的是他吗?
  莫辰取了纸笔来,将那个坠子的大小形状在纸上画出来给宁钰看。
  他记性很好,看过的人和事物印象都很深刻,纸上画出来的坠子与晓冬那个几乎是一模一样没有分别。

  宁钰仔细端详那画。
  莫辰知道他在这上头见识广博,说不定就能看出什么端倪。
  “坠子就这么大?”
  “没错。”
  这个坠子确实不大,寸许长,大小也就跟个桃核差不多。
  “这倒看不出什么来。”宁钰摇了摇头。

  看不出来莫辰也不失望,要是一看就能看出来,那他们早就能看出来了。
  “天下奇珍罕物不知道有多少,我才能见过多少。这张图样我留下,也带回去给师父看看,也许我师父见过。”
  “也好,要让你费心了。”
  “嗨,咱们谁跟谁啊,云师弟也就同我的师弟们是一样的。”

  其实还是不大一样。宁钰跟自家师兄弟其实关系不是太好。不是一个师父的,勉强维持也是面和心不和。一个师父的,其他人不免也存了一较高下的心思,胡真人待宁钰更偏重,同门之中气不忿的人可不少。
  天机山人多势众,不是回流山能比的。可是要宁钰选,他倒宁可自家也象回流山一样,人少,是非也少。
  不过回流山人虽然少,也出了陈敬之这样的事,可见不省心的人和事哪里都有。
  宁钰不是空手来的,他带了礼物来。

  也不是别的东西,一人一道符,护佑平安的。不管有用没有用,总是别人的一番心意。晓冬收到那道符好奇的要死,一转身就忍不住把袋口拆开看。
  就是一张黄纸,上面画了一般人认不出来的符,用个小袋子盛着。看着不起眼,摸着也是轻飘飘的,但是据说这个在外头可是一符难求,天机山的符不是人人都能求得到的。结果宁钰这一出手,就是人人有份都不落空,一点儿也不显得金贵了。
  莫辰进来的时候就看见晓冬把那张符纸举着,左看右看,一副着迷的样子。
  “看出什么玄机来了?”

  晓冬乐呵呵的的把纸放下,动作是挺小心翼翼的。这么薄的一张纸,说不得一个不小心就给扯破了,白糟蹋了好东西,当然得小心一些。
  “这个不要紧,宁钰他拿起笔来一时画个百八十张都有,你要乐意,一屋都能贴满。”莫辰笑着说:“不用这么战战兢兢的。”
  晓冬愣了,捏着那张纸晃晃:“这……这是骗人的?”
  “要说骗人也不尽然,求符的人,求的多半都是一个心安。再说,对立案庭人来说千金难求的东西,对天机山来说压根儿不算稀罕。”
  “既然不算稀罕,又为什么千金难求呢?”晓冬一时间没搞明白这句话前后矛盾之处。
  莫辰看了他一眼:“物以稀为贵啊。”
  哦……
  晓冬眨眨眼,明白了。
  明白的同时,天机山在他心目中高大又神秘的形象,随之崩了那么一个角。
  原来天机山的人和集市上做小买卖的奸商一样啊。
  莫辰也知道小师弟比较那个,嗯,单纯,耐心的给他解释一二。
  “一个宗门想维持下去,需要许多条件。其中很要紧的一条,就是得有钱。”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