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73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笑了一下,我说:“田光给我三家酒吧的经营权,现在不比过去,现在开酒吧很赚钱也很安全,但是,我需要你不仅仅开酒吧那么简单,我不想在被人拿着刀想拉到那就拉到那,我也不想别人想怎么踩我就怎么踩我,我不对付别人,我只要求自保。”
  张奇点了点头,没有说话,我知道张奇虽然看着像是一个地痞流氓,但是他心里该懂的都懂,而且他比我心狠手辣,有些事交给他,比我自己办要好,所以,我很庆幸那时候救了张奇。
  下了车,我看着医院,去找我妈妈的病房,到了病房,我看着韩凌在收拾东西,而我妈妈就坐在床边上,跟韩凌在聊天,看到我之后,韩凌很开心的就跑过来,本来想拥抱我的,但是看着妈妈也在,就没好意思。
  “你回来了。。。”韩凌说。
  我点了点头,但是我看着我妈妈脸上有淤青,我就问:“妈,你怎么了?”
  “没怎么,不小心碰到了柱子,没什么大不了的,韩凌是个细心的丫头,非说要住院。。。你别担心。”
  我听着妈妈的话,我怎么都不信,我看着站在一边冷着脸的周娜,她说:“能不小心碰到柱子?那柱子得有多大啊,阿姨,你怎么不说实话呢?”
  我妈妈听了,就尴尬的笑了一下,说:“小姑娘,那柱子就是挺大的,没事没事,我这不是出院了吗?走回家,回家,你们都去,我给你们做好吃的。”
  我妈妈着急的要出院,让我拎着东西,我知道妈妈不想说,于是我也不多问,我就拎着东西出了门,韩凌扶着我妈妈,我很开心,她对我妈妈不嫌弃,还很照顾,让我少了不少后顾之忧。
  我跟周娜走在一起,我问:“我妈怎么了?”
  周娜阴阳怪气的,说:“你这个好儿子都不知道,我怎么知道?”
  我听了就有点火气,周娜真的是嘴坏脾气倔,我说:“我有事,正事。。。”
  “有什么事比自己老娘被欺负了还要正呢?”周娜反问我。
  她的话让我立马就知道了,我妈妈绝对不是自己撞的,我问:“谁?”
  周娜瞪了我一眼,说:“你妈妈威胁我了,不让我说,我发誓了,谁说谁小狗,你自己猜吧,反正就那么几个人。”
  她说完就追上去了,我突然觉得有点好笑,这个周娜还真他妈是个直肠子,但是她的话却让我意识到了,欺负我妈妈的人应该是王青或者是陈玲,但是我妈妈不让他们说,我知道妈妈用心良苦。
  我们回到了家,说是家,其实是舅舅的家,到了家里,妈妈在自己的小屋里,给他们洗水果,拿糕点,弄的韩凌很不好意思。
  我拿着糕点丢给张奇,他就靠在门边上,像是木头人一样,这点挺好的。
  我妈妈跟韩凌说着就看着我,突然她走过来把我拉着坐下来,严肃的问我:“这么多天,你去那了?是不是去赌石了?”
  我听着就有点害怕,我说:“没有,跟,在,学校惹了点事,出去躲一段时间。”
  我妈妈听了就更生气,她说:“你不好好读书,你惹什么事?你知不知道妈妈很担心你,儿行千里母担忧,你不知道我这些天都是怎么睡的,你不声不响的走了,你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你真是不孝啊。。。”
  我妈妈说着就哭了,韩凌看着特别难受,自责的说:“阿姨,都是我不好,邵飞因为我跟别人打架了,都是我不好,对不起。。。”
  “韩凌你太死心眼了,不应该吗?你看看你自己受了多少委屈啊?”周娜生气的说,她把韩凌的帽子拿下来,吓了韩凌一跳。
  周娜说:“是他自己惹了人家,害的你被剃了头发,他替你打架不应该吗?”
  韩凌很尴尬,急忙把帽子给带上,我妈妈看着韩凌的头发,就很心疼,说:“大热天我说你带个帽子干什么,原来是头发,邵飞,你干嘛要惹事,你看把韩凌给害的,真是。。。韩凌,你放心,邵飞以后肯定不会亏待你的,他要是敢欺负你,你告诉我,我教训他。”
  韩凌擦了一下眼泪,瞪着我,说:“阿姨说的,你别怪我。。。”
  我咽了口唾沫,真的很感动,我妈妈说:“你们坐,我给你们坐饭,邵飞你陪着他们啊。”
  我妈妈说着,就走了,我看她离开之后,就坐下来,我问:“是不是陈玲跟王青欺负我妈妈了?”

  韩凌看着我,摇头,说:“阿姨不让说。”
  但是韩凌虽然嘴上不说,却不停的点头,也算是变相的告诉我了吧,我看着韩凌点头了,心里就恼火,陈玲,王青,你们两个,真的不怕死啊,妈的,怎么才能把你们从我的人生里抹除掉在也不来烦我呢?
  我站起来,跟王青走出去,来到围墙外面蹲在地上,张奇抽了根烟,我烦闷的看着远处的草堆,我说:“能联系到人吗?要我们自己的人。”
  张奇说:“要多少?”

  我说:“怎么也得四五个吧,要能打的,也要能下手的。”
  张奇说:“飞哥,为什么不找田老五?”
  我说:“不能总靠他,我不想瑞丽那边的人跟昆明这边有任何关系,楚河汉界懂吗?那边的世界太黑暗了,我不想污水污浊了我的世界,所以,我要自己的人马。”
  张奇吐了一口眼圈,说:“有,那么几个,我上初中的时候,有几个玩的不错的,有一个当兵的,最近退伍了,那天你给我十万,我请他出来潇洒了一下,本来只是装一装,让他很羡慕,我可以约出来谈谈。”
  “当兵的?愿意跟我干吗?”我问。
  张奇笑了一下,说:“他刚从安保行业辞职,退役了之后,上面给他转了一个保安的职位,他说他辛辛苦苦训练七八年,不是为了当一只看门狗的,我看行。”
  我点了点头,我说:“那行,叫来吧,只要他愿意跟我,肯定不吃亏。”
  张奇点了点头,就去打电话,我蹲在地上,突然听到了一阵吵闹的声音。
  “你怎么把我的鸡杀了?你讲不讲道理啊?你自己白吃白喝白住就算了,你居然还偷吃我的鸡?”
  “嫂子,不就是一只鸡吗?今天有客人,飞的女朋友,我得好好招待一下。。。”
  我听到是我妈妈的声音,还有我舅妈,我就站起来了,朝着院子里去,我看着我妈妈在拔鸡毛,我舅妈站在边上掐着腰脸色气的铁青。

  “什么玩意?你儿子的女朋友来了,你杀我家的鸡?凭什么啊?你有跟我说过吗?不问自拿就是贼啊,你这个偷鸡贼。”舅妈指着妈妈狠狠的骂着。
  我听着看不过去了,我走了过去,我看着妈妈站起来了,急忙从口袋里掏出来钱,说:“嫂子,对不住,对不住,这钱你拿着。。。”
  舅妈把钱夺过来,一把丢在我妈妈的脸上,彻底的发飙了,她指着我妈妈骂道:“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你自己男人死了,你还有脸回来?我要是你就死在外面了,回来了还不好好过日子,居然还偷鸡摸狗的,这点钱够干什么?我这可是土公鸡,好几百呢?你打发要饭的呢?”
  我听着就很火大,我走了过去,刚要说话,我妈妈就拉着我,说:“你进去,别说话。”
  我实在气不过,我瞪着舅妈,她没给我好脸色,她说:“看什么, 想打我?我就知道你是个白眼狼,好心收留你们,你们还要打要骂,还偷东西?你们是不是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