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71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姐,我们的关系什么时候到了这种地步?我是为你好,邵飞这个人野心太大,本事也太大,这种人为了出头一定会不折手段的,他接近你只是利用你而已,你别骗了,我看人很准的。”马欣苦口婆心的说着。
  “谢谢,但是你不也一样吗?你为了让爸爸把产业交给你,你拼命的学习,考上大学,拿了那么多管理证件,你为的不就是超过我,ok你做到了,我服,但是,请你不要贬低别人,你们之间唯一的不同只是在于你是五爷的女儿,你不用抛头露面不用打拼,我佩服所有靠自己实力爬上去的人,哪怕有一天他邵飞真的踩着我的脑袋爬上去,我也认了,那是她的本事。。。”
  我听到马玲的话,心里很热,她是个直爽的人,真的很直爽,我没有在听下去,我知道马玲对我是什么心思就足够了,而对于马欣,她是看透我内心然后鄙视我的人,对于她,我只能敬而远之,否则如果有一天她看不惯我,就想尽办法毁掉我的。
  我来到了温泉会所的一间客房,是马玲给我准备的,这个时候我电话响了,是韩凌的电话,我接了电话,她问:“你什么时候回来啊,我很想你啊。。。”
  我笑一下,我说:“最迟明天,照顾好我妈妈,我把这边的事情办完了,立马就回去。。。”
  “嗯,我看了新闻,瑞丽那边打架,很凶的,你不要打架啊,要好好的,知道吗?”韩凌说。
  我笑了一下,韩凌很关心我,这让我在外面打拼受到的屈辱一下子就消散掉了,我知道不管谁会利用我,谁会踩我,但是韩凌不会,她永远都是我背后的一片云彩,永远会笑着面对我的。
  我跟韩凌聊了很久,她跟我说了一些学校的事情,说陈玲没有在找他麻烦之类的,还说要给周娜介绍男朋友,但是又害怕太凶了。。。
  聊这些简单的事情让我很放松,其实我想过的生活就是这样的,简简单单的大学生活,但是一场变故把我的人生都改变了,把我那颗简单的心也杀死了。。。

  我的门被打开了,我看着拿着酒瓶进来的马玲,她仰天灌了一口酒,我急忙跟韩凌道别,挂了电话,她看我挂了电话,就坐下来,说:“跟女朋友聊天呢?你女朋友漂亮吗?”
  我不想跟任何提韩凌,所以我只是笑笑,她说:“你觉得我妹妹怎么样?”
  我说:“很漂亮。。。”
  “不但漂亮,还有气质是吧,我知道,有多少男人对着她流哈喇子,肥猪张也是一样,但是他不敢再来一次,我爸爸会杀了他的,哈哈,从小到大,她都是爸爸最省心的那一个,上学成绩非常好,又乖又懂事,但是有一点不好,喜欢圣母婊,妈的,要不是我亲妹妹,我肯定狠狠的刮她两巴掌。。。”
  我听着马玲的话,知道她喝醉了,我说:“你醉了。。。”
  “是啊,我醉了,呵呵,女人不醉,男人那有机会呢?晚上我给你机会。。。”马玲仰头又灌了一口酒。
  我把酒瓶夺下来,我说:“别喝了。。。”
  她伸手给了我一巴掌,说:“妈的,你装什么好人,我知道你怎么想的,你现在恨不得剥掉我的衣服,然后狠狠的干我一顿,但是你不敢啊,不对,你他妈的也装圣母婊,你可怜我是不是?我不需要你的可怜啊,来啊。。。”
  马玲狠狠的在我脸上身上扇着巴掌,我忍着,但是她越来越疯,我一把将马玲按在床上,深吸一口气,恶狠狠的看着她,她脸色变得害怕起来,身体僵硬,我知道她害怕,那天晚上的阴影一直挥之不去。

  我不是禽兽,我不会对心里病的女人下手,我说:“闭上眼睛。。。”
  她还很抗拒,我大声说:“闭上。。。”
  她紧张的闭上眼睛,很害怕,似乎在等待着恶梦的来临,但是我轻轻的躺下,将她搂在怀里,唱着歌,马玲说的对,我是那么想的,但是我必须要做一次生母婊,我要让她更加的相信我,直到有一天他为了我能跟马欣翻脸!
  又是一阵嘈杂的声音,手机的震动声将我从梦里面惊醒过来,我看着身边的手机,是马玲的电话。。。
  我看着身边早就空无一人的床,心里有些失落,昨天晚上我搂着马玲睡了一夜,强制的让她睡在我身边,她很抗拒,但是抗拒中坚持着,我让她克服恐惧,虽然我不是心里治疗医生,但是我知道,治疗心里疾病需要一步步来,如果强迫她只会让她更加的严重。
  所以,我先让她接受男人。。。
  我成功了,她睡着了,在我身边睡了一夜,我到夜里三点才睡的,这一睡,就是五个小时。。。

  我接了电话,马玲说:“谢谢你。。。”
  我笑了一下,我说:“没关系,你开心就好。。。”
  “我占时不想见你,不要问我为什么,我需要见你的时候,会打电话给你,那时候,我希望你能随叫随到。”马玲说。
  马玲说话的语气有点软,我知道她的内心上有变化,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做法对她起到了作用,我嗯了一声,没有多说什么。
  马玲说:“你的事,我会关注的,如果田光解决不了,我会想办法的,就算田光挂了,我也会留着你的,摇钱树。。。”
  她说完就挂了,最后一句让我很郁闷,不管怎么样,我都脱离不了摇钱树这个外壳。
  这个时候,我的门开了,服务生叫我出去,说是五爷要见我,我急忙收拾了一下,跟着他去见五爷,我被带到一个院子,院子里都是树,樱花树,枫叶树都有,我看着五爷坐在一块石盘上,抽着水烟,烟筒很大,他抽了一口,就吐出来一大口烟,看到我来了,就招招手,然后剧烈的咳嗽起来。
  我急忙过去给他拍背,五爷感激的笑了笑,我拍了几下,他好多了,说:“哮喘的毛病让我痛不欲生,让我不得不放弃我所钟爱的。。。”
  我没有说话,只是赔笑了一下,五爷把烟筒放下,站起来,说:“邵飞啊,有没有听过泥菩萨过河的故事?”
  我点了点头,我说:“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
  他点了点头,说:“这个世界上,靠谁都不如靠自己,才华呢,你是有的,但是机会难得,瑞丽遍地是金,但是这些金子都是被人控制的,想要在这里出头,除了赌,就是拼,前者风险最大,后者拿命来拼,都是不容易的。”

  五爷的话说的很对,不愧是老江湖,但是我不知道他想说什么。
  五爷看着我呆板的样子,就说:“我六十岁了,我十三岁就跟着我父亲走马帮,东南亚都走遍了,打打杀杀的,说是创下了家业,其实也没有多少,总总加起来不过七八千万,还要维系着这么多产业的生存,说不爱财是不可能的,但是我老了,拼不动了,只能靠年轻一辈人来帮我了。”
  我听了就说:“马大小姐还有二小姐?”
  五爷笑了一下,说:“我最喜欢的还是马玲,她像我,但是她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让我也只最痛心。”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