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964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杜蕾问丁一:“你来了,江市长怎么着呢?”
  丁一听嫂子说起江帆,心里自然有些委屈,但她不想将自己的不快传递给家人的,何况是她和江帆之间的事,就说道:“他有自己的安排,来,我帮你们包饺子吧。”说着,就转身去洗手。
  聪明的杜蕾还是看出了丁一的不高兴,就溜回厨房,跟陆原小声说道:“说起江帆,小一似乎不高兴,是不是他们俩闹矛盾了?最近她总是一个人回来。”

  陆原说:“妇人之见。”
  正说着,丁一进来了,说道:“说谁哪?”
  杜蕾赶紧嬉笑着说:“还能说谁,他只有说我的本事,别人是不敢说的。”
  吃完饭,陆原送丁一回家,出了家属院大门口,丁一说:“哥,你把我送到老房子去吧,我想去那儿呆一晚。”

  陆原吃惊地说道:“这么晚,去那儿干嘛?”
  丁一支吾着说:“想去看看,好长时间不去那里了,正好明天是周末。”
  陆原开着车,向城西驶去。他的本意不想把丁一送到老房子,但是为了多走些路,他就暂时往那边驶去,说:“你是不是跟江帆闹别扭了?”
  陆原问的这么直接,丁一并不感到意外,因为这段时间她不但回家的次数比以前多了,而且每次回来都会在家里吃饭,这是她跟江帆结婚后几乎是没有的,这一点,相信哥嫂他们早就看出来了,只是不问自己而已。
  丁一叹了一口气,无奈地说道:“如果我知道我们闹了什么别扭就好了,问题是到现在我根本不知道我们在哪里出现了问题?就这么不冷不热的,我都快崩溃了……”
  说到这里,丁一委屈的眼泪就出来了。
  至此,陆原这才相信丁一跟江帆之间的确出现了问题。他说:“你们没好好谈谈吗?”
  丁一擦了一下眼泪,说道:“怎么谈?难到要我问他,喂,我哪儿做错了吗?”
  陆原知道尽管妹妹柔弱,但内心坚韧,而且有时执拗,认准的事也是不轻易回头的。但他还是耐心地说:“我认为,你完全可以去这样问他,因为你们不比一般的夫妻,你们是被苦难洗礼的夫妻,那么难的岁月,你们都没有抛弃对方,无论眼下还是将来,我感觉在你们之间,不会有任何苦难和阻力的,你们熟知对方的一切。”
  哥哥的话,说得丁一的心都软了,想到过去,她的眼泪流得更欢了……
  陆原见她低头默默地流泪,知道自己的话起了作用,眼看到了国道边上的白杨大道,他就说:“不去老房子了好吗?回家,跟江帆好好谈谈,你们错过了许多美好的时光,不要让今后的时光蒙上任何黑暗。”
  陆原就一踩油门,驶过了白杨大道的路口。
  到了楼下,丁一下车,说道:“哥,谢谢你。”
  黑暗中,陆原看着她,说道:“不用谢,有事及时跟家里说。”
  陆原在院子里掉头后就驶了出去。
  丁一跟哥哥挥了挥手,抬头仰望了一眼三楼,就见从厚厚的窗帘透出朦胧的灯光,她的心一热,江帆在家。最近,江帆很少这么早回来,甚至好几次他都是住在办公室,哥哥说得有道理,他们经历了这么多,眼下应该没有任何障碍能把他们隔开。
  想到这里,丁一的眼睛有些发热,自己是怎么了?哪怕是江帆有意冷淡自己,自己也应该开诚布公地和他谈谈,而不该跟他怄气。

  想到这里,她的脚步便轻松了许多,快步向家里走去。
  进来后,她细心地关好走廊的门,紧走几步,就到了房间的门,刚要开门,门就从里面打开了,江帆站在门口。
  江帆微笑着接过她手里的包,说道:“冷吧?”
  丁一点点头,感觉今天江帆的情绪不错。
  江帆说:“我给你打了电话,你的电话关机了,我想你肯定是给小虎送门票去了,就给杜蕾打了,杜蕾说陆原刚送你出门。”
  丁一一听,就赶忙拿出手机,一看,果然是没电自动关机了。她进屋后,看见了餐桌上摆着没吃的晚餐,居然旁边还有一瓶红酒。她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对不起,我以为你在外面吃了,所以就去哥哥家吃了饭才回来的。”
  江帆仍然微笑着看着她,说道:“没关系,我吃,你不介意陪我再吃一点吧?”
  丁一感觉他们陌生了几天后,江帆话里透着客气,不知为什么,她内心有了一种异样的感觉。
  江帆帮她脱下外套,拥着她坐在餐桌上,他调暗了餐厅的灯光,然后打开了红酒,给她倒了一点,自己也倒了一点。
  丁一心里就产生了疑问,本来他们准备要宝宝,她早就明令禁止江帆喝酒,只是最近他们俩人之间的冷战,把要宝宝的计划早就抛到九霄云外去了。今晚倒好,不但他喝,还让自己喝,看来江帆全然没拿这事当事!

  丁一有了些许的不高兴,她还是耐着性子问道:“一定要喝酒吗?”
  江帆笑着说:“喝点吧。”
  江帆说着,就端起杯,跟她示意了一下,干了。
  丁一看着他,只好干了。
  江帆刚要拿酒瓶倒酒,哪知,被丁一抢先拿去酒瓶,丁一不由分说,就给他的杯里倒了满满一大杯酒,然后又给自己倒了一大杯,她眼睛含着泪,说道:“江帆,好长时间我都不敢沾酒,不敢沾刺激性的食物……但今天……”她说不下去了,端起酒杯就要喝干。
  江帆眼疾手快,赶快夺过她的酒杯,殷虹的酒液洒在了白色的桌布上。
  江帆控制住了丁一的酒杯,也把酒瓶控制住,他赶紧用餐巾纸擦着桌布,但是,红色的酒液是擦不掉的,一大片的红紫,看着让人头晕目眩。
  江帆撤下了餐布,重新摆好了菜盘,说道:“丁一,我今天本来是想好好跟你谈谈的,没想到你把我的心情搞砸了。”
  听他这么说,丁一就像不认识他一样看着他。半天,她才咬咬牙,装作很平静地说道:“对不起,我见你让我喝酒,心里的确有些生气,因为,我这一段时间我的努力白费了……好,我收起我的小性儿,你有什么话尽管说,我、不再闹了。”
  江帆双手撑在桌上,低着头,沉默了半天才说道:“好,那我们先吃点东西,这是我今晚精心准备的菜品,你会感兴趣。”
  江帆这样说,丁一才低头打量了一眼桌上的菜品,一共四个。一个是小葱拌豆腐,一个是山药片炒木耳,一个是荷兰豆炒胡萝卜,还有一道炸鸡串,超市里买的,名字叫骨肉分离。

  丁一她看了一下,勉强点点头,说道:“不错。小葱拌豆腐,一清二白,山药炒木耳,黑白分明,荷兰豆炒胡萝卜……也应该是清清楚楚,煎炸鸡串……骨肉分离……”
  丁一本是无意点评这四道菜的含义,她只是随便说说,说道最后,她自己都被自己的注解惊愕住了,抬头看着江帆。
  哪知江帆深沉地冲她一笑,然后竖起大拇指,说道:“了不起,能解释出这四道菜的含义,真是让我佩服!”
  丁一完全惊呆了!
  她不再说任何话,只是呆呆地看着江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