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957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一年,北方的冬天来得比较早,刚进入十一月份,就有了冰天雪地的感觉。据气象部门证实,这一年的冬天,是有气象记录以来同期气温最低的时刻。
  北京周边地区冬季供暖都是在十一月十五号,但由于今年冬天异常寒冷,北京宣布提前五天供暖,随后,北方大部分地区也都先后宣布提前供暖,有的五天,有的三天或者两天。阆诸则随着北京提前五天供暖。
  这天下午,丁一正在为晚上的直播做准备,这时,她接到了小区打来的电话,说物业要试暖,检修工一会登门。
  丁一有些犯难了,自己离不开,哥哥又不在家,一会杜蕾就该去接小虎了,没办法,她只得给江帆打电话,告诉江帆,问他这会有没有时间。
  江帆知道丁一在上班的时候轻易不会给他打电话,打电话肯定是有事,就问:“什么事?”
  丁一就说一会物业的水暖工要检查暖气,她离不开,问他能否有时间去给水暖工开下门。
  江帆笑了,说道:“这种事我怎么都能抽出时间来,好的,遵夫人命,马上去老房子开门。”
  丁一笑了,撒娇地说道:“好啊,那就辛苦江先生啦——”
  江帆小声说:“晚上回来想着犒劳我就是了。”
  丁一听江帆这么说话,就知道他旁边没有人,就说道:“你这是典型的邀功求赏行为。”
  挂了丁一电话,江帆叫来邸凤春,说道:“小邸,我有急事要回趟家,家里试暖,我得去开门,有事的话给我打电话。”
  邸凤春说:“我替您去吧?”
  江帆说:“不是我住的哪儿,我住的地方部队早就供暖了。”
  邸凤春不再说什么了。
  江帆开着车,来到丁一老房子,物业的人还没到,他就想起上次没有看完的丁一的日记。就换了拖鞋,来到了楼上,看了看书柜下面的橱柜,刚想拉开,忽然就有了一种很别扭的感觉,好像自己的行为有些不轨。但最终强烈的好奇心占了上风,他拉开了橱柜,找出最上面的那本,因为这是他那天没有看完的那本。
  他一页页地翻看着,翻到了下一页,就见这天的日记第一行第一句话就写道:今天,科长要来阆诸考试,我把老房子收拾出来,准备让科长住在家里。
  江帆眉头一皱,他从来都没听彭长宜说过住在她家这件事。

  他接着往下看到:
  “下午科长下课后,被爸爸从学校请到家里来吃饭。平常很少喝酒的爸爸,今天非常高兴,声称要好好陪科长喝几杯,结果,被陪的人没喝多,陪人的倒把自己喝倒了,呵呵。晚上,我陪科长来到了老房子……”
  看到这里,江帆似乎有一种特别的感觉,他的呼吸似乎急促起来。但是,丁一在省略号的后面,没有任何文字了,难得,这个省略号有什么不好说的吗?
  他急切地翻过这一页,就见日记进入了下一篇。
  就见丁一写道:“我不知该怎样描述昨天的感受,心情很复杂,乃至于日记都没写完……
  就是这时,院里传来说话声:“家里有人吗?”
  江帆一听,就知道是检修人员来了,他手里拿着这个本子,就下了楼。
  进来的是两个水暖工,见这家地板擦得干干净净,他们站在门口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江帆说:“进来吧。”
  其中一个人说:“还是给我们找拖鞋或者是鞋套吧,楼上楼下我们都要检查到。
  江帆弯腰从鞋柜里拿出四个塑料鞋套,递给其中一个,说道:“这个有点薄,套两层。”说着,又递给另外一人四个。两人套好鞋套,楼上逐个给暖气放水,江帆递给他们一个小盆,为的是不让暖气的水滴在地板上。
  等两人检查完后跟江帆说道:“这个房子的暖气还好,但年头还是有点长了,现在正在试压,多观察一会,如果有漏水的地方,好及时给物业打电话。”

  江帆点点头,说道:“好的,谢谢你们,辛苦了。”
  两个人水暖工听口音不像本地人,他们可能不认识眼前这个人就是本市的市长。
  送走两个水暖工,将他们扔在地上的鞋套扔掉垃圾桶,江帆还是拿起了拖布,稍稍浸湿了一些,上上下下又将地板拖了一遍。丁一有个习惯,尽管她不在这里住,但是她至少每周要来这里搞一次卫生,这个习惯由来已久,以至于影响到了全家人。就是她在外地上班回不来,父亲也会经常来,包括乔姨,陆原就更不用说了,现在的陆原更是每周必到,清扫院子的脏活他几乎承包了下来,冬天扫雪,夏天除草,包括一些平常对老房子的维护,都是他的事。

  丁家人尽管谁都不说明,但都在以这种方式怀念着这个老房子的过去。
  江帆是最懂丁一对老房子的感情的人,所以,既然来了,除去院子,他就上上下下再次将室内擦拭了一遍。收拾完后,他洗了洗手,坐在阳台的躺椅上,再次捧起了丁一的那本日记,翻看了她的另一篇:
  “昨天的一切恍惚是梦境,尽管之前有过男生吻我,但那只是一掠而过,完全是不一样的感受……这应该算是我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吻……”
  躺椅上的江帆,尽看到这段文字后,呼吸急促,脑海瞬间出现的眩晕,眼睛似乎也出现了黑蒙,他不得不闭上眼睛,半天,才慢慢恢复了正常,他的手有些颤抖,但强烈的欲望还是驱使他继续往下看。
  “……我们没有继续下去,他说,有个人比他更爱我……那天晚上,他没有在我家住,他说这是我的闺房,让邻居知道住进来一个男人对我影响不好……”
  明白了,原来,自己的爱情是彭长宜相让的结果?!

  这个发现让他有如鲠在喉的感觉。
  江帆闭上了眼睛,脑袋靠在躺椅的小枕上,浑身有些软弱无力,平静了一会,他继续看下去:
  “……爸爸后来批评我了,他怪我没有说清楚,结果他误将科长当成了我的男朋友,他说自己还理所当然地看着人家给自己买礼品,这一点他很羞愧……”
  江帆继续往下翻,那些记录工作和生活琐事的内容他就快速翻过,翻着翻着,眼睛就停了下来:
  “今天晚上,在办公室见到了科长,他来办公室收拾东西,明天,下周一他就要到北城走马上任了,他说,他永远是我的科长,有事找他,他会全力帮助我。我信。另外,他还跟我说,让我有事找市长、部长,他们都会帮助我的,我也信……”
  “他让我信任,也让我感动,他是一个知道该怎么做的人,也是一个非常自律的人……”
  江帆快速往下翻着,当然,里面还记述了他,关于他在丁一的眼里是怎么样的一个人,江帆没了好奇,他现在只关心丁一和彭长宜之间都发生了什么。
  在另一本上,丁一又写道:“三天不记日记了,不是没得记,是实在太惊心动魄了,我没想到,一同生活了那么多年的夫妻,反目后,竟然比仇人都仇……”
  她说的是那次江帆在宾馆被袁小姶下毒的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