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1094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媳妇,你不用天天守着我了,该班班,我这有护士看着,没问题的,再说,不是废了条腿,我自己能行的。”李牧说。
  冯玉叶给他夹小菜,说,“我已经把工作辞了,现在啊,是普通的等待安排的干部。家里有刘妈和陈春英,孩子不需要我操心。你安心养伤,我瘸了我照顾你一辈子。”
  李牧喝完最后一点,把碗放下来,“是我拖累了你。”
  冯玉叶看着他说,“那你后半辈子乖乖的听我的话,补偿我。”
  用完早饭,冯玉叶说,“好好待着,我出去一下。”

  主治医生那里,陈韬已经在等着了,和主治医生聊了不少。他早早的到了医院,询问李牧的情况。和他一起过来的还有石磊。其他人想过来,被温朝阳阻止了。这也是李牧的意思。他不知道如何面对昔日的老战友老部下。
  看见冯玉叶过来,石磊又要哭出来,“嫂子,他们要把班长送去荣军医院。”
  主治医生说,“李师长恢复的情况是不错的,外伤恢复得很好,左腿的问题也不大,但是右腿……进行了几次手术,里面的弹片都取了出来,但是……以现在的医学条件来看,我只能说站起来的可能性是有的,但概率很小。”
  陈韬对主治医生说,“医生,谢谢了。”

  主治医生出去。
  陈韬愧疚地看着冯玉叶,说,“小冯,李牧现在的情况已经不适合担任任何职务,把他送到荣军医院也是总部的意思。”
  “陈副总,你知道的,把他送到那个地方去,是要他的命。他离不开部队,官是越当越大了,可你看看,你什么时候离开过一线。你们这些当领导的早应该阻止他,可是你们没有。现在残废了,往荣军一扔不管了。他现在的意志很消沉,你们这样做,会让他彻底废掉!”冯玉叶盯着陈韬说道。
  石磊忿忿的瞪着陈韬,胸口剧烈地起伏着。
  “小冯……”陈韬艰难地说着,后面的话却是一个字也说不下去了。

  他转身大步走向病房,冯玉叶和石磊紧紧跟。
  陈韬推开门,李牧坐在轮椅,看见他笑着举手敬礼,“首长好。”
  面沉入水的陈韬走到李牧面前,看着他,沉声说道,“李牧,你的第三师要交给别人了。”
  李牧点头,“我这个样子,当不了师长了。”
  “编制改革正式全面拉开,三军部队都会进行大规模的整编。你的老部队第九旅要和你带出来的107团合并整编为陆军第一支空突击师。你带过的701边防团要改成武警。武警第三师的陆航团要移交给武警总队。海军陆战队要扩编,伞兵部队要改革。李牧,改革最大的浪潮已经到来。”
  陈韬盯着李牧,缓缓地说道,“医生说你站起来的希望渺茫,渺茫,但只要有一丝希望,你都不能放弃。你不是一直期盼着大规模整编的这一天吗,现在这一天到了,你呢,你不站起来,会永远错过你人生的最精彩!”
  李牧的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他微微摇着头,声音低沉而疲惫,没有丝毫的精神,“我有点累,想休息。拼杀了这么多年,也该部队养我了。”

  “放你他-娘-的-狗屁!”陈韬指着李牧,“我告诉你,总部已经决定让你退役,把你送到荣军医院去,送到疗养院去,下半辈子你和退离休的老头老太太一起过吧。”
  猛地,无神平前方的李牧扭头盯着陈韬,怒火逐渐的从胸腔里冒出来。
  石磊抹着眼泪说,“班长,他们要你脱了军装,你再不站起来,你当不成兵了,班长!”
  李牧冲陈韬怒道:“凭什么!凭什么让我退役!凭什么!我坚决不退役!我绝对不!陈韬我-操-你-妈-的是你说我天生是当兵的!是你说我除了当兵干什么都不行的!凭什么我残废了不要我!凭什么!我-操-你-妈-的你凭什么不要我!你骗我!你欺骗我!我残废了你不要我!陈韬你-他-妈-的不是***员!”

  陈韬迸发出平生最大的吼声:“那你他-妈-的倒是站起来啊!!!”
  “陈韬我-操-你-妈-的!!!”
  李牧猛然站了起来,死死的站住,死死的站稳了在那里。他指着陈韬怒骂,“你言而无信!你是个王八蛋!老子不退役!老子死也要挺着死!”
  陈韬、冯玉叶、石磊泪流满面,呆呆的看着李牧。
  盛怒之下的李牧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他哭了,他哭着对冯玉叶说,“媳妇,我不退役,我不退役,让我干什么都行,让我干什么都行,媳妇,你跟你爸说说,不要不要我……”

  冯玉叶走过去抱住李牧。
  盛夏季节,南大地,炎热的正午,又是一年毕业季。
  普拉多警备车开道,由考斯特巴车组成的车队开了大桥,这座数十年历史的国人自己建造的第一座跨越长江的大桥一如既往的熟悉。
  车队一路疾驰开进了三军世界关系大学。
  又一年,这会儿是六月。按照往常,毕业军官早已经下部队实习去了,但今年有所不同,起码对三军世界关系大学来说是有所不同的。
  这一年,全军部队将会迎来一个全新的变化,巨大的,深刻的,全面的,新颖的。
  车队进入学校,黄友全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心理暗暗道了一句,嗯,午饭是不吃了,得找他聊聊去。

  “黄参谋长,这边请。”下车后,接待的干事看见黄友全站在那里张望,道。
  黄友全问他,“我不吃饭了,麻烦你带我去见李牧同志。”
  “李教授啊!要不吃了饭再去。”干事说。
  “不了。”黄友全摇头。
  干事便叫来一个兵,领着黄友全找李牧去了。
  李牧在世界关系大学任教已经半年有余,手执教鞭于教案前,面对众多瞪着渴望眼睛的年轻学员,已经步入而立之年的李牧颇有年到头的感触。
  面向在职干部的侦察与特种作战高级培训班,面对广大在校学员的侦察与特种作战课程,李牧被予以重任。全军高级军事干部,他是唯一一位作战经验最为丰富的。他亲身参与指挥和执行的经典军事行动,被制订成册,成为最高密级教材。
  《小型突击队在现代化战役战场的战术运用》,《情报与通讯在特种作战的支持运用》,《外军特种作战训练与战术特点》,李教授主讲的三门课程被列为必修课,也是学员们最感兴趣的三门课程。

  这些信息,黄友全在来之前已经了解得很清楚。
  此次过来,已经升任军参谋长的黄友全,是过来挑选学员干部的。当然,他不必亲自过来,如果不是为了见李牧的话。
  “首长,李教授住在这里。”士官指着教员公寓三楼的一个房间说。
  “好,谢谢你了小同志。”黄友全点头。

  士官给黄友全敬礼离开。
  黄友全站在门口处,整理了一下着装。他穿的是夏常服,大校军衔挂着,他已经是大校副军职干部,很快会获得与他的职务相匹配的少将正军职,迈入将军行列,只是时间问题。
  时隔近两年,再一次见到那位之前在陆院的时候打过架的年轻人,快四十岁的黄友全心里却是又如面见大首长的忐忑。
  日期:2017-07-07 18:1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