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个夏天躁闷的夜,我和新来的房客……》
第24节

作者: 暖小小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是什么树?”那女的又开口了。
  我顿下脚步回头,就见她指着倚在墙边的那几颗庙树。
  “那是庙树,我们这基本有院子的人家都会种。”
  “庙树?”女人笑,有些疑惑的朝我看过来,“好奇怪的名字,有什么说法吗?”
  “……”这位!我又不是导游,能别问那么专业的问题么?!
  我无语,刚想说不知道,某学长的声音就响起,“庙树也叫印度素馨,缅栀子,东南亚一带很常见的树。”
  我下意识的朝某学长看过去,就见他看着那几颗庙树又说:“它的花是佛教五树六花中的六花之一,寓意复活,新生,孕育希望……”
  我胸口一怔,脑袋瞬的闪过的我坐在庙树下,低头看着手里的鸡蛋花时,一道荫影罩下的瞬间……
  “在东南亚一带的寺庙里被广为广泛栽植所以也被叫做庙树或者塔树……对了!他还是隔壁老挝的国花。”

  “哇——学长,你又刷新了我对你的认知!”
  我回过神来,忽的发现那个蒋学长正在看我……或者更应该说,我刚才是看着人家走神的更贴切。
  我蹙眉,下意识的别开眼,那牵着女人手的男人就说:“我说蒋大律师,你这哪是来旅游的,是来抢导演饭碗的吧!”
  “噗——”那女的噗笑出声。
  至于某学长也微扬轻笑了声,我没忍住跟着弯起唇,却忽的觉得哪里不对……
  律……师?!
  我笑僵在唇边,转头看向他。
  “来的时候做了功课。”他说着,转头看我,唇角含着笑意的他看起来没刚才严肃了,“对了,你们当地人应该是叫蛋黄花是吧?”
  我是有些走神的,过了一秒才将他的问话过脑,轻抿了下唇回,“……鸡蛋花。”
  “噗——”那女的再度笑出声,而且比刚才还夸张,“哈哈哈哈——这个厉害!我能笑一年!”
  有什么好笑的?而且好笑到能笑一年?
  我是莫名其妙,那女人的男朋友也是笑不停,至于那位蒋大律师到也不是很在意的微微弯起唇,垂眸轻摇了下头又看向我,朝着我身后又努了努下颚。
  我会意,转身继续往前,“现在我们这空房很多,楼上楼下都有房间。不过景城虽然天气热,却有些巢湿,我建议你们住楼上……”
  我一边走一边说,脑袋却不停的闪过律师两个字,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忽然间就对这两个字在意了……

  好像我能做点什么的感觉在心头涌动,但是我又想不到我能做什么!
  走到A栋前,女人说先看看房间,我随便打开了连着的两间房给他们看,看他们的样子是还算满意。
  然而,当我问他们是不是就这两间的时候,男人征求女人的意见,然后女人又选择困难的要我带他们在看看楼上。
  我完全没有意义,在刘远明老妈和女儿都还在外面柜台的情况下,我还真希望他们能多看会。
  我又带他们上了楼,然后打开了靠中间的两个房间给他们,就退到走廊的围栏前看着。
  他们在里面绕了一圈,没多会就出来了,那女的走到围栏前双手杵着围栏向下看一边说:“你们这还真的不错,别院小楼,别有一番味道,而且真的是方便又清净。”
  这会是淡季,我们这就一楼租出去两间,二楼只出去一间,而且都是没开车来的,看起来当然清净。
  我笑笑,“就这两间了吗?”
  那女的回过头,看向两男人,“你们觉得呢?”

  她男朋友立马就笑嘻嘻的说:“当然是萌小主说了算。”
  女人一下就笑了起来,那种洋溢着幸福又满足的笑……哎……又是辣眼睛又是辣耳朵!
  “学长觉得呢?”
  姓蒋的微微弯起唇,“女士说了算。”
  女人又笑了,抬起手轻拍了下,“好吧,那就……”
  她声音一下顿住,转而说:“对了,我看后面还有房间,那……”
  “呵。”没等她说完我就笑了,“那边是老房了,达不到这边的标准,这边八十,那边才四十。”
  完全不用怎么解释,只要说价格就能知道差异,某小主念头一下就断了。

  “那就这两间吧。”
  我又笑了笑,“你们看谁跟我出去登记一下,顺便拿钥匙。”
  “我去吧,顺便把车开进来。”姓蒋的说。
  “那就麻烦学长喽。”女人对他甜甜一笑。
  他对女人弯了弯唇,转眸看向我,手轻抬了下,“走吧。”
  我没吭声,微微低头就往楼梯口走,他跟在我后面,一直到下楼都没说话,到是楼上的两人,叽叽喳喳就没停过,夹杂着笑声。
  怎么娇爹怎么宠溺怎么恶心怎么来!
  我下了楼梯往前走出一段,没忍住掏了掏耳朵,那姓蒋的忽然说:“你的脸没事吧?”
  “嗯?”我愣住,手还搭在耳朵上就转头看他。
  “脸。”他看着我,抬手朝着自己的左脸颊指了指。
  我会意过来,连忙放下手摇头,“没事。”
  想来他们刚才是从老太太甩我一巴掌的时候就在看热闹了。
  他蹙了蹙眉,“我建议你去医院看一下,不要觉得只是一巴掌不在意,很可能会伤及到耳膜。”
  “……”这人不会把我刚才掏耳朵的举动当成了我耳膜可能怎么了吧?!
  我有些哭笑不得,很想告诉他,我只是觉得楼上那两位声音太剌耳,感觉比老太太一巴掌更厉害。

  而且,就这样我都要去医院看看的话,我估计一年有半年都得在医院度过,哪有那么娇气。
  不过心里是那么想的,但人家这也是好心,所以我还是点头笑着回,“知道了,谢谢。”
  他又蹙了下眉,视线一挪看向院前的铁门,没再说话,不过看那侧脸……怎么都有种脸拉下来了的感觉。
  我有些无语的收回视线也转头看向铁门,“呃……我先帮你开门吧,把车先开进来,然后再去登记。”

  “嗯。”他淡淡的应了声,很淡很淡。
  “……”我更无语了,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走到院门前,我才低下头开门,刘远明老妈含笑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问人家是不是决定住下了。
  我没回头,只听到那姓蒋的又是极为淡漠的嗯了声。
  虽然自己刚才也被嗯了,但是这会听着刘远明老妈被嗯,我心里说不出的爽快。
  毕竟能看到老太太热脸贴冷屁股的机会简直少之又少。
  我带着幸灾乐祸的心拉开铁门转头,就见那姓蒋的已经朝我走过来,而刘芸站在侧门,刘远明老妈站在侧门的阶梯上,两人表情均有些无语。
  我没说话,只是看着他,他板着个脸淡淡扫了我一眼直径越过我往外走。
  我不由得暗叹这人脾气真大,对着他背影轻扯了下唇,刚想别开眼,视线的余光里忽的闪进一道人影。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