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219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美得你!”董雅洁白他一眼,又正色道:“小明,你有你的想法,我可以选择不干涉,但是,公司的首席执行官虽然没有太多的决策权,但位置却至关重要,不能你说是谁就是谁。况且,即便我同意了,夏凝海也不一定会同意,这一点你不会不明白吧?!”
  “我当然明白,下午你跟夏凝海商议新公司事宜的时候,我会带她来见你们,但事先说好,我的立场很坚定,必须是她,只能是她!”

  “你……”董雅洁瞪了瞪眼,随即又无奈的摇摇头,说:“好吧好吧!等我验过了那个人的成色之后再说吧!”
  “放心,我是不会在这种事情上胡闹的,”萧晋再次站起身,说,“那个人虽然算不上什么商界精英,但也不是没什么经验的雏儿,单就公司管理方面,不会比你集团下属某个子公司的经理差的,反正你也是打算着从下面提拔一个人上来管理新公司,没什么区别嘛!”
  “你怎么知道我是这么打算的?”董雅洁诧异的问。
  “不告诉你。”萧晋贱贱冲她眨了眨眼,然后转身就走,“好了,话说完了,我先闪人,下午我会让那个人直接过来找你,我还有事,就不过来了。”
  “你对新公司的成立和规划就没有一点兴趣和想法么?”董雅洁追问道。
  “我所有的想法都已经告诉你了,剩下的你全权处理就好,我相信你。”
  说话时,萧晋的人已经到了门外。

  董雅洁愣怔片刻,忽然就有些恼怒的跺了跺脚,不忿道:“这个混蛋!总是弄出一堆烂摊子然后撒手不管,搞得老娘像是他的佣人一样。啊!真是超级不爽,好像暴揍他一顿啊!”
  “扑哧”一声,旁边传来了轻笑声。
  董雅洁转过头,不满的问方菁菁道:“你笑什么?看到我生气,你就那么开心?”
  方菁菁抿唇点点头,微笑说:“董总你刚才的样子好可爱,就像个被男朋友气到了的小姑娘似的。”
  “胡说!他……”董雅洁本想说他怎么配当自己的男朋友,话刚出口就反应过来,现在可不就正拿萧晋当借口呢吗?眼角抽搐一下,只好又改口道:“他、他本来就是老娘的男朋友啊!”
  “是是是,您自己选的男朋友,回头你自己教训。”方菁菁摇了摇头,走向房门道,“我去准备一下下午所需的材料。”
  出了诗咏国际,萧晋直接驱车来到了江天路九号,这一次无需再用什么借口,直接摁了辛冰家的门铃,电梯就畅通无阻的将他带到了二十八楼。
  电梯门打开,毫不意外的露出了罗小萌那清秀却表情很臭的脸。
  “你来干什么?”
  “你来干什么?”
  话问的非常不客气,但罗小萌却没有挡住门口,而是第一时间就让开了。
  这显然只是人家女孩子发泄一下不爽而已,但萧晋却从来都不是什么绅士,跟人家擦肩而过的时候回了句“反正不是来干你的”,把个小姑娘气的暴跳如雷,忍不住“嘿呀”一声,拳头就捣向了萧晋的后脑。
  萧晋头都不回,只是稍稍往旁边歪了歪,让过拳头的同时,右手食中二指并起为剑,在罗小萌的右乳下戳了一记。
  被吃了豆腐,罗小萌觉得自己受到了奇耻大辱,收回拳头,秀腿高抬,脚尖就迅猛无比的踢向萧晋的太阳穴。

  这是杀招,显然这姑娘是真的恼了。
  然而,这次萧晋却连手都不还了,理都不理她,自顾自的向屋内走去。而罗小萌的腿则只抬到一半,就突然感觉到肋下一阵抽痛,仿佛岔了气似的,踉跄了一下才没有摔倒。
  “姓萧的!你对我做了什么?”
  “没什么,就是截了一下你的气血,乖乖站着别动,一会儿就好。”萧晋头都不回的说,“记住了,这次算是个警告,下次要是再敢随便对小爷儿出手,小爷儿就废了你。”
  “你……”罗小萌脾气火爆,哪受得了这种羞辱,当下就要不管不顾的往前冲,可刚跑出两步,肋下的剧痛就让她坚持不住栽倒在地上。
  辛冰见状连忙放下手里正在看的书本,走过去将罗小萌搀扶起来,安慰道:“好了,消消气,你现在不是他的对手,冲上去还不是要被他欺负?”
  “可是……”罗小萌委屈的眼珠子都红了,“可是他欺人太甚!”
  辛冰淡淡一笑,瞥了萧晋一眼,说:“你就当他是个街头混混,不跟他一般见识就好。”
  萧晋哈哈一笑,随手拿起辛冰刚刚在看的那本书,说:“冰冰,成了我的人,称呼倒是变得尺度够大啊!不叫萧先生也就罢了,怎么直接就给下放到街头混混的阶层了呢?”
  辛冰扶着罗小萌在沙发上坐下,道:“对女孩子说话带‘干’字,可不就是不入流的小混混才能干得出来的吗?”
  萧晋无所谓的耸耸肩,翻开书本,发现上面竟然都是些拗口的文言,不由又翻回书封,这才看清,那上面写着三个字——莺莺传。
  像辛冰这样有味道的美女看古典文学,自然是相得益彰的,但是看《莺莺传》就有点儿不对劲了。
  所谓《莺莺传》,就是《西厢记》的初始版本,故事人物和脉络基本相同,但最终结局却是天壤之别。

  《西厢记》讲的是有情人终成眷属,而《莺莺传》说的却是负心郎的始乱终弃。
  最关键的是,这本书里面的张生在抛弃了崔莺莺之后,竟然还腆着脸的在外面粉饰自己,说人家太美了,简直就像是媚喜妲己那样的妖孽,自己凡人一枚,根本无福消受,只能忍痛割爱。
  而且,书的作者元稹还在书里赞扬了张生的这种行为,可见这位写出“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的才子也不是一般的无耻,反正萧晋就自愧不如。
  辛冰虽然不像崔莺莺那么柔弱,但同样也是一位一番柔情喂了狗的可怜女人,不去看喜剧结尾的《西厢记》,偏偏找来了《莺莺传》,这纯粹就是吃饱了撑的找虐嘛!
  想了想,萧晋就晃着书本对辛冰笑道:“好家伙,《莺莺传》,冰冰你的口味也是够变态的嘛!”
  “变态?”辛冰不解的走过来,问,“这本书有什么不对的么?”
  “不对倒没什么不对,就是觉得你对一个丫鬟卖了主子的故事感兴趣,挺让我惊讶的。”

  “丫鬟卖主子?这从何说起?”
  “不是吗?”萧晋一脸奇怪的说,“我记得,这里面讲的就是那个思春的红娘为了把自己嫁出去,就像个拉皮条的一样各种帮张生出主意,最后成功的把自家小姐给送到人家床上的故事么?”
  辛冰直接听傻了,这还是她长这么大,第一次听人这样解读张生与崔莺莺的爱情故事。
  愣了好一会儿,她就摇头笑笑,说:“萧先生,给你一句忠告:对某件事一知半解的时候,千万不要卖弄,会很容易出丑的。”
  萧晋眉头挑起:“出丑?我哪里说的不对吗?”

  “除了人名,你一样都没说对。”辛冰道,“红娘帮张生和崔莺莺牵线搭桥,是《西厢记》里的情节,而在这本《莺莺传》中,这个角色基本都没有什么存在感。
  日期:2017-07-07 06:1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