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217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着,他还真拿出了一张纸递给李成济。
  那是他离开村子前就准备好的,字都是找郑云苓亲自签的。
  李成济仔细的看了一遍授权书,然后便转身交给身后的秘书,语气感慨道:“没想到郑女士不但医术高明,医德也如此的令人钦佩。”
  萧晋煞有介事的猛点头:“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寒暄客套完,双方落座,李成济又转眼看向了董雅洁,说:“还要麻烦董老板提供会议室,多谢多谢!”
  这就是在赶人了。董雅洁秀眉微微一挑,便笑着说:“李先生客气了。你们慢慢谈,我就在办公室,有什么需要的,直接跟我的助理讲就好。”
  等董雅洁和方菁菁离开了办公室,李成济推了推眼镜,就开口道:“在开始之前,请容许我冒昧的问一下:萧先生和郑女士是……”
  “朋友。”萧晋淡淡的回答道。

  “哦,这样啊!那萧先生对于郑女士的情况了解吗?”
  “那要看是哪一方面了。”
  “比如家庭状况、背景之类的。”
  萧晋挑了挑眉,说:“我只知道郑女士的父亲原本是位行脚郎中,在囚龙村遇到了她的母亲,于是便安顿了下来,几年前,她的父母相继去世,如今,她家就剩下她一个人了。”
  李成济低头看了下面前的文件,又问:“那萧先生您呢?”
  萧晋眼睛微微一眯:“你们要干嘛?查户口吗?”

  “哦!是这样的,”李成济又扶了扶眼镜,笑着说,“郑女士所发明的药膏对外伤有着非常良好的奇效,军方已经准备把它列为常备药品之一,这种事情牵扯到的干系有多么重大,萧先生应该明白,所以,一些必要的背景调查我们还是要做的。
  说起来,这也是为了我们双方今后的合作更加和谐,还请萧先生多多理解和担待。”
  “事情我当然能够理解,但我不理解李先生你现在的行为。”萧晋翻个白眼,说,“因为我不相信在你来之前,军方和华深没有调查过我们的背景,如果你还有什么疑问,那就直接说出来,这样转弯抹角的,不觉得很浪费时间吗?”
  李成济一怔,随即便干笑两声,说:“抱歉抱歉!没料到萧先生如此深明大义,倒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那现在,咱们几不再废话,开门见山。
  按照萧先生的档案来看,您是省城大学09届的毕业生,可我们翻遍了学校保存的同学录,也只找到您的一张两寸免冠照片,无论是班级合影,还是系里合影都没有您的存在,请问您能对此解释一下吗?”
  “没什么,”萧晋耸了耸肩,随意道,“天生不爱照相,所以合影都没参加。”
  李成济点了点头,也不知道信是没信,反正从他的表情上什么都看不出来。
  “我们还询问了那一届的老师,同样,他们对你也没什么印象,这又是为什么?”

  萧晋不答反问:“李先生上过大学吗?”
  “上过。”
  “那你就该知道,能让老师印象深刻的学生只有两种,一种是得意门生,另外一种就是最捣蛋的坏学生。
  大学里的老师每天要面对那么多不同年级和不同专业的学生,要是会对我这种成绩不上不下、在学校也没什么建树学生有印象,那才是见了鬼。我估计记得我的同学都没几个。”
  “也不能这么说,”李成济看着他的眼睛道,“毕业后读研留校的王丽珠同学,对你的印象就很深刻啊,她还说她偷偷喜欢过你呢!”
  “是吗?”萧晋一脸的惊讶,“王丽珠?我的同班同学?还真是一点印象都没有,李先生留她的电话了吗?嘿嘿!不满您说,我现在还单身呢!难得有个女同学喜欢我,这必须把握住啊!”
  李成济深深看了他一眼,摇头微笑道:“那我可要很遗憾的告知萧先生:那位王丽珠同学已经结婚了。”
  “啊?结婚这么早干嘛?”萧晋失望的撇撇嘴,随即又不死心的问:“那电话……”
  “抱歉!我没有留她的联系方式。”

  “那至少你还可以告诉我她在学校的哪个部门、担任什么职务吧?!”
  “再次抱歉!这属于个人隐私,不经本人同意,我无权告诉你这些。”
  “靠!那你跟我提她干嘛?这不是耍人玩儿呢么?”
  李成济转头和秘书交换了一个眼神,就又笑眯眯地歉意道:“真是对不起!我只是例行和萧先生谈论一下您的过往,没想到无意间给您带来了困扰,实在不好意思,请您不要见怪。”
  “算了算了,”萧晋满脸都是郁闷的摆摆手,“那你们的问题问完了吗?”
  “问完了,我们可以进入正题了。”李成济将面前的文件翻过去一页,又道:“郑云苓女士为所发明的药膏取名‘玉颜金肌霜’,不知可是借用了医史中药王孙思邈敬献给独孤皇后的驻颜仙方的名字?”
  玉颜金肌霜和孙思邈的关系,中医史料中是有记载的,所以华深药业能查到这个,萧晋一点都不奇怪,当初之所以没有另外再起一个名字,除了对药王他老人家的尊敬之外,也是想借用一下药王的名头,看上去比较唬人一些。
  “不是借用,”他摇头道,“据郑女士所说,她父亲当年行走四方的时候,曾经救过一个道士,那道士为答谢救命之恩,就送给了她父亲一个药方,正是药王孙思邈的玉颜金肌霜。之后,她的父亲又根据那个方子,延伸调配出了现在这种外伤药。”
  “是嘛!”李成济的眼睛里闪过一道光芒,惊叹道:“那郑云苓女士的父亲可足以堪称是一代中医名家啊!只可惜老人家竟然早早的就去世了,实在是令人扼腕呀!”
  萧晋陪着叹息一声,然后就道:“郑女士也说过,玉颜金肌霜就应该只是那个驻颜护肤品的名字,之所以把伤药膏也这么叫,一是因为它是玉颜金肌霜的衍生品;二则是因为她知道这个药膏肯定是要上交国家的,所以就没有专门取另外一个名字。”
  “哦?”李成济脸上露出了些许激动的神色,“郑女士打算将药膏秘方上交给国家?”
  “这是必然的吧?!”萧晋似笑非笑道,“那么重要的东西,要是不及时的上交国家,万一出个什么事,再被扣上个通敌卖国的大帽子,上哪儿喊冤去?”
  “萧先生真幽默。”李成济眼角抽搐了一下,呵呵干笑两声,又问:“那不知郑女士打算什么时候、以何种方式把秘方上交国家呢?”
  “这个先不忙说,郑女士还有个小小的要求。”

  “什么要求?”
  “她说:伤药膏的方子她可以无条件的交给国家,但相应的,玉颜金肌霜和它的衍生品,只要是泄露出去也不会危害国家利益的,她希望能够不受任何限制和干涉的自由开发。”
  “这个……”李成济沉吟片刻,说:“这个请恕我没有直接答复的权限,不过,我个人觉得,如果确实不涉及国家利益的话,上面应该会同意。”
  “那就没问题了,”萧晋点头笑道,“只要上面给了答复,郑女士立刻就会将药方上交。”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