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955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哦?在盖高楼?”
  “是的,就是愈大开的那一百多亩。”
  “就光是他的吗?”
  卢辉说:“目前只有他在挖槽、打地基,由于手续还不明朗,除去商贸建设用地外,商品房项目还没动工,准备明天春天动工,这些,老百姓并不知情,如果要是知情了,说不定会引发更大的上丨访丨。”
  这也是彭长宜关心的问题,他问道:“现在商贸园区其它项目进展如何?”
  卢辉说:“头上冻前,锦安商人投资的涂料厂的厂房已经建设完毕,现在正在进行冬季内部装修。蔬菜交易中心大厅主体工程已经完工,也在内部装修中,还有一个特种养殖中心也基本完工。其它的大工程要等明天开春后了。”

  彭长宜明白,首批工程里,都是工贸园区计划内的项目,无伤大雅,卢辉说的所谓的大工程无非就是指跟工贸园区搭车而来的房地产开发项目。想到这里他问道:“大工程有哪些?”
  卢辉说:“还不是搭车来的那些房地产开发商们。”
  彭长宜说:“不是有一个愈大开了吗?又来别人了?”
  卢辉说:“愈大开好歹还有50亩的批文,那些大鳄连一亩的批文都没有。”

  彭长宜沉思了。
  卢辉又说:“不过你不要管这事,好多都是锦安领导介绍来的,有的项目都是书记亲自打招呼来的,你啊,好好在北京学习。明年一旦那些房地产项目大规模兴建的话,老百姓肯定要闹腾。”
  彭长宜担心地说:“我不管出了事我也跑不了。”
  卢辉说:“要是加大补偿力度,老百姓也许就认了。”
  彭长宜说:“愈大拆现在建设面积是五十亩吗?”
  卢辉说:“说来话长了,开始是五十亩,早就不是这个数字了,我跟你说,都不是一百亩,是一百五十亩,包括配套用地,要不今天开班子会谁都不吭声了,因为其他人跟本就不知道这一情况。所以,栋梁在背地里也骂娘,出了事了让大家给他擦屁股,不出事的时候大家都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情况。”

  彭长宜说:“现在就别说这些了,还是先稳定民心吧,另外把处理结果给省里报一份,这个千万别忘了,有问题及时跟我沟通。”
  卢辉说:“我看你还是少沾这事吧,将来保证会成为狗屎事。”
  尽管彭长宜知道这狗屎事少沾微妙,但上级怪罪的时候就不这么说了,真要是发生点什么事,谁也逃不开干系的,他说道:“你们也要给国庆提个醒才对。”
  卢辉说:“提醒?我们是提过,但人家不采纳。另外,有些具体规划我们根本就不太清楚,有一次在会上我提了这个问题,刘星说,接下来的事还在跑手续,有些不方便透露。你说你还怎么问?”
  这就不奇怪彭长宜为什么不知情了,连卢辉他们都不知道详情。他心里很是生气,没见过这么干工作的,他说道:“这些方案都没拿会上来决议吗?”
  卢辉说:“决议了,谁说没在会上形成决议?就因为他们走了一个集体决议的过程,所以我心里还不痛快。”
  是啊,集体决议的事,将来就要集体负责。彭长宜想起当初在北城时自己的做法,又说:“那你们可以表示不同意见啊?常委会上大家的发言会形成会议纪要的。”
  卢辉叹了一口气,说道:“唉,有些事你知道,不好形成气候,也不好表示不同意,我就在会上表示了一次不同意,下来国庆就单独请我,还有,大家都背后瞎咧咧,一到会上谁都不说话了……”
  彭长宜不喜欢听他这些话,就生气地打断了他,说道:“好了,就这样吧,我还有事。”

  彭长宜感到自己目前有些无计可施,既然无计可施,还是做好眼下调研的事情吧。
  长江三角洲地区是中国三大核心经济圈之一,也是我国经济最具活力的经济发达区之一,无论是经济总量还是人均各项经济指标都处于全国其他各地区的前列。长三角地区紧临东海,是我国城市化程度最高、城镇分布最密集、经济发展水平最高的地区。长三角地区一体化发展趋势日渐明朗,最突出的是跨省区大、中、小城市和集镇等级序列完善,已形成一个联系紧密的城市群。其中最为突出的就是园区经济发展迅速,园区经济在区域经济发展中发挥着中流砥柱的作用。

  彭长宜他们重点参观了苏州工业园区,这个工业园区是国家较早批准设立的园区,多年来,一直保持持续快速发展的态势,综合发展指数位居国家级开发区第二位。
  而眼下的亢州,还在为一个园区的占地问题而伤脑筋。
  考察调研结束后,彭长宜他们又到上海市发展和改革研究院、上海市信息中心进行了学习交流。
  长三角的参观考察,给彭长宜触动很大,联想到目前亢州,乃至锦安的发展思路,总体感觉主旨还是不错的,之所以发展得慢,除去区位经济不突出外,还是人们的思想认识上的差异,这也是沿海和内陆地方发展不平衡的主要症结所在,不是局部问题,也不是个别领导的问题。
  当人们的思想观念没有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你就是喊破嗓子要“跨越式大发展”也没用。有些时候不但是徒劳,还有拔苗助长、急功近利的,这个问题也许就是内陆地区在发展问题上普遍存在的二难问题吧。
  为期十天的长三角考察结束后,彭长宜回到了家里,由于惦记着上次老百姓越级上丨访丨的事,他便给吕华打了电话,询问了事件后续处理情况,吕华说,目前北张庄一直住着市乡两级工作队,没有再出现越级上丨访丨的事。
  上次彭长宜给朱国庆发过短信后的第二天,朱国庆才给彭长宜回了信息,他说:事件已经妥善解决,政府和百姓已经达成同发展共受益的共识,请彭书记放心。

  这条短信彭长宜一直都没从自己的手机里删除,他越琢磨越感到朱国庆说得话很含糊。“妥善解决”,到底怎么解决了,采取了什么措施,怎么安抚的民心,他没有说。“政府和百姓已经达成同发展共受益的共识”,这句话显然跟前一句一样空洞。只有“请彭书记放心”有实质性的内容,背后的潜台词无非就是说,你好好学习你的,家里的事就不烦你操心了。
  彭长宜越琢磨越感到滑稽,他不禁莞尔,便有了自嘲的意思,从此,没再正面过问过这事。
  彭长宜按照以往的惯例,他周末回家后,没有约见任何的市级领导,而是拿着两灌茶叶来到了王家栋的家里。
  王家栋正在冲洗茶杯,似乎是刚有客人离去。见彭长宜进来了,他说:“什么时候回来的?”
  彭长宜说:“当然是昨天晚上了,这么简单的问题您以后不要问了。我晚上回来,如果没有特殊情况,肯定是第二天在第一时间来看您。”
  王家栋笑了,说道:“我怎么知道你有没有特殊情况?”
  彭长宜说:“大部分时候没有。”
  彭长宜看着王家栋将洗过的茶杯在茶盘里,就问道:“有客人来着?”
  王家栋说:“是啊,你保证猜不出这个客人是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