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954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原不再说什么了,他至此也下了决心,以后这方面的事情他不再提醒江帆,因为正如他所说,江帆从政时间比他长,经验比他丰富,许多事用不着他操心,江帆自然知道该怎么做,有时说多了,反而不好。但为了妹妹,陆原如果发现江帆什么问题,他也不会客气的。
  江帆帮助陆原修好了北屋和东西两个小配房的所有门窗,陆原因为中午有同学聚会,就匆匆走了,江帆来到楼上,他蹲下身,将丁一阳台上的书本用抹布擦干净、码好,一摞一摞地放进书橱。放最后一摞的时候,最上面的一个塑料皮的日记本掉了下来,江帆捡起来,发现了丁一那娟秀隽永的字体,他坐在地板上,随意翻了几页,渐渐地,上面的文字吸引了他,原来,这是丁一刚来组织部时写的日记。

  江帆看见了丁一第一次见到彭长宜时的日记,他希望在她的本子里能找到自己的影子,但是通篇都是彭长宜,只在一处提到了自己:“今天江市长请客,我们去的是中良饭店,一个很有特色的农家院落,科长说,这是有钱有闲人玩的怀旧……”
  江帆快速第翻着,直到最后,也没有发现丁一是如何评价他的,倒是对彭长宜的评价充满了字里行间,什么机智、幽默,工作有办法,仗义,能喝,彭二斤等等。
  江帆有些失望,看来,在这本日记本里,自己不是她的主人公,主人公是彭长宜。他有些不甘心,就将刚放进去的日记本抽出一本,希望能看到记述他的字迹,就在这时,电话响了。
  江帆一看,是丁一打来的,他接通了电话,闷声说道:“你好。”
  丁一嘻嘻地笑了,说道:“我好,为什么不给我回信息?”
  江帆一愣,说道:“你发信息了?我没听见,刚才跟陆原在修门窗,他叮叮当当的制造了半天的噪音。”
  “哦,辛苦你们了。”
  “你到哪儿了?”
  “我快到家了。”
  “这么快,你不是说要下午才能到吗?”
  “是啊,今天早上那里的宾馆停水停电,我们连早饭都没吃上,就提前出发了。”
  江帆说:“好的,我马上回去。”
  挂了丁一的电话,江帆就对手里丁一的日记失去了兴趣,他看了看丁一的各种本子,足足有三四十本。无疑,这里记录下丁一全部的生活、工作情况。他关上柜门,起身来到了洗手间,洗了把脸,关好所有的门窗和院门,就匆匆地离开了老房子,开着车向家里赶去,他就是对那些日记有再大的兴趣,现在也是要回家迎接他分别了几日的小妻子……
  头入冬,亢州发生了一件事,这件事让彭长宜感到他毕业后似乎回不到亢州了。
  这天上午,彭长宜随班里十多名同学,在赵主任和倪主任的带领下,远赴长三角搞调研活动,班里另一组学员去了珠三角考察调研。
  他们下了飞机,刚刚坐上当地党校派来接送学员的中巴车,倪主任就接了一个电话,他只说了一句“好,我马上传达给他。”
  倪主任说着,就回头看着彭长宜,然后一手拿着电话,一手扶着座椅就来到了后一排,坐在了彭长宜的身边,他凑到彭长宜耳边,说道:“你们省纪委的电话,通过党校办公室打到了我手机上,你是不是没开机?”

  彭长宜一愣,说道:“什么事?”
  倪主任摇摇头,就把电话给了彭长宜。
  彭长宜接过电话,说道:“喂,你好,我是彭长宜。”
  电话那头有人说道:“彭长宜吗?我是省信访接待处,你们亢州有十三人北上反映问题,现在请你马上把他们接回。”
  彭长宜一听,说道:“可是我们党校学员来长三角调研来了,我现在没在北京,我接不了他们,我可以安排给别人吗?”
  对方说道:“可以,你尽快安排,另外好好做做群众工作,检查一下你们工作中存在的漏洞和不足,别动不动就越级,你该知道一票否决意味着什么吧?”
  说到最后,对方的口气变得异常严厉和严肃。彭长宜本想为强调一下自己是脱产学习,但转念一想,上级无论是谁,哪怕是个小伙计,也有教训他的权力。他说道:“好的,领导批评的正确,我马上安排。”说完,合上了电话,递给了倪副主任。
  倪副主任小声说道:“是不是有人越级上丨访丨了?”
  彭长宜点点头,说道:“十三个人。”
  倪副主任说:“知道是反映什么问题吗?”

  彭长宜摇摇头,说道:“不知道,没说。”
  倪副主任说:“前阶段有老百姓来党校门口,嚷嚷着要找你,这次会不会跟上次找你的人有关系?”
  彭长宜说:“我不知道,您上次跟我说了后,我特地回去打听过,直到现在也不知道是什么人找我,我打听的范围只能是市领导,不可能到基层去打听,那样就有嫌疑了,好像我在背后搞小动作,所以直到现在也不知道是什么人、有什么事。”
  倪副主任又说:“那你们当前有什么工作有可能引发老百姓告状?比如征地……补偿?”
  彭长宜说:“这个的确有,我上次也是想到了,针对这个问题,我的确跟现在主持工作的市长沟通过,也提醒过,要把老百姓的工作做足做细做透,防止在征地问题上出现什么矛盾,因为在亢州的历史上,就曾经出现过这类问题。现在想想,应该就是这事。但我现在是脱产学习,问多了人家不高兴,而且具体工作是怎么做的,我根本就不知道,也没人跟我通报过。”

  倪副主任点点头,说道:“是啊,好多脱产学习的一把手,都遇到过你这样的情况,好了,你赶紧往回打个电话安排一下吧。”
  彭长宜掏出手机,开机后,他没打电话,因为在车上的确不方便说,他就给朱国庆发了一条信息,传达了省信访办的指示,并且嘱咐朱国庆千万不要激化矛盾,妥善合理的解决群众反映的问题。
  信息发出后,半天也不见朱国庆回信,他心里没底,又给卢辉发了一条信息。卢辉很快就回信了,他说:已接到锦安市委通知,正在开会安排。
  彭长宜长出了一口气,合上了电话。
  晚上,彭长宜没有跟大家出去欣赏沿海城市的夜景,他惦记着去北京接人的事,在宾馆的房间里又给卢辉打了一个电话。
  卢辉接通后说道:“先挂了吧,一会我给你打回去。”
  彭长宜听他这么说,就知道眼下他说话不方便。
  过了一会,卢辉果然打回了电话,他不等彭长宜问道,就主动说道:“长宜,人已经接回来了,我和老吕还有栋梁正在招待所跟这些人座谈。”
  彭长宜说:“哪个村的?”
  卢辉答道:“北张庄的。”
  北张庄是朱国庆搞的这个工贸园区占地最多的一个村子,不用说,他们去北京,肯定是为征地补偿款的事。
  果然,卢辉说:“还是对征地补偿不满意。另外,这次老百姓提出了一个关键问题,说实在的长宜,我都不知道怎么回答他们。”
  “哦?什么问题?”
  卢辉说道:“老百姓说,当初征地的时候说是租赁,而且是工贸园区建设用地,怎么征了我们的地,打很深的地基,而且要盖高楼?老百姓对着问题想不明白。你知道吗长宜?老百姓里也有懂政策的人,他们当场就指出,这是典型的以租代征的行为,是不合法的。你第一次发信息的时候,我们正在开班子会研究这个问题。”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