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953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督城对这次大检查可以说是高度重视,不但提前将参观路线制定的完美没有缺陷,而且每辆大巴车上还配备了专门的解说员,这些解说员由新闻单位的播音员、学校教师组成,一看就是经过提前培训过的,统一着装,职业、漂亮。

  江帆跟袁锦城坐在一辆车上,负责他们这个车上的解说员是一位气质端庄、形象美丽的年轻女子,督城电视台节目主持人,后来成为关昊的妻子。她除去圆满完成解说工作外,还幽默机智地回答了滨海市委书记高健故意刁难她的问题。据高健说,关昊来督城兼职,他离婚后,和这个小女子一直保持着秘密恋爱关系。
  参观完督城后,江帆他们一行,在省长的带领下,继续下一站的检查。坐在大旅行车上,江帆没有参与他们的说笑,此时他想到了亢州。其实,他很希望这次能以检查团成员的身份去亢州看看,尽管这个念头有些莫名其妙,但他还是对那块土地上的人们有了最深的感情……
  督城在这次全省大检查中,没有任何悬念地成为创建活动的佼佼者,阆诸其它两个市县和亢州一道,成为这次活动第二批次表彰的对象。
  江帆从省里开完全省创建文明生态村活动表彰大会回来时,已经是五天后了。这期间,丁一参加了省新闻协会组织的为期三天的采风活动。
  尽管之前丁一告诉了江帆这次活动的日期,但江帆回到家后,还是感觉有些空落落的,他早就习惯了有丁一在家的感觉。
  晚上,他给丁一打通了电话,问丁一现在到哪儿了。
  丁一说:“我们现在在西柏坡,明天早上吃了早饭后就往回走,你回来了?”
  江帆故意可怜兮兮地说道:“是啊,我回来了,冷冷清清、里里外外就我一个人,我不给你打电话,你都不想着给我打个电话。”
  丁一笑了,说道:“这里是山区,信号不太好,另外,你不是这几天天天都要有考察任务吗?”
  江帆说:“我晚上没有考察任务啊?”
  丁一笑了,说:“我就是出来这两天没跟你联系,之前每天晚上我们都有联系,你怎么变得这么脆弱了?”
  江帆说:“不习惯回家没有你。你明天什么时候到家?明天可是周六。”
  丁一说:“我估计可能要下午了,这样,我交给你点任务吧,上周哥哥给我打电话,他在收拾老房子,就是阳台上我晾晒的书本他没收,他说不知道给我放哪儿好,你明天去老房子参加义务劳动,顺便把我那些东西放在第二个书柜下面的书橱里,还有,院子里的太阳花估计也凋谢了,你去收集一点花籽,我明年要种到福利院的花池里,当做草皮花。”
  江帆说:“你是不是想用这个办法打发我的时间?”
  丁一嘻嘻笑着说:“就算是吧。”
  “好,尊照夫人指令,明天去给你收拾大本营。”
  晚上,江帆一边洗自己的衣服,一边收拾屋子,拖地,吸尘,擦桌子,他收拾好自家后,第二天吃过早饭,就开着车去了城西老房子。
  刚进小区大院,就看见杜蕾的车停在外面。他知道有可能陆原来了。陆原经常过来收拾老房子,这个习惯已经保持多年,毕竟,有个院子,让丁一这样的女孩子清扫他不忍心,所以他几乎每周都会过来清扫。
  院门虚掩着,他推开门,就听见屋里叮叮当当地凿着什么,小狗听见了江帆的脚步声,早就站在屋门口,冲着他摇头摆尾,嘴里发着懒洋洋的声音。
  江帆明显感到小狗老了,它老得有点不愿动了,要是在平时,它就跑过来跟江帆亲热了,但此刻它只是站在门口,不愿多走一步。
  陆原从一楼的窗户探出头来,说道:“来了。”
  江帆回道:“来了,你砸什么呢?”
  江帆说着,弯腰抱起这个小狗,走进屋。
  陆原说:“上次我来,就发现有几个插销坏了,另外,经过一个雨季,有些窗户也关不严了,这次特地带工具来了,也收潮了,可以修修了。”
  江帆笑了,看着窗台上摆放的螺丝刀、斧子等工具,说道:“木质门窗,的确容易变形,就你一人来了,小虎没跟着?”
  陆原说:“他当然想跟着来了,被杜蕾扣在家里写作业哪。”
  江帆说:“我真佩服杜蕾,管教孩子,的确有一套。”
  陆原说:“是啊,比较严格。对了,你去给小一把那些书本收了吧,我上次就给跟她说,我说那些东西我不知道给你放哪儿。”

  江帆说:“是啊,我就是来干这活儿来了。我等你弄完再上去,可以帮你递个工具什么的。”
  陆原说:“楼上已经修好了,门窗都可以关上了,就差楼下这两扇了。下周我找个水暖工过来,别到时一给暖气跑水,家里又没人住。”
  江帆很少有机会跟陆原单独呆着,他看着陆原说:“你在省纪委工作,听到对我个人和工作有什么反映的话,还望及时提醒啊!”
  陆原笑了,说道:“放心吧,早就有人提前给你走后门了。”
  江帆知道他说的是丁一,就笑了,又说道:“我的意思不光是我的问题,阆诸其它的也最好能让我掌握……”
  陆原知道江帆的意思,就说:“这个,我会酌情对待的。另外,阆诸并不平静,我只能跟你说到这里。其它的不便说,尽管我们是一家人。”
  江帆点点头,知道陆原也是原则感很强的人,说道:“这一点,我已经意识到了。以你看,阆诸不平静大多涉及哪些问题?”
  陆原想了想,说道:“领导干部插手工程,仍是群众反映的焦点问题。”
  江帆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他知道这个“领导干部”有可能指向的人。
  陆原看了一眼沉思中的江帆,说道:“其实,对于阆诸有些问题,省里早就引起重视了,有的也在悄悄调查中,领导干部插手工程,向来是是阆诸最敏感的官场问题,也是聂文东倒台的主要原因。因为领导一旦插手,就涉及到了一些见不得阳光的东西,当然,有时也不全是利益交换,但往往给人造成的印象就是这样。”
  江帆点点头,说道:“你说得没错,好在我在阆诸没有三亲六故。其实,就是自己的三亲六故也好办,最不好办的是上级领导跟你张嘴,这是最让我为难也是最不好办的事。”
  陆原说:“你遇到过吗?”
  江帆说:“怎么会遇不到?但我始终有自己的原则底线,而且尽量做到公平竞争,另外我有个毛病,说洁癖也行,就是从不跟这些关系人公开接触,能不见面的尽量不见面,必须见面的也会有相应的人员陪同,这样,所有的关系都是阳光的,他也没机会搞不什么,我也能规避可能的风险,还有,对付这些关系户,我从来都不直接插手,都是派给副职去做,到头来,人家感谢的也不是我。”
  陆原说:“看来我多虑了,你从政时间比我强,经验比我丰富,我知道你会做得更好,自打我调到信访室工作后,天天接触的都是举报信,举报领导各种各样的问题,见得太多了,所以有时精神都是紧绷绷的。有的反映的事实还真没有多大的事,但就是当事人不善于规避和化解自己的风险,才让别人告了自己。”
  江帆笑了,说道:“谢谢你的提醒。”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