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951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沈芳已经跟那个工会干部老张住到一起了,却没领结婚证,是沈芳不领,她担心过不长再一次离婚。据老顾说,老张对娜娜不错,每周都是他送娜娜跟他女儿学习英语,娜娜对老张不像对那个跳舞的教练那样反感,她跟老张很合得来,而且很爱吃老张做的饭。老张让娜娜从老家给他带点好吃的回来,娜娜问他想吃什么,他说什么都行,花生、大枣都可以。
  爷爷听了娜娜这话,就笑着说道:“都给你预备好了,红薯、花生,还有脆枣。”
  娜娜听了,认真地说道:“哦,那就好,我就能跟老张交差了。”
  彭长宜看着女儿小大人的样子就笑了。
  由于要送舒晴回北京,他们就先将娜娜送回了家,正好老张出来倒垃圾,看见彭长宜的车过来后,就等在门口,跟他们打招呼。

  彭长宜将给娜娜带的东西递给老张,让老张拎回去。舒晴下车跟娜娜拥抱、再见,他们看着娜娜跑进胡同后,才回到车里。
  彭长宜说:“时间还早,到我哪儿去坐会吧,要送你,我也换件衣服再去送你。”
  舒晴没有反对,就跟着彭长宜第二次来到他的住处。
  彭长宜泡好一壶茶,说道:“你先喝水,我去洗个澡,出了那么多汗,都黏在身上了。”
  舒晴脱去外套,里面只穿了一件短袖背心,她的确渴了,大嫂做得饭菜有些咸,尽管大嫂说她知道他们不吃咸少放了好多盐,但对于舒晴来说,还是咸了很多。

  彭长宜在浴室洗澡,舒晴半躺在沙发上,又困又累,渐渐就失去了精神,歪在沙发上眯瞪着了……
  只是可惜了这壶好茶,舒晴没来得及喝就睡着了。
  等彭长宜洗好后出来的时候,发现舒晴已经倒在沙发上,他系好睡衣的腰带,从卧室拿出一条薄毯,轻轻盖在她的身上,又悄悄地给她解开鞋带,轻轻地为她脱去旅游鞋,将她的双脚放平在沙发上。
  这一系列动作,都没惊醒舒晴,看来,她的确累了,想到昨天她抡短镐的样子,彭长宜就笑了,在心里说道:逞能!你行吗?
  今天上午,他们没在下地,但从早上起来,一直到午饭前,他们都在剥苞米,把一大堆苞米全部剥完,舒晴卖了力气。
  彭长宜伸出一根手指头,拔开舒晴的手掌,就见她的手掌红红的,有的地方还浸着红肉、打了血泡。他有些心疼,难怪她吃饭的时候,握不住筷子,几次掉下来,原来是她的手打了泡,肿胀起来了。
  彭长宜找出紫药水,放在一边,等舒晴醒后,要给她擦上药水。
  尽管舒晴睡着了,彭长宜也感到有些累,但是他也不好到卧室去睡。他也拿出一条薄毯,索性躺在舒晴对面的沙发上,不一会,也睡着了,还传来轻微的鼾声……

  两人就这样隔着一个大茶几在各自躺着的沙发上睡着了,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还是彭长宜先醒的,他扭头看了一眼舒晴,就见舒晴由最初的侧卧,已经变成了仰卧,而且身上的薄毯也滚落到了一边,也可能是她感觉到了冷,双手抱在胸前,两只脚相互抵在一起。
  彭长宜看了看表,天早就黑了,先不说她是不是要走的问题,就晚饭也该吃了,想到这里,他撩开身上的薄毯,走到她的跟前,刚想叫醒她,就见她嘴动了动,就又没声息了。
  呵呵,看来,她的确是累了。
  彭长宜走出这个房间,来到对门的房间,给餐厅打了一个电话,让他们一个小时后往这里送两份水饺,一份鸡蛋西葫芦,因为女孩子都喜欢吃这种馅的,一份猪肉豆角,这是他喜欢吃的。他想,一个小时你也该醒了吧。
  打完电话,他又蹑手蹑脚地进来了,倒了一杯水喝,然后悄悄打开电视,将电视设置静音模式,只捡有字幕的频道看。
  又过了半个多小时,彭长宜的电话震动起来,他赶快拿起电话,来到了对面的房间,是娜娜打来的。

  娜娜说道:“爸爸,你送舒晴阿姨回北京了吗?”
  彭长宜感觉这不像是娜娜要问的问题,一定是沈芳好奇让娜娜问的,他就说道:“是的。”
  娜娜怔了一下,似乎用手捂住了听筒低估了着什么,半天娜娜才说:“哦,知道了,那爸爸注意安全。”
  “好的,放心吧。”彭长宜挂了电话。
  等他回到客厅的时候,就听见有人敲门,彭长宜知道是送饺子的到了。
  他轻轻开开门,接过两盒饺子,给送餐员签了字后,回到屋里,见舒晴仍然没有醒。
  他将两盒饺子打开,用筷子扒开,以免粘连。看了看表,觉着有必要叫醒她,就走过去,伸出手,轻轻地拍了一下她的肩膀,说道:“嗨,醒醒,起来吃饭。”
  舒晴的眼睫毛动了动,眼睛没睁开,一翻身,背冲外继续睡。

  彭长宜笑了,再次拍着她的肩膀,说道:“醒醒,吃完饭到床上去睡。”
  舒晴动了动了肩膀,嘟囔着说道:“再睡会,困死了……”说着,就不动了。
  彭长宜看着她,说道:“那也不能在沙发上睡呀?要睡也得到床上去睡呀,这样睡一宿你会更累。”
  舒晴似乎听见了他说的话,她眯着眼,坐了起来。
  彭长宜说:“我去给你拿湿毛巾,擦把脸,吃点东西,再接着睡。
  他说着就走进了洗漱间,等他拿着热毛巾出来的时候,居然屋里不见了舒晴,他就是一愣,想了想就来到对面的客房,推开门没有舒晴,他又推开了娜娜房间的门,就见舒晴早就抱着刚才那个薄被躺在了床上。

  彭长宜笑了,走到她跟前,说道:“不吃饭可以,但别穿着衣服睡啊,这样累而且不解乏。”
  舒晴捂着闭着眼,说道:“彭长宜——”
  “在!”彭长宜高声答道。
  舒晴不还意思地说:“这个卧室的门怎么不能反锁啊?”
  彭长宜笑了,说道:“这是部队首长公寓,这两个房间是随从住的,只有首长的房间可以反锁,这两间的房门都不能反锁,你要是对我不放心,就到我的房间去睡。”

  舒晴没吱声,她沉默了几秒钟后睁开了眼睛,说道:“那好吧。”说着,再次抱起薄被就往外走。
  彭长宜笑了,跟在她的身后,舒晴进了彭长宜的大房间,直接走进彭长宜的卧室,随后砰地一声关上了门,跟在她身后的彭长宜差点没碰到脑门。
  彭长宜就去开门,这才发现门把手拧不开了,舒晴从里面反锁上了。
  他敲着房门说道:“别栓门啊,我进去帮你收拾一下,我给你换新洗的床单和被褥。”
  舒晴在里面说道:“不麻烦你了,这都是新换上的,老顾已经提前帮你做了,谢谢把大床贡献给了我,我要睡了,困死了——”
  彭长宜在门缝说道:“吃点东西再睡。”
  “不了。”

  “那你也要洗洗再睡啊,身上的汗都蹭到我的床单上了。”
  舒晴不说话了,估计已经躺下了。
  彭长宜心说,你就这么睡了哪行?就又说道:“你跟家里说今天要回来吗?如果说了,就给家里打个电话,不然他们该惦记你了。”
  过了一会,传来舒晴懒洋洋的声音:“我跟家里说两三天,没说准哪天回去,好了,你也去睡吧,真够唠叨的——”
  说完,房间里再也没有任何声响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