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950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舒晴说:“别盼着有人来开发,一旦被开发了,这个小村庄的宁静就被打破了,生态环境也就遭到了破坏,我很喜欢这里,清静,安逸,空气好,可以深呼吸。”说着,她就做了几次深呼吸。
  彭长宜说:“你说得对,我们这个县的领导,是比较保守型的,其实,要是到了我手里,我恐怕也早就招商引资来开发了。”
  舒晴笑了,说道:“看来,有时候思想保守一点,不是懒政的表现。”
  “是啊。”彭长宜说着话,他好像闻到了什么,就说道:“有一股烧花生的味道。”

  舒晴闻了闻,说道:“我怎么没闻到?”
  彭长宜说:“你对这种味道不熟悉,当然也就不敏感了。走,咱们顺着风,找找去。”
  他们绕过山坡,果然在背山处看见两三个孩子架着柴火正在烧花生。彭长宜来到跟前,就见他们举着刚拔下来的花生秧,正在用棍挑着烧。
  彭长宜说道:“我说怎么有一股烧花生的味道,原来有人在偷花生。”
  几个孩子吓了一跳,见来了大人,就有些胆怯。
  哪知彭长宜却说:“你们这样烧不对,我教给你们,把花生捋下来,埋在火里,一会就烤熟了。”
  孩子们没想到他不但没有责怪他们偷花生,还教给他们怎样烤,就嘻嘻地笑着,说道:“你是哪儿的人?”
  彭长宜说:“我是彭家坞的人,姓彭,怎么了?”
  其中一个孩子说道:“我怎么不认识你,你家的地在哪儿?”
  彭长宜灵机一动,说道:“我家的地就是这块。”
  那个小孩说道:“我不信,这是我家的,怎么成你家的了?”
  “哦,那就是我记错了,你家的可以再去拔点吗?放心,我不告诉你家长。你去拔,我负责给你们烤,还有,看看还有嫩毛豆没有,也拔几棵来。”
  他说着,就蹲下身,将他们没有烤好的花生埋在火里,直到柴火燃尽,彭长宜说:“准备,开吃。”
  等火全部熄灭后,彭长宜用小棍扒开灰,从里面拨拉出一个个黑乎乎的花生,说道:“快吃,尝尝味道怎么样?”
  几个小孩伸手就去抓花生,彭长宜刚要说“小心烫着”,就见一个小孩早就被花生烫得抖落着手。
  彭长宜笑了,说道:“我教你们,这样,把热的花生拨拉到湿地上,几秒钟就凉了,看我的。”他说着,就从地上捡起一个黑黑的花生,尽管外皮已经呈黑炭模样,但剥开后,里面却是白白胖胖的籽粒,彭长宜一下子扣下来两粒,直接送到嘴里,说道:“太香了。”
  他又捡起一粒,剥开,递到舒晴手里,说道:“美味,保证你从来都没吃过。”
  舒晴放进嘴里后,立刻那种特有的从来都没有尝过的清香扑鼻而来,是那样的新鲜、软糯,完全不同于煮花生米,更不同于炸和炒的。她蹲下身,自己又剥了一个,塞进了嘴里,说道:“太好吃了,从来都没吃过这样的美味!”
  几个小孩见花生很快就要被大人吃干净,他们就各自抢了几个到一边去吃了。
  很快,灰里便扒拉不出一个花生了,彭长宜看着舒晴,说:“是不是没吃够?”
  舒晴失望地说:“是啊,都被他们抢走了。”
  彭长宜抬头跟那几个孩子说道:“你们谁去西边那块地里拔花生去,那是我们家的。”

  几个小孩一听,就疯了似的跑了过去,一人拔回一嘟。
  舒晴说:“是咱家的吗?”
  “哈哈,你真坏。”舒晴大笑。
  彭长宜冲她做了一个鬼脸,说道:“谁让你没吃够。”他又冲着孩子们说道:“到那块地的边上,捡绿色的毛豆再拔几棵来。”

  其中一个小孩很快就拔来一棵毛豆。
  彭长宜如法炮制,将毛豆烧熟,扒拉到一边,说道:“尝尝,这个味儿你肯定也没吃过。”
  舒晴迫不及待地剥开毛豆夹,立刻,一股熟透的新鲜毛豆的清香袭来,她说:“不用吃,闻味儿就垂涎三尺了。”
  舒晴见几个小孩眼巴巴地看着自己,就说道:“你们快吃,不然一会让这个大人就吃完了。”
  几个小孩伸出脏兮兮的小手,开始抢毛豆吃。
  舒晴说:“你小时候是不是就这样到地里偷东西吃?”
  彭长宜说:“反正农村的孩子饿不死,我们最盼的就是夏天和秋天,夏天偷瓜吃,秋天偷花生毛豆吃。我跟你说,偷瓜是最好玩的事,隐秘、刺激,我们头上戴着柳条帽子,跟游击队员一样,悄悄爬进瓜地,专拣大个的吃,只吃得肚子大了,挺着身子走路,然后再比着撒尿,尿的尿都跟清水一样,吃瓜吃的,所以,我们没有上火这一说。偷花生和毛豆风险比较大,容易被发现,因为要点火烧,这个味儿顺着风能传很远,大人闻着味儿就找来了,为防止被大人逮住,每次必须有一个人观敌瞭哨,一经发现有人来,马上就跑,有时候都来不及灭火。”

  “哈哈,太有意思了!”舒晴看着彭长宜,笑着说:“我在想你们戴着柳条帽,匍匐往爬进瓜地,这个情景太好玩了!”
  彭长宜也笑了,说道:“是啊,特别刺激。”
  舒晴又说:“你应该把这招教给这几个孩子。”
  彭长宜说:“不用教,农村孩子尤其是小子,都有偷瓜的经历,不需要学,无师自通。看着地里的瓜,为了吃到嘴里,你自然就会想方设法了。所以我说农村的孩子饿不死。”
  舒晴点着头,说道:“你当时一定是孩子王。”
  彭长宜说:“那还用说,论招儿,他们谁都没有我多,论打架,我比谁都不要命,今天打不过你,明天还会接着找你打,直到打过人家,对方服软,不然永远都没完。”
  舒晴笑了,看着自己未来的夫君,说道:“我相信,生活中,没有能难倒你的困难。”
  彭长宜笑了,说道:“那倒是,我就是不出来工作,当农民也会当一个富裕的农民,而且保证还是最先富裕起来的那部分人。”

  舒晴说道:“你是在推销自己吗?”
  彭长宜哈哈大笑,说道:“可以这么理解,我跟你说,我每次回到老家,总有一种如鱼得水的感觉,是那么亲切,那么舒心、自在。”
  舒晴说:“我在想,你用自行车带着猪食槽子,走村串巷贩卖的情景。”
  彭长宜笑了,说道:“那个时候别看年纪小,但有的是力气,不这样,我们根本就吃不饱,两大小伙子,正是能吃的时候。”
  “但看你这身体素质,不像受过苦的人。”舒晴说。

  “农村孩子,皮实,喝西北风都能长大。”
  舒晴看着彭长宜,内心里充满了柔情蜜意,彭长宜在她的眼里,是一个雅俗共赏的人,是一个总能克服生活困难的人,这个人,的确是一个宝藏,是可以享用终身的宝藏。
  就这样,他们在老家度过了两天快乐的时光,第二天吃过午饭,又休息了一会后,他们便回来了。临走的时候,大嫂给舒晴准备了新碾的玉米面,她嘱咐舒晴,到家一定要晾晒干,不然会变质。
  娜娜忽然想起什么,跟爷爷说道:“爷爷,我要给老张带回点新花生回去,他胃不好,说吃新花生养胃。”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