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949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舒晴也吸着鼻子说道:“这香味,真诱人,我一下子就不想走了。”
  彭长宜笑了,说道:“好啊,只要你能住惯,呆几天都行。”
  舒晴说:“这里是我的家,我当然会住得惯,你不知道,我天生见着老人就亲,何况是咱们的老人。他们能为了我的到来,将屋子收拾得这么干净,说明他们心里是有我的。”
  彭长宜拉过她的手,说道:“你有了一对知识分子的父母,现在又有了一位农民的父亲。”
  舒晴使劲握了一下他的手,说道:“关键是我将要有一个理想的丈夫……”
  彭长宜的心就是一跳,他激动地小声说道:“可是我这个丈夫目前是徒有虚名,因为我还没有行使过做丈夫的权力……”
  舒晴脸腾地红了,她一下子转过身,小声说道:“不正经。”然后开开门就出去了。
  彭长宜笑了,他也跟了出来,说道:“我大哥他们是不是在地里?”
  大嫂说道:“是啊,今年我们也想开了,不再自己干了,雇了几个人帮助收秋。”
  彭长宜说道:“爸,把您的衣服给我找一件,我到地里看看去。”
  父亲说:“你们刚到家,歇一歇,下午再去。”
  娜娜说:“我要去山上找酸枣。”
  彭父说:“下午爷爷带你去,一会就到吃饭的时候了。”
  彭长宜说:“也好,咱们剥玉米。”
  彭长宜本来就是农村出来的,对于农活早就驾轻就熟,不一会就剥了一大堆玉米。

  舒晴没有太大的力气,只能剥开,但是掰不掉,费劲的就交给彭长宜。娜娜也学着舒晴的样子,将玉米剥开后交给爸爸。
  吃过午饭,彭长宜换上了爸爸的裤子和褂子,带着舒晴和女儿来到了地里。他接过大哥手里的短柄镐,说道:“我来。”
  大哥说:“你还能干这个吗?”
  彭长宜笑了,说道:“开玩笑,一点都不次于你,干了二十多年的农活,还忘得了?”
  他说着,抡起短柄镐,开始砍秸秆。这在农活里可是个力气活儿,没有力气干不了这个。舒晴在旁边看着,就见他简直就是一个棒小伙,一个地地道道的庄稼汉,那结实有力的臂膀,一点也不像一个四十岁的人。手起镐落,秸秆便从根部倒下,一下一棵,准确而有力。
  彭长宜的动作,非常具有美感和力量感,站在边上的舒晴简直看呆了,不由得走到跟前,递给彭长宜一块纸巾,说道:“我想试试。”
  彭长宜笑了,接过舒晴的纸巾,擦了擦汗,说道:“你不行,这是老爷们干的活儿,就是农家妇女也干不了。”
  舒晴看着他,又将水杯递给他,歪着脑袋说道:“我就是想当一次农家妇女。”
  她说着,就弯腰捡起插在地上的镐,别说要抡起来,就是惦掂分量都够重的。她学着彭长宜的样子,左手拢着秸秆,右手就想把镐抡起来,彭长宜一见,大声说道:“小心腿!”
  他这一嗓子,居然让全神贯注的舒晴吓了一大跳,短镐就从手里掉了下来。
  彭长宜哈哈大笑,说道:“还想当农家妇女,农家妇女可不是你这胆儿!”
  他的话,引得不远处的哥嫂都笑了起来。
  这时,彭长宜的父亲来给他们送水,娜娜跑过去接过水壶和纸杯,说道:“舒晴阿姨,我看你还是让爸爸干吧,那么重的镐,你拎不起来的,再砍着腿,就麻烦了!”
  舒晴问彭长宜:“这还能砍着腿?”
  彭长宜说:“那怎么不能?你找不准镐的落点,掌握不好它的高度,当然有可能了!你想,秸秆也是这样长在地面上的,你的腿也是这样长在地上的,跟地面都是垂直的,万一你把腿当成秸秆了呢?”
  彭长宜这么一说,娜娜吓得就打了一个冷战,她缩着脖子说道:“舒晴阿姨,你不要干了,还是让给爸爸吧。”
  舒晴想了想说:“不行,我必须要试试,不然这趟就白来了。”
  她说着,就弯下腰,捡起短镐,重新握住一棵秸秆,娜娜吓得赶紧躲到了爷爷后面。
  舒晴刚要抡镐,彭长宜就过来了,他说:“我教你,这样,把秸秆夹在腋下,右手紧紧攥住秸秆,使劲——”
  舒晴在彭长宜的指导下,成功地将一棵秸秆连根砍倒,接着又是一棵秸秆倒地。
  舒晴说:“你躲开,我自己来。”
  她说着,按照刚才的动作要领,手起,镐落,秸秆没有倒下,再一次手起,镐落,秸秆还是没有倒下,镐头落在了秸秆前方的土地里。

  “哈哈。”旁边的人都笑了起来。
  彭长宜也笑了,说道:“劲头还真不小,把地都砍出一个大坑,就是秸秆没有倒下。”
  他的话,逗得大家又都笑了。
  舒晴骨子里的犟脾气上来了,她说:“我就不信我砍不倒你。”说着,连着砍了两三下,秸秆终于倒地。
  彭长宜在旁边给她鼓起了掌。
  接着,掌握了动作要领的舒晴,接连砍倒了好几棵秸秆,彭长宜走了过去,说道:“省省力气吧,别逞强了,明天你这胳膊就抬不起来了。”

  一旁的父亲早已经看出了儿子和舒晴之间的爱意,他对孙女说道:“娜娜,走,爷爷跟你去摘酸枣。”
  娜娜一听,高兴地跟着爷爷走了。
  舒晴见他们走了,就跟彭长宜说道:“这的确是个力气活儿,我好像现在胳膊就没劲了。”
  彭长宜笑了,说道:“你歇着,我来。”说着,往手心啐了一口唾沫,接过短镐,便干了起来。
  舒晴掏出手机,开始给他拍照,一边照一边说道:“你还行,还是有把子力气的,不像久坐办公室、养尊处优的市委书记。尽管干得很像那么回事,衣服也像农民,但怎么看怎么不像农民。尤其是白白的臂膀,还有那干部式的发型,以及那深沉的目光……”
  彭长宜“噗嗤”一声笑了,他扔掉短镐,直起身,说道:“你还让我干不干?怎么总是消磨我的斗志?”

  舒晴笑了说道:“别找理由,要是自己没力气了就说没力气了,别美其名曰。”
  彭长宜一屁股坐在了秸秆上,说道:“是有那么一点,以前,我回来赶上家里收秋,尽管不用我,但我也喜欢到地里干上一会,庄稼人出身,还是愿意出出臭汗的。”
  舒晴也想坐下,她刚要坐,彭长宜就托住了她的屁股,说道:“等等。”就将自己身上的上衣脱下来,垫在秸秆上,说道:“注意,还有一天时间呢,衣服脏了可是没地方洗。”
  舒晴今天特意穿了一身样式普通的运动装来的,听彭长宜这样说,她就坐在衣服上。这时,大哥看见彭长宜不再干了,就走了过来,说道:“长宜,带着舒姑娘到周边去玩玩,看看咱们这半山区的景色。”
  彭长宜看着舒晴,舒晴也看着他,他笑笑,说道:“好,听大哥的,领你去看看我生活和战斗的地方。”
  舒晴起身,将秸秆上的衣服拿起来,抖落了一下,给彭长宜披在身上,彭长宜索性就这样披着衣服,向外面走去。
  彭长宜领着舒晴来到了山坡上,说道:“我们这个地方,据说地下有矿藏,不知为什么,到目前都没有人来开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