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事情根本不曾经历过》
第52节

作者: 假贾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姜樊吃了一惊。回流山虽然不算小,也不敢说有方圆八百里,胡真人给这么一张符,那是尽够用了。可现在找不着,那……那难道坠子已经坏了没了?又或是,不在这八百里之内?
  这不大可能。
  那天晚上的事姜樊也知道,大师兄带了小师弟出去跟他会合,两人碰面时离门派也不过有二三十里吧?就算他记偏差了,也肯定就百八十里,小师弟身上戴的物件绝无可能丢到八百里外去啊!那是个坠子又不是兔子,还能长着腿跑了不成?
  宁师兄怕晓冬着急,跟他解释:“许是我学艺不精,云师弟不必着急,我这就传讯儿回去请教家师,我身上带有传讯符,最迟到明天一早,家师准有回音。”
  莫辰马上说:“不用这样紧赶着,胡真人给你传讯符那是备着有危急的事情时才用的,现在你就这么给用了,不合适。”
  晓冬也忙说:“对对,这事儿不急。”

  胡真人他没见过,宁师兄也是头一回碰面,让人家这样认真出力帮忙,晓冬心里着实过意不去。这传讯符听起来是这么重要的东西,哪能随随便便就用了?
  话是这样说,但莫辰不是晓冬,不会相信宁师兄真是学艺不精。
  就连姜樊也不相信。
  胡真人对自己这个徒弟可是极满意的,不亚于李复林对莫辰的看重。以前他就不止一次说过,宁钰将来成就必定在他之上。除了先天带来的病弱,胡真人觉得自己这个徒弟简直是十全十美,再没有什么不好的,还说,他的一身本事,也就宁钰能承继下去。

  再说,这寻物并不是一件难事,以宁钰的本事,绝不可能在这事上失手。
  小师弟的坠子,看样子真不在回流山上了。
  可是……八百里之外,这是怎么一回事?难道真是雪融冰销时,溪水涨高把坠子冲至下流,汇流入江河之中去了吗?
  莫辰师兄弟们坚辞不受,那么传讯符现在是不用了。宁钰微笑着说:“倘若云师弟不嫌弃我学艺不精,我想再用我的法子替云师弟算一算。”
  莫辰心中一喜,对晓冬说:“你快谢谢宁师兄,你宁师兄是有真本事的。”

  晓冬连忙站起身来,正经作揖拜谢。
  宁钰赶紧扶住他,又朝莫辰摇头:“你这个人,都说你人情练达,我看你是练达过了头了。事情还没办呢,你就先让小师弟谢我。他已经谢了,我还能不尽力去办?要是办不好,怎么对得起他躺在作的揖呢?”
  “你这人才多心,事情成不成,我们都要谢你这份儿心的。”
  “说的好听,你们都谢了,我能不使出浑身解数来办吗?”宁钰重又坐下,看了一眼站在一旁有些手足无措,不知道自己拜谢是不是拜错了的晓冬,只觉得这孩子心地倒真是很单纯。
  可见平时回流山这些人一定挺宠这个小师弟的,否则李真人也不会在百忙里还给胡真人写信求助,只为了给小徒弟找东西。换个人可能会说,李真人这太纵徒弟,未免有些不分轻重。但是胡真人接了信时就说,李真人这才是性情中人。世上人衡量一件事轻重缓急,总是难免从利字着眼,遇一件事总先想着有没有好处,好处大不大,有足够的好处才肯出手。
  可是李真人就不是这样。
  宁钰想,也难怪自家师父和李真人这么交情深厚,胡真人也是个不俗的,不然李真人不会向他开这个口,让这位天机山的首位神算真人替自己的小徒弟找一样一文钱不值的随身饰物。而胡真人接到信之后,正经把这事儿当成一件大事来办。
  所以说人和人之间相交往来,就得脾性相投。性情南辕北辙的两个人能不能变成相与甚厚的知己?也可能会,但毕竟是少数。李真人和胡真人常被旁人一起讥讽,说他们俩是一对糊涂蛋,不通人情世故,这些酸话冷眼宁钰也没少经历。
  可他并不怎么在乎。
  照他看,象自家师父和李真人这样的人,还保留一了份最难得的赤子之心,这是好事。能这样的师父,宁钰到哪里都不觉得自己有什么不如人的地方。
  “要说旁的事,我可不敢夸口,但是寻物,我还能勉力一试。”宁钰笑着说:“平时旁人来我们天机派,最常求的就是寻人寻物,这种小事别的师伯师兄们看不上,大多着落在我们手里头,所以寻物这件事情上头,我肯定不算是新手了。”
  晓冬老老实实站在一旁,看着宁钰取出一只玉盒——说起来晓冬实在好奇,宁师兄来时就是两手空空,一袭单衫,怎么这袖子里倒是可以层出不穷的往外掏东西?当然了,一般人也常把一些小物件放在袖掖里,那也只是一些小物件,比如一封信啦,一块布帕啦,或是钱袋什么之类的能装得下。可是宁师兄这只玉盒方方正正,棱角分明,是怎么从这么扁扁的袖子里掏出来的啊?
  晓冬虽然嘴上不好问,可是忍不住盯着宁钰的袖子看,就是不知道这里头是不是还能再掏出别的东西来。
  他这的这副神态,屋里其他三个人都看得一清二楚。
  姜樊就暗乐。
  小师弟毕竟年纪小,见识浅,别人看着不稀奇的事,他没见过,当然觉得好奇。

  姜樊看到他这样,就想起自己来了。他刚见识天机派那些人的时候,也被这些神神叨叨的事儿震得一愣一愣的,不一定就比小师弟现在好哪儿去了。
  玉盒上面用银丝嵌着如意云纹,盒子里装的倒不是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只是一只笔,还有一个很小的墨盒。
  “请取纸、砚来。”宁钰把墨递给晓冬:“这墨得晓冬师弟自己来研。”
  晓冬不懂,莫辰却知道宁钰这一独门功夫的:“你这门‘问笔’的功夫,声名也不亚于胡真人了。”
  宁钰笑着摆手:“不成的,瞎打胡闹而已,小事还行,遇着大事就派不上用场了。”
  “现在有多少大事?你平时替胡真人料理的也不是小事。”
  宁钰只是微笑。

  晓冬很听话,虽然不明所以然,但是让他磨墨,他就老老实实的磨。以前他跟着叔叔东奔西走的,学字都学得磕磕巴巴的,磨墨写字这些差不多都没碰过,还是来了回流山以后,师父师兄教着他才学起来。到现在字写的还不怎么好看,但磨墨是难不住他了。
  宁钰在一旁看着,看磨得差不多了,说:“可以了。”取出那只笔来蘸了墨,递给晓冬。
  说起来也奇怪,一般的笔如果蘸足了墨,总要往下滴,但是这只笔,吸饱了墨汁,一点儿也没有要往上滴的意思。
  晓冬攥着笔,宁钰没说让他做什么,他就这么愣着。过了一刻,宁钰对他说:“松开手吧。”
  松开?

  那笔不掉下了?
  看宁钰不象开玩笑,晓冬才把手松开。
  结果这一松开,他的眼睛睁得圆圆的,嘴也半张着合不拢。
  那枝笔,居然没往下掉,就这么竖立悬停于纸上,就仿佛有根无形的丝线拴住了它吊在那里一样。
  姜樊说:“外头有人也搞过这样的把戏,笔是用丝线牵系的,这个可不是。”
  这话说中了晓冬的心事,他有点儿不意思了。
  接下去那笔不但自己竖着,而且还自己动起来。笔尖在纸上轻轻划过,带出一道细细的墨线。
  晓冬咦了一声,盯着那只笔和划出来的墨线,连眼都舍不得眨一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